郭德纲李菁相声全集

  • A+
笑话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郭德纲李菁相声全集”笑话,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郭德纲和李菁虽然闹了点别扭,但是毕竟我们不知道内幕,也不好说些什么,而且人家还是师兄弟一场,好了,不开心的事不提,下面跟随小编一起来回顾一下郭德纲、李菁经典相声《论梦》台词,欢迎阅读,祝您生活愉快。

郭德纲李菁相声全集

郭德纲李菁相声全集

郭德纲李菁经典相声《论梦》台词

郭:来的人可是不少啊

李:哎

郭:应该谢谢今天的观众朋友们,闹天儿,下雨,有这么句话说得好啊

李:哪句啊

郭:刮风减半,下雨全完

李:说的我们这行业

郭:是不是。下这么大的雨,还来这么多朋友,太捧了

李:对

郭:今天演出结束都别走

李:干嘛去呀

郭:咱们一块儿吃顿饭

李:哦

郭:谁去谁花钱

李:还以为您要请客呢

郭:人忒多了,请不起啊。感谢观众对我们的支持

李:哎

郭:今天后台也挺乱

李:怎么呢

郭:从下雨我这电话儿就没停

李:哦

郭:都是后台来电话

李:嗯

郭:告诉说今天赌车啦,在哪晚一会儿,都是这个

李:交通有点儿不方便

郭:嗯,正说着话电话响-当,当哩个隆当哩个隆....

李:京韵大鼓

郭:徐德亮。在哪呢?在道儿上呢。一会儿又响了--特儿嗒嗒特啦嗒另另嗒...,史爱东。来不了了。一会儿又响了--爸爸接电话儿啊,喂,李菁,到哪了?行行,(李,你等会儿等会儿)晚,晚会儿吧...

李:我听着就不对了

郭:啊

李:我这铃声怎么是这个?

郭:这,我们这关系大伙都知道了,是吧...

李:知道什么呀?

郭:明着是师兄弟儿,实际上情同父子一般

李:您不用这么比喻

郭:跟李菁合作时间也不短了

李:断断续续吧

郭:是不是。从2000年开始,跟李菁一块儿,蹦蹦哒儿哒儿的有时候在一块儿说相声

李:对

郭:好啊

李:您别捧我

郭:我很作兴你们这样的人

李:什么叫作兴啊?

郭:李菁!了不起的人物

李:不敢当

郭:会唱快板儿

李:嗯

郭:会说相声。尤其快板儿唱的太好了

李:您别捧

郭:这是北京丐帮的少帮主

李:怎么老提这个啊

郭:本来人家,要是干自己的专业,比这个挣的多

李:这叫什么专业啊?

郭:说相声不挣钱啊,人家干他那行儿,拿着板儿,脖子上挎一兜子,啊,且前门大街这头儿到永定门来回四趟百十来块钱,跟玩儿似的。知道么

李:那挣的也不多

郭:是,钱是不多,但这兜儿都能撑满了

李:是,都是零钱

郭:好啊

李:哪有这行业现在?

郭:光会说相声挣不了这么多钱,看起来人就得多知多懂

李:哎,您这话倒对

郭:是不是。拿我来说吧,我就很喜欢学习

李:那好啊

郭:啊。爱研究(笑)

李:您乐什么啊,研究什么啊?

郭:我是一个,二手的科学家

李:这科学家也有二手的?

郭:因为咱不是从小学的

李:哦

郭:半路出家。有这么句话说的好

李:哪句?

郭:科学家的肚儿是杂货铺

李:哪有这么句话啊?

郭:老词儿,不是有这个嘛

李:那是相声里的词儿

郭:反正是多知多懂,好。后台有什么事儿,他们都问我,啊,你瞧什么什么事儿,怎么解释,没人知道。我跟他说,堂堂堂堂,明白了么,明白了,多好啊

李:是

郭:对大伙儿有好处。这些日子张文顺,张先生没来

李:怎么了?

郭:也事前些日子有点儿事,开始害怕,后来我给解释完了,老头踏实了

李:哦

郭:张先生前一段时间一进后台脸都白了

李:怎么了?

郭:德纲,来来,有事儿。怎么着张先生什么事儿?我做一梦

李:哦,做梦了

郭:吓坏我了。梦见什么了?梦见我变成一头牛,在山上吃草。这怕什么呢

李:是啊,没什么可怕的呀

郭:做个梦嘛,有什么可怕的。早晨一睁眼啊

李:啊?

郭:我床上那凉席儿没了

李:哦??

郭:来人,弄他上医院。到现在还没择干净呢啊。。

李:那不好择

郭:一肚子凉席儿,啊,这些日子没来是因为这个。所以说

李:啊

郭:我在后台的作用非常的大

李:没您不行啊

郭:我是北京相声大会科技处的处长

李:哪有这么一组织啊?

郭:得了解啊,得学习啊,是不是。有一个新名词叫克隆

李:哎,对。

郭:你知道吗?

李:不太清楚

郭:你哪知道这个啊

李:您给说说

郭:你没有时间研究这个

李:唉,对对,是是。您给说说

郭:这克隆啊,这深了,你知道么(郭坐在桌子上),早先....

李:哎,科学家,您站好了说话!

郭:我们在科学院都是在炕上研究事儿

李:没有,您就站着说得了

郭:克隆,大伙今天算是来着了啊,我要解释一下什么叫克隆

李:太好了

郭:克隆啊,在科学上来说啊,就是复制,知道么(提裤子)...

李:哎哎哎!上厕所待会儿啊

郭:科学家紧紧裤带

李:什么毛病啊这是

郭:比如说一头牛从它身上提取基因,就可以再复制一头牛

李:对

郭:羊,也可以,人也如此

李:还能复制人

郭:比如说李菁

李:啊

郭:大伙儿一算这日子啊,到这月底李菁,要死

李:哪位没事儿算这个

郭:大伙儿商量这事儿嘛

李:都盼着这天呢是怎么着

郭:怎么办呢,想主意吧,提前做准备,克隆一个李菁

李:先预备着

郭:是不是。准备一个大白瓷罐子,刷干净了,刷干干净儿净儿的啊,都擦干了,没水了搁边儿搁着,上那个鱼市儿,买条胶皮管子,这头弄一针头,接好了,噗(口加动作)

李:哦

郭:扎进去,这头赶紧嘬

李:哦呵

郭:破!(口)换鱼水都见过吧,往外嘬,嘬血,搁在白瓷罐里边儿,嘬四百斤血

李:那到不了月底了啊,这就死了

郭:啊。当然了那也是个办法儿啊,不少血吧,差不多,行了,这头拔下来扔边儿上,和了和了,看看稠不稠(动作)

李:嚯

郭:放点儿葱花儿

李:啊?

郭:姜沫,搁盐,搁一张李菁的相片儿,搁一副竹板儿,盖上盖儿,通上电,一按开关,半个小时再揭盖儿,出一李菁,克隆。后来这个技术被卖血豆腐的学会了。。

李:我听着也像做血豆腐的!

郭:是吧。这都得研究啊

李:您就研究这个啊?!

郭:都得研究啊,你瞧,我说这话你拿本儿都记上,以后你都有用

李:那有什么用啊?

郭:你看包括你以后哪天梦见你变成一头牛一头羊,你问我,我能提前告诉你,去,上医院等着去吧

李:我们家不睡凉席儿

郭:睡,睡不睡凉席儿搁一边儿,做梦这方面的事儿我能给你讲

李:是

郭:天底下没有没做过梦的人

李:对

郭:为什么人会做梦呢

李:您说

郭:人躺下睡觉了,看着你是休息了,大脑的思维没有停止工作

李:哎

郭:把你曾经遇到过的事,见过的人,到过的场景,又重新的演示了一遍

李:对

郭:结合你自己的思想,形成了不同的画面,这就是做梦

李:您这话有道理

郭:是不是。有人说这做梦代表了什么什么,我看这是迷信,没有那么回事儿

李:对

郭:有人说了啊,梦见鱼,好

李:怎么好啊

郭:做梦梦见一条大金鱼

李:嗯

郭:要发财

李:哦?

郭:梦见水

李:嗯

郭:有钱。梦见驴

李:这是?

郭:坏了,这是有鬼

李:哦,还有这么些讲究

郭:梦见个小小子儿

李:这什么

郭:小人。梦一大胖姑娘,这是有贵人

李:哦

郭:你瞧,最可气的啊,说梦见上天摸月亮最好

李:代表什么

郭:能当皇上

李:哦

郭:我梦见四千多回了...

李:您当皇上了吗?

郭:这不还说相声了吗!

李:这不灵

郭:不灵根本就,骗人,有这么句话说的好

李:哪句啊?

郭: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是不是?

李:对

郭:就那天,来几个观众非请我吃饭,请我吃烤鸭,我这个饭量您是知道的

李:不大

郭:尤其不喜欢烤鸭

李:是

郭:我才吃了四只我就吃不下去了

李:不是,您先等会儿吧,头一回听说吃烤鸭有论只吃的

郭:就是烙那大饼一张饼卷一只,一张饼卷一只

李:那卷的进去吗??

郭:饼大就行呗,是吧。吃了四只我实在吃不了了,我这一会还得回家吃饭去呢啊

李:啊,还没吃饱呢?

郭:嗯,回家吃我们家准备飞禽火锅

李:哦

郭:飞禽知道么?

李:知道啊

郭:呵,什么这个鹅

李:鸽子

郭:鸽子,鹌鹑,什么鸡,都沾翅膀的东西吧

李:嗯

郭:弄一大锅吃这个,你说这一天没离开飞禽,晚上睡觉满脑子都是翅膀

李:竟想这个了

郭:飞吧

李:嗯

郭:我就觉着我自己背着鸟枪上山了

李:哦?

郭:打猎去吧,呵,飞来一只,当

李:给一枪

郭:打一枪下来了,这儿还飞一只,当,打吧,打了三千多只,把我累坏了

李:喔

郭:正打呢,又飞来一个啊

李:嗯

郭:个大

李:又多大啊

郭:比天鹅都大

李:嚯

郭:这翅膀儿一米来长,呱嗒呱嗒呱嗒,呵,瞄准儿,刚要打,说话了

李:嗯

郭:别打!别打,别打,别打!我不是鸟,不是鸟

李:这还会说人话?

郭:落儿跟前儿了,吓我一跳啊,你是谁,你哪的你,我是天使

李:梦见天使了

郭:天使?你哪团的?

李:天使还哪团的?

郭:你哪单位的你是啊?

李:没单位

郭:你不认识我啊,我是天上来的,天堂知道吗,上帝让我找你,上帝?谁徒弟?

李:没门户

郭:我跟它怎么论啊

李:论不上

郭:走吧,您跟我走吧,您现在上天堂了,上天堂是死了呀?

李:对

郭:我死了?没,没听这信儿啊!

李:您吃四只烤鸭,您琢磨琢磨

郭:撑死的?那倒有可能,对对对,跟着走吧,跟它一块儿,它弄块儿云彩,站上边儿,嗯儿...,来到天堂,好看,建筑好看,着铁栅栏门都关着,这两边儿还有牌子

李:什么

郭:天堂左右一百米严禁摆摊儿

李:天堂还军事管制?

郭:我这儿等着吧,天使说你等会儿,我叫门去,嘿我说,怎么称呼?还没问它贵姓?你就管我喊仨儿就行了

李:仨儿?

郭:行,你叫门吧。到门口又一门铃,叮咚,门一开传达室王大爷出来了,回来了仨儿!回来了,这是郭先生,快进来进来

李:还挺热情

郭:让进去了,一瞧啊,迎面是一大屏风

李:哦

郭:太大了这屏风。从这儿开始排着,挂着一块一块的钟表

李:哦,都是表

郭:都这么大个儿,三个针儿这儿转着,所有都挂满了,又转的快的又转的满的,我说这怎么回事?说这你不知道吧,地上又一个人呐天上就有一块表

李:都对应的

郭:相对应,我说为什么有的快有的慢呢?好人那个转得就慢,坏人那个转得快

李:这么一种讲究

郭:哦,李菁那块在哪啊?

李:想起我来了

郭:看看啊,哦,没在,在上帝那屋当电扇用呢

李:啊?那得转多快啊??

郭:啊,这人性大伙都瞧见了吧?

李:什么乱七八糟

郭:转得快,转得快。来这屋等着吧,把我带进来,一瞧啊,呵,上帝坐那儿正抽烟呢(动作)

李:喔,上帝也有这嗜好

郭:怎么还没来啊?

李:等着你呢

郭:怎么回事儿,我赶紧进来了,呦呦呦呦,上先生上先生

李:上先生?

郭:梅上程群嘛,上先生啊

李:什么呀,人是上帝

郭:帝哥,帝哥

李:嗨,什么称呼啊

郭:好些日子没见了啊,挺好挺好的哈。郭先生您好啊,不知郭先生到啊,未曾远迎,当面赎罪,岂敢岂敢,来得鲁莽啊,帝大人就赎个罪儿吧,啊

李:二位要唱《黄金台》

郭:坐下吧,倒了杯水,我说什么事儿您叫我来

李:嗯

郭:您上天堂了,好事儿啊

李:这还好事儿?

郭:那谁仨儿,老王预备饭去,咱家来且了

李:来且了?

郭:嗯,来且了。来你坐坐,别客气啊,今天啊,咱们好好吃一顿,大排宴宴啊,最上等的规格请你,别且,我这人对吃饭不是特别讲究,一般就行了,不不不行,别人行,你不行,必须好好招待

李:为什么啊?

郭:这么些年了好不容易有一说相声的上天堂,你知道么,必须好好招待一下

李:合着竟下地狱啦?

郭:一会儿的功夫菜都预备齐了,一瞧,呵,哪丰盛啊?一人一套煎饼果子,给杯白开水

李:天堂还吃这个啊

郭:我说帝哥,就吃这个啊,这还这还丰盛呢。对不起啊,你看天堂上就是你,我,仨儿,老王,咱们四个不值当起伙,你先凑合吃吧

李:节约开支

郭:吃吧。吃完了,坐这儿聊天,我说这上天堂有什么好处啊?好处大了,太大了

李:都有什么呀

郭:这样吧,因为你是这个很了不起的一个人呐,我们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你想干嘛都能答应,我说,好啊,我希望天下和平,百姓们安居乐业,国泰民安,没有战争,行吗?

李:您这要求够高的

郭:上帝想了想,(抽烟),这难点儿

李:不好办到

郭:咱实话实说啊,我没这么大造兴,我也不跟你说别的,这这....(抽烟)

李:上帝这烟够勤的

郭:你换一样行吗?咱商量商量别的,我一摸身上带着一张李菁的相片儿,你的相片儿啊,帝哥,您看看这个,这是我师兄弟儿,李菁,长得挺寒碜的,搞不上对象,你给他,变漂亮点儿吧,(看看撕掉)行行行了,还是说说世界和平那事儿吧

李:这比那还难呢是吧???

郭:啊,就是,我说你这,太不象话了你这个,你给我撕了象话吗啊,你不同意说不同意,撕了干嘛,我这还留着辟邪呢,欺负人不行

李:那是咱们俩剧照,他看错了

郭:不能不能,就是你一人儿的,我特意看了看的。太不象话了你啊,我一说这个上帝急了,呵,烟头儿一扔,褂子一脱,一巴掌宽护心毛,这儿还纹着带鱼

李:哪有纹带鱼的呀

郭:急了,嘿,我怕你这个,咱外边笔画儿去啊,说是往外,我跟他没发交手,他们仨人儿呢,上帝老王仨儿

李:这仨人儿都怎么凑的

郭:拉开栅栏门出来踩一云彩上,飞吧,没想到上帝出来了,从怀里掏出来一遥控来,一指那云彩,翻,光叽,我掉下来了

李:这还能遥控呐

郭:他管那玩意儿啊,要真掉地上真摔坏了不可

李:就是啊

郭:嘭,有两只手把我接住了,紧跟一扶我站在地上,福大命大造化大

李:是啊

郭:一瞧这俩人,呵,太难看了

李:都长的什么样啊

郭:比李菁还寒碜

李:您就别老提我了行不行

郭:哦,那段儿过去是吧。太难看了,一个长一大牛脑袋,一个长一大马脸,手里拿着钢叉

李:哦

郭:坏了,这是牛头马面啊

李:认出来了

郭:咱瞧那个《金瓶梅》里有这个啊,是吧

李:哪,没有

郭:唐僧取经嘛

李:西游记那是

郭:西游记?这俩不是一回事啊

李:差多了

郭:哦,我还纳闷儿呢,不是那唐僧大官人是吧

李:哪有唐僧大官人,西门大官人

郭:哦,西门大官人。我说二位,二位有事儿吗?你叫郭德纲啊?没没没有,我叫李菁,不能,不能(高声),你哪那么寒碜?

李:你,你再提这个我抽你!

郭:你瞧人李菁的脸,长的跟车祸现场似的,不能,你就是郭德纲,你走不了了,你走不了了啊(高声),阎王爷叫你呢啊,走走走,阴曹地府,快去。你瞧还有这么倒霉的事儿吗,啊。打天上下来又奔地府了,那就走吧,慢慢阴间路,走也得走些日子了,等会儿站这儿别动,打车

李:打车?

郭:省得走道儿了,来了来了,上车,呸,这一块六的这是,这不给报你知道嘛李:这财务制度还挺严

郭:嗯。等,等一块二的吧,一会儿功夫来辆一块二的,上车,拉着我,奔那个森锣宝殿,阴曹地府,来那一瞧啊,太可怕了,整个阴曹宝殿鬼哭狼嚎

李:对

郭:支着油锅,小鬼儿们拿着钢叉,把这些刚死的犯人们,叉挑油锅

李:慎得慌

郭:油锅嘎啦嘎啦,翻着油花,惨着呢,有一人儿下去的,有俩人儿搂一块儿下去炸的,还有抻成四方的下去炸的

李:这炸油饼呢是怎么着

郭:炸,炸犯人

李:那俩抱一块儿是炸油条

郭:炸,都炸,那等着吧,今儿这罪够受的啊,一会儿功夫听里边电铃响--铃....,阎王爷上班了

李:哦哦

郭:大鬼儿小鬼儿两边站着,阎王爷出来了,头带冕旒关,身穿褶黄袍,往龙书案后边儿一坐,这龙书案太大了,三米多长

李:不小

郭:摆着扇子,醒目,手绢儿

李:怎么还摆这个

郭:阎王爷这儿一坐,嗯(有力地),远瞧呼呼悠悠,近瞧飘飘摇摇,有人说是葫芦,有人说是瓢,在水中一冲一冒,二人打赌江边桥原来是,王文林洗澡。大鬼儿小鬼儿都站起来了,好好好(鼓掌),阎王爷站起来,谢谢,谢谢各位,谢谢...

李:这什么森锣宝殿

郭:那个,人犯带齐了吗?跟您回,带齐了。好,带上来。打外边儿押进来了,一瞧啊,于氏由,于宝林,张国容,这都近期来的啊,阎王爷站起来看看,艳芳呢,梅艳芳呢?

李:找漂亮的呢

郭:艳芳哪去了,马面过来了,阎王奶奶不让带,哦,那行,这仨押,押走啊,还有呢,那几个人儿呢?带上来,又押进来了啊,张文顺,王文林,啊,李菁,都进来了,跪跪跪,跪下(有力地),仨人儿跪下了,阎王爷看着这个恨呐,你叫张文顺呐,是我叫张文顺(斜着肩膀),肩膀咋那样儿啊,打打打,说打,小鬼儿们过来了,拿着狼牙棒,照这脑袋上头,当当当,都见过狼牙棒吧

李:见过

郭:跟那个仙人掌似的,大圆棒子上头带尖儿,棒,都咂烂了,顺着脑门儿往外呲血,呜...,(动作)

李:太惨了

郭:一边儿跪着去。李菁(高声)

李:叫我呢

郭:阎王爷什么事儿啊(李菁的声音)

李:我说话是这样吗?

郭:是,你就这味儿了。呵,还敢这样说话,啊,狼牙棒,四根儿,打他,四根儿,棒棒棒棒...,整个这前脸儿啊,根笊篱似的,呲...,都是血。

李:比他还惨

郭:王文林,王文林,有,有点儿意思(王文林的声音),还有点儿意思呐,啊

李:什么时候还有点儿意思

郭:啊,还有点儿意思呐,打打,你们一块儿都上,啊,四百多人啊,一人举一狼牙棒,对着王先生这脑袋,他这好四面儿都出血

李:是,没头发

郭:都打完了,还有一个呢,郭德纲哪去了?

李:还有你呢

郭:跑不了了,大小个也轮到我了,吓坏了,往上一走,听阎王爷那儿一吩咐,他一来你们就准备好了啊,刀枪剑戟,斧月钩叉,那什么火的,啊,油锅的,都准备好了啊,等他来

李:你比我们厉害

郭:我可惨了,上来吓我一跳,阎王爷,你叫郭德纲啊,啊(有力),是,是郭德纲,呵,敢说相声啊你,啊,能耐不小啊你,还敢说单的,啊,你要疯啊你,啊,来啊,打,一块儿上,刀枪剑戟一块儿打,我吓坏了,我说阎王爷您别且,您给我一机会,我以后改了,你说改你就改,能改吗?能改。搬一凳子,让他坐那儿

李:哎,这就不打啦

郭:我,我会说话啊,般一凳子坐这儿,阎王爷端起碗来,你喝我这个来

李:还挺和气

郭:来,你抽一根儿,谢谢您谢谢您啊没事儿啊,我跟那帝哥关系不错,你别提他啊,别提他,嗯,今天找你来有点儿事儿商量商量,你们四个都是说相声的,说相声好人忒少,今天这样,死罪已免,活罪难饶,我得罚你们四个,怎么罚呢,搭上来(有力),话音刚落,大鬼小鬼搭上四样东西搁这儿

李:什么呀

郭:四个大王八盖子

李:王八盖子?

郭:哎。就是王八那后壳,四个都立好了,都贴着标签儿,有三个写的是公,一个写的是母,阎王爷说,你们四个啊,钻这里边儿去,回阳间,别当人了,下辈子你们一人儿当一大王八就得了,啊,就算惩罚,走,钻吧,要说起来这仨人太坏了

李:怎么呢

郭:张文顺,王文林,李菁,滋溜滋溜,一人钻一公的,扭头儿就跑了,太恨了你们

李:嘿,先下手为强啊

郭:给我留一个,还写的是母,这受的了吗,这个?

李:那多有意思啊

郭:啊。阎王爷也催我,快,钻,钻上走了,阎王爷这,这不行这个,别废话,快快快快,这饶不了你,不是(很委屈),您就再给我机会,我以后改了行吗,你真不钻是吗(有力),行,不钻不钻吧

李:去你的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