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相声大全

  • A+
笑话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中国传统相声大全”笑话,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苗阜王声春晚相声《国学大师》台词剧本

曲阜: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过年好(曲阜、王声齐)。

曲阜:非常地激动,也非常地高兴,这次我们代表的是湖北战队。这不大过年的吗,作为相声演员,祝福各位,您是积福积德,积善积庆,激流勇进,大吉大利,您是鸡年大吉。

中国传统相声大全

中国传统相声大全

王声:您这吉祥话里都有鸡。

曲阜:对呀,而且我特别喜欢现在研究,这个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头这些词汇,特别有意思。

王声:您在这方面下功夫了。

曲阜:各位可能有了解的,有不了解的,王声老师学问很高。

王声:没有。

曲阜:我呀,也想成为跟王声老师比较接近的这么一种人,我想成为一个国学大师啊。

王声:哎呦喂,老天爷,这口气可忒大了点。

曲阜:我弄了几个这个新年寄语,你帮我考量考量。

王声:来吧,咱们切磋切磋吧。

曲阜:甄选甄选,比如说我今年,我就希望我能够知足常乐。

王声:这词儿不错。

曲阜:对吧。

王声:很达观。

曲阜:每天浴回足,我就很快乐,知足常乐。

王声:知足常乐,怎么说的?每天洗会脚就很快乐。

曲阜:对我就很快乐呀。

王声:这词是怎么解释的吗?

曲阜:同时我也要祝愿我自己,杯水车薪,我这一年呐…

王声:不,不,这可不是什么好词儿。

曲阜:怎么不是好词?

王声:杯水车薪怎么能是好词儿呢?

曲阜:怎么不是好词,每天泡杯水,到月底领一车薪水。

王声:你这是白日做梦呢。

曲阜:祝福我,最后我要祝福我,度日如年,我希望…

王声:真对得起自己。

曲阜:怎么啦?

王声:这词儿都往自己身上招呼。

曲阜:怎么不行吗?

王声:度日如年怎么能,放自己身上呢?

曲阜:就是说我每天过得跟过年一样,那么快乐。

曲阜:傻小子这是,您等会儿吧,我告诉您啊,知足常乐是这个人很知足,就经常很快乐,生活得无忧无虑,杯水车薪,这一车柴火都着了,拿着一杯水,压根救不了这火,这叫杯水车薪,最要命这度日如年,这一天过得跟一年一样长,得多煎熬啊,您还一天就过来跟这个过年…

曲阜:看把你能的,看把你能的,一套一套的,你看都是词的表面意思,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不能看点光明方面的吗?心底无私天地宽,我就看着,人家有好的地方你不看。

王声:这词里头压根没有您说的这个意思。

曲阜:我研究的词儿多了,都研究这词背后隐藏的真相。

王声:这词语还有背后隐藏着的真相。

曲阜:我给你举个些小的例子吧。

王声:您说。

曲阜:有那么一个词儿叫刻舟求剑,你听说过没有?

王声:我没听说过。

曲阜:你连这个都没听说过啊。

王声:那我还是不是中国人啊我。

曲阜:刻舟求剑这个人,有病。

王声:他有什么病?

曲阜:他有拖延症。

王声:您等会儿吧,拖延症是现在的病,这人怎么能得拖延症呢?

曲阜:现代人有古代人就没有了吗?历史上都是一样的。

王声:这怎么能说明他…

曲阜:您琢磨琢磨他没事啊,划着小舟,(唱)滚滚长江东逝水。

王声:还在长江上划船。

曲阜:(唱)让我们荡起双桨。

王声:又改成了北海了。

曲阜:就划着船呢。

王声:你有准地方没有。

曲阜:忽然之间他腰间这个佩匕,他就…

王声:什么东西?

曲阜:佩匕啊。

王声:佩匕是什么玩意儿。

曲阜:佩的这个。

王声:这个地方不要用简化词。

曲阜:腰间这个佩匕就掉了,窟嚓,掉水里了。

王声:窟嚓是把船砸漏了,窟嚓是什么动静啊?

曲阜:叮咚掉水里了。

王声:还叮当呢,还叮咚。

曲阜:就掉水里了。

王声:咚,掉水里了。

曲阜:咚,咚,咚,咚,咚掉水里了,我们正常人都怎么喊?渔民朋友们,快过来帮我捞佩匕,我佩匕掉…

王声:有您喊这功夫,自己跳下去捞上来了。

曲阜:我又不是屈原。

王声:屈原是捞剑淹死的。

曲阜:他不会啊。

王声:你说怎么办?

曲阜:这个人拖延症犯了。

王声:拖延症。

曲阜:画个小痕迹。

王声:嗯。

曲阜:不着急,慢慢捞,先走吧,(唱)让我们荡起双桨,他就走了。

王声:这就叫拖延症。

曲阜:这我研究成果。

王声:你研究什么成果啊?

曲阜:我再跟你说个词吧,愚公移山听说过吗?

王声:这当然听说过了,愚公移山谁不知道。

曲阜:说明什么问题。

王声:你说说。

曲阜:愚公有病。

王声:不是,愚公什么病呢?

曲阜:强迫症。

王声:愚公是强迫症。

曲阜:一看这个做法就是处女座。

王声:星座你都知道。

曲阜:没事在这挖山,窟嚓窟嚓窟嚓,智叟好心还劝他呢。

王声:劝他呢。

曲阜:老兄弟你干嘛呢?我在移山。

王声:移山。

曲阜:你干嘛?我在移山,(唱)一闪一闪亮晶晶。

王声:去去去。这俩什么老头啊这是?

曲阜:我这不是顺嘴搭音吗。

王声:跟那待会唱起来了都,

曲阜:你这么挖能挖的完吗?放心吧,我挖不完,我儿子挖(扭头看王声),我儿子挖不完,孙子挖(扭头看王声),孙子挖不完呐重…(扭头看王声)。

王声:您说起晚辈的时候,不要看我!

曲阜:这不是交流的吗?

王声:这地方跟我交流什么啊?

曲阜:智叟也说了,你挖不完你儿子挖(扭头看王声),你儿子挖不完…

王声:智叟也不要看我,怎么来回来去都是我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