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2013春晚相声

  • A+
笑话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郭德纲2013春晚相声”笑话,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郭:刚才俩主持人挺好,bai李咏、朱军,俩姑娘挺漂亮。

于:俩姑娘?什么眼神这是?

郭:今天是个好日子。

于:是。

郭:除夕。

于:恩。

郭:无边春色,海晏河清。

郭德纲2013春晚相声

郭德纲2013春晚相声

于:哦?

郭:一年一个样,一岁一天重。唯大英雄能伏虎,是真豪杰自降龙。月圆花好,人寿年丰。学生郭德纲向我的衣食父母致敬,给您各位拜年了!

于:好,好词儿啊。

郭:来来来,让于老师说两句。

于:我也可以说?

郭:过年了,说两句吉祥话儿。

于:好好好。我祝愿……

郭:等会。哪个医院?

于:什么叫哪个医院啊?

郭:看这人不识逗吧。

于:不是,这大过节的……

郭:一句话就掉脸儿了。

于:怎么了您?

郭:跟您开玩笑呢!

于:闹着玩呢。

郭:那是,你这个智商余额明显不足啊。

于:啊?

郭:赶紧找地儿充值去吧。

于:我哪儿买卡去呀?

郭:这个场合说话要大气。

于:那应该怎么说啊?

郭:我教给你啊。

于:您说。

郭:诶。希望国泰民安,五谷丰登,人均GDG能够达到……

于:你先等会,什么叫GDG呀?

郭:应该是什么呀?

于:那是GDP。

郭:什么意思呀?

于:国内生产总值。

郭:对呀。你说的是GDP。

于:对

郭:我说的是GDG。

于:什么叫GDG呀?

郭:郭德纲全拼。

于:啊?您名字的全拼啊?

郭:我希望GDG幸福。

于:就是您自己要幸福。

郭:你很幸福了,我也得幸福啊。

于:说的也是。

郭:于老师很幸福。

于:我还真不错。

郭:家里边日子过的很好,工作也很顺利。

于:是。

郭:他常常说哟我现在就是神仙的日子啊。

于:真差不多。

郭:跟家还唱呢。

于:我唱什么?

郭:“要做神仙,快乐无边,合家欢乐,共同过年,烫头、喝酒、抽烟。(唱)”

于:嗨。我把我心情都唱出来了。

郭:熟悉于老师的都知道,谦儿哥有三大爱好。

于:是……

郭:抽烟、喝酒、烫头。

于:这么普及呢这个。

郭:你们太了解他了。

于:哈哈哈。

郭:谦儿哥觉得这个小爱好怡情,是非常幸福的。

于:确实是这样。

郭:什么叫幸福啊?

于:您说……

郭:幸,吉而免凶;福,富贵寿考。

于:这么解释。

郭:简单的说就是人的欲望得到了满足,就叫幸福。

于:哦。那您得到满足了吗?

郭:我正在通往满足的不归路上。

于:啊?回不来了您这个?

郭:努力呗。

于:啊。

郭:我是个要强的人。

于:看的出来。

郭:其实我这些年什么都干过,我还做过买卖呢!

于:做什么买卖呀?

郭:我最大的一笔生意是做煤炭。

于:这不小了。

郭:恩。河南平顶山,从那弄出煤来,运到山西大同。

于:好家伙,这非赔死不可啊。

郭:到那我就纳闷了,怎么比我还便宜啊?

于:就说是啊。

郭:我才知道这儿也是产地。

于:对。

郭:赶紧从大同弄出煤来,运到平顶山。

于:好么,您就认识这俩产地吧?

郭:那几年穷的都不行了。睡觉连被窝都没有。

于:是呀?

郭:盖一创口贴。

于:啊?这盖哪啊这个?

郭:盖什么也睡不着觉啊。

于:那是失眠了。

郭:瞪着眼看着天花板呐。

于:睡不着。

郭:哎呀,急的我没法儿没法儿的。

于:想主意呀。

郭:睡觉就得数羊啊。

于:这是个办法。

郭:一只羊,哼(呼噜声)。

于:睡啦?好么,您这就叫缺觉,知道么?

郭:我内会都想去趟陕西。

于:上那干嘛去?

郭:扛出俩兵马俑上外边卖了去。

于:嚯。您要倒兵马俑?

郭:对呀。

于:这可不成。

郭:怎么呢?

于:首先来说犯法,再有一个兵马俑人家有数,人每天晚上都点数。

郭:每天晚上还点数?

于:当然了。

郭:这太高科技了这个。

于:这还高科技啊?

郭:对对,半夜人家有值班的。

于:对呀。

郭:半夜手电筒一照,45号……

观众:到!……

于:嚯。

郭:这45号就得十多个你看见了吗?

于:好么,哪恁么些45号啊?

郭:点来点去有俩不打岔的就是事儿啊。

于:那就是没了啊。

郭:对,有道理。哎?你跟你父亲闲着了吧?

于:你要干嘛呀?

观众:闲着了!……

于:是我闲着,是我父亲闲着?(向观众)

郭:不许起哄啊!你们都是有身份证的人。

于:哈哈哈。

郭:要是闲着的话,我给你们爷俩糊上泥跟那站着吧。

于:啊?

郭:我挣了钱接你们来。

于:您要挣不着钱呢?

郭:国家也不吃亏呀。

于:是,那我们俩就死那了。

郭:这是开玩笑。

于:逗着玩呢。

郭:你说私人的买卖可不不好干嘛。

于:是。

郭:要跟我二大爷似的就行了。

于:您二大爷……

郭:你见过我二大爷吗?

于:我还真没加过。

郭:大背头,戴个眼镜,那个在单位里了不起。

于:哦?

郭:董事长,兼总经理,兼财会总监,兼保安队长。

于:怎么还兼保安队长啊?

郭:那是,谁提意见就打谁。

于:真厉害,这得多大的买卖啊?

郭:没有多大,他就是一个科级干部。

于:不大呀?

郭:别看不大,没事儿还老带着单位人出国考察呢。

于:哦,跨国的生意。

郭:他有个名字,说这叫解放思想,开拓眼界。

于:有这么起名的。

郭:呦,大伙坐着大游艇出国。

于:嚯。

郭:游艇啊列位!“让我们荡起双桨(唱)”

于:嗨!这是游艇吗这个?

郭:我也没坐过我也不懂,反正大游艇挺大。

于:是。

郭:出国在海上海碰上海盗了。

于:那危险呀。

郭:加勒比海盗。拿着枪,“站住!”。游艇就停下吧。

于:那是啊。

郭:二大爷得问,干嘛呀?

于:对呀。

郭:要钱!

于:哦?

郭:都害怕呀。我二大爷没事儿,“不要紧的,要多少钱呐?”

于:是。

郭:“我要50万!”“给你100万,给我开一个200万的发票。”

于:嗬,好家伙!这都什么主意这是!

郭:海盗都哭了。

于:是呀?

郭:还是你们挣钱狠呐。

于:对,他都没辙了。

郭:跟他比咱比不了。

于:那是。

郭:但是我是有自己的愿望的。

于:您的愿望是?

郭:很希望有一天我能够成功。

于:哦?

郭:我能够挣好多的钱。

于:有钱。

郭:我就玩儿了命的花钱!

于:花钱能怎么花呀?

郭:我吃呀。

于:就吃?

郭:我吃早点呀。

于:以前就没吃过早点!

郭:我油饼油条、烧饼、麻花、炸糕、鸡蛋灌饼。鸡蛋灌饼我搁仨鸡蛋,有问的我就说我洗钱呢!

于:没听说过!有拿鸡蛋灌饼洗钱的吗?

郭:吃点好的。红烧牛肉。

于:这行。

郭:香菇炖鸡。

于:不错呀。

郭:葱烧排骨

于:挺好。

郭:你说,我泡哪包?

于:方便面啊。

郭:老话说得好,与人方便,不如与人方便面。

于:没听说过。

郭:哎,吃糖三角,插一吸管嘬糖。

于:嚯。多甜呐。

郭:甜怕什么呀?有钱买矿泉水呀。

于:喝水。

郭:现在谁还上院里喝水去呀?

于:净喝水管子了。

郭:我也尝尝矿泉水什么味儿的。吨吨吨吨吨,噗,兑水啦!

于:废话!那就是水嘛。

郭:吃好的,鸡鸭鱼肉、海鲜、糕点、炸酱,全搁一个锅里边。

于:哎呦。

郭:顿开了飞个鸡蛋我这么一闻呐。

于:真香啊。

郭:连锅都得扔了。

于:那是不是味儿。

郭:吃不算事儿,关键穿得讲究。

于:哎,衣服。

郭:海龙的帽子,水獭的大衣,狼皮的裤子,狗皮的背心,獭兔的口罩,再来个貂皮的大围脖。

于:您这什么月份?

郭:六月三伏。

于:啊?这么穿不热吗?

郭:热怕什么,有钱呐,8个人举着电扇跟着我,好几车兵随着,俩大夫扶着我,后边跟着担架,一帮护士举着强心针跟那等着我。

于:这不撑得吗这是?

郭:有钱!

于:您别说了。我听出来啦,就您这么一说,您典型的就是一个败家子儿!

郭:败家子儿怎么了?我愿意!光吃光喝光买点衣服就了不起啦?

于:还打算怎么的?

郭:我还买表呢!

于:手表?

郭:多新鲜呐?

于:手表怎么了?

郭:我不光敢买,我还敢戴呢!

于:嚯。

郭:我不光敢戴,我还敢露呢!

于:啊。

郭:不光露出来,我还不用捂着呢!不光不捂着,我还乐呢!

于:行,您别净晃悠您内脑袋了。

郭:大金表20来斤。

于:这是金表这是水表呀?

郭:这个胳膊戴12块。

于:带一排。

郭:世界名表。

于:嚯。

郭:哎,12块排匀了,为了这12块表,我西装这半拉半袖的。

于:好么。这都得单做啊。

郭:哎。买手机。

于:手机?

郭:买最好的手机。买俩。

于:俩?

郭:这屋一个,那屋放一个。

于:怎么打呀?

郭:自个给自个打。拨通了“喂?”放下往内屋跑,抓起来“喂,你好,你是谁?”再回来“我是郭德纲。”跑回去“我也是郭德纲!”

于:这不废话吗!

郭:“哎呀,真巧真巧,常联系呦!”

于:还常什么联系呀!

郭:俩!

于:自己给自己打。

郭:那是。买电冰箱。

于:电冰箱?

郭:三开门的电冰箱。上边冷冻,中间冷藏,地下内门掏炉灰。

于:好么,改火炉子了这是。

郭:买洗衣机,买俩!

于:这也俩?

郭:这个洗。

于:内个呢?

郭:陪着转。

于:好么,这还陪绑呢。

郭:买电视,买40台电视。

于:干嘛用啊。

郭:一个频道调1个台,腾出一面墙来全码好了,坐在屋里跟坐在电器城似的。

于:你上电器城不好么。

郭:除夕晚上全调成中央1。

于:为什么呀?

郭:今天晚上有郭德纲!

于:嘿。

郭:买汽车!

于:还有汽车。

郭:13开门的汽车。

于:嚯。

郭:里边坐15个司机。

于:您坐哪啊?

郭:我在后边跟着跑。

于:您得有个好身体。

郭:那错不了。我还吃补品呢。

于:还有补品?

郭:鹿茸。

于:哎呦。

郭:整架的鹿茸。骑在鹿身上抱着鹿脑袋啃。

于:好家伙。非吃窜血不可。

郭:有一个歌就夸我骑鹿这个。

于:怎么唱?

郭:“我骑上,小毛驴(唱)”。内是阿凡达

于:阿凡提!什么都不懂。

郭:哎,吃啊。冬虫夏草,磨成了粉熬粥喝。

于:不就咸菜了吧。

郭:得就啊。

于:还就咸菜。

郭:人参切成条晾干了,抓点五香面,端起碗来,枯叉枯叉来两碗。

于:好么,这是吃饭的动静吗。再上火!

郭:上火不要紧的,买药啊。来瓶益母草膏一打就好。

于:嘿,真有主意。

郭:那当然。

于:您呐,别说了。我得说说您。

郭:啊

于:有这么句老话,叫黄金本无种,出自勤俭家。您这么过日子不成,不像个过日子的样!

郭:我跟谁过日子?我光棍一个人我跟谁过日子?

于:啊?

郭:哎,对了。我哪能光棍呢?我得娶个媳妇啊。

于:这刚想起来这。

郭:哎,对对对。我得娶个媳妇。

于:对对。

郭:你说我娶谁媳妇?

于:什么叫娶谁媳妇啊?你得找一没结婚的娶啊。

郭:对呀,找一没结婚的。一问问出来了,于老师有一妹妹。

于:我妹妹?

郭:异父异母的亲妹妹!

于:那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郭:住在南极洲。

于:恁么远?

郭:是一个公主。

于:嚯。

郭:阿依土鳖公主!

于:好家伙。恁么冷的地方还出土鳖?

郭:公主看上我了。

于:是呀?

郭:说要嫁给我。

于:好。

郭:这叫下嫁,知道什么叫下嫁吗?

于:您说……

郭:就是不让卖了。

于:嗨,两个意思。

郭:公主打南极洲出来,打一黑车找我来了。

于:您等会。公主还坐黑车?

郭:便宜呀。

于:图便宜。

郭:公主到门口内会啊,我正好跟门口这正耍剑呢。

于:您耍贱都耍到门口去了。

郭:我应该跟哪耍?

于:什么叫跟哪耍啊?练剑。

郭:我正练着耍贱呢。

于:非贱不可了这位。

郭:公主下了飞机,四目相对我很感动。

于:是啊?

郭:谢谢公主。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前生造定事,莫错过姻缘。

于:真能拽。

郭:公主也很感动啊。

于:她说……

郭:“内个车钱还没给呐!(倒口)”

于:什么味儿啊这?

郭:黑车还敢要钱?给有关部门打电话抓他。

于:真损!

郭:一说抓他,黑车司机下来扭头就跑啊。

于:那是啊。

郭:一边儿跑一边儿海涵呢。

于:喊什么呀?

郭:“我还会回来的!”

于:好么,黑车司机改灰太狼了。

郭:把这车给我留下。

于:干嘛用呀?

郭:绑在我内车上,改17开门。

于:好家伙,加好几节。

郭:徕着公主“来吧,看看咱们的新房吧。”

于:哦,参观。

郭:四层楼。

于:真好。

郭:地下三层。

于:那就是平房啊内个!

郭:哎呀。来进来看看。俩佣人端着地球仪跟着。

于:干嘛呀?

郭:怕迷路。

于:至于不至于?

郭:“来,这是咱们待客厅,金碧辉煌,雕梁画栋。”

于:好。

郭:来来来,看看看看,多讲究,墙上挂的是名人字画。

于:是。

郭:唐伯虎的美人儿,米元章的山水儿,刘石庵的扇面儿,郑板桥的福娃。

于:没听说过!

郭:五张一套。

于:那是郑板桥的吗?

郭:你再看看这边儿。这边是乾隆皇帝亲手写的一副对联。

于:写的是……

郭:司机一滴酒,亲人两行泪。

于:什么乱七八糟的。

郭:再上这屋瞧瞧来吧。

于:这屋呢……

郭:这屋是咱们的洗澡的屋子。

于:哦,浴室。

郭:两个池子一大一小。小池子洗脚,没水。

于:没水怎么洗脚?

郭:干洗。

于:楞搓。

郭:大池子洗澡里边是乳白色的液体。

于:什么呀?

郭:公主纳闷了,“这是鱼汤么?(倒口)”

于:饿疯了这位。

郭:她以为鱼汤了,拿个勺一尝,不是呀。我说你给我,我尝尝。哎,牛奶!

于:嗬。

郭:牛奶浴。你再尝尝。她一勺我一勺,她一勺我一勺,我们俩尝了半池子。

于:好家伙。

郭:给公主捯饬好了。大金链子40斤,金手镯50斤,金脚链120斤。

于:公主拷起来了这是。这不逮起来了吗?

郭:一切以花钱为目的。

于:就为花钱而花钱?

郭:对了!

于:您不能这样。我告诉您啊,醒醒吧别做梦了,这样不行。有这么句老话,叫成由勤俭,败由奢,这么好的日子让你这么过准过败了不可。

郭:我,我还能过败了?

于:当然了!

郭:你这叫欺负人。我结婚我愿意糟践,我愿意铺张,那是我的事儿啊。

于:您自己?

郭:那当然,我摆他一百桌。

于:一百桌?

郭:请客请一百桌。

于:结婚?

郭:我觉得就不错了。

于:啊。

郭:旁边儿饭馆有人摆二百桌。

于:嚯。

郭:把我气疯了,我不服啊。

于:那是。

郭:我得过去看看去。

于:瞧瞧去。

郭:凭什么他摆二百桌?

于:恩。

郭:到那一看,当时我就服了。

于:怎么呢?

郭:人家是公款。

于:哦?不是自己的钱。

郭:单位年会。这单位30人,摆二百桌。

于:公家的钱也不能这么糟啊。

郭:服务员正收拾东西呢,我一瞧啊,这垃圾都是好吃的呀。

于:都有什么吃的呀?

郭:爆肚儿炒肉溜鱼片,醋溜腰子炸排骨,松花变蛋白菱藕,海蛰拌肚儿滋味足,四个凉四个热这八碟菜,山珍海味也盖世无啊(唱)。

于:好家伙,多浪费!

郭:我不跟他比。

于:不比啦?

郭:把我这一百桌弄好了就得啦。

于:一百桌。

郭:浩浩荡荡一百桌。

于:请多少人呐?

郭:就来一个人。

于:怎么就一个人呐?

郭:我没有朋友,我也没有亲戚。

于:您不是有个二大爷吗?

郭:处理了。

于:怎么处理了?

郭:打海上回来就处理了。

于:好家伙。

郭:不管怎么说,来一个人也是我的朋友,端着杯到跟前,“兄弟,他们都说我是败家子儿,不乐意跟我玩儿,你来了是瞧得起我,我有的是钱,你说吧,你说打算怎么着我全答应你,我愿意满足你的要求。”

于:行。

郭:我一说他乐了,“你也别说别的了,把内出租车还我吧。”

于:黑车司机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