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相声全集

  • A+
笑话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郭德纲相声全集”笑话,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郭德纲于谦经典相声剧本《你要高雅》

郭:谢谢,谢谢,楼上楼下,好几百万人。

于:哪儿有这么多人。

郭:哦,那边儿有人喊,打倒于谦。

于:您怎么拿起嘴来就说呀。

郭:你的人缘儿不是很好啊。

于:额,哈。

郭德纲相声全集

郭德纲相声全集

郭:这么些人都是,瞧您来了。

于:没有,人听相声。

郭:我是这么认为。

于:真的?

郭:大伙儿喜欢你比喜欢我强。

于:大伙儿捧啊。

郭:干了这么些年了,

于:嗯,

郭:我也得谢谢于老师。

于:您客气了。

郭:对我的帮助很大。不敢这么说。但我不能给您什么。

于:呦。

郭:我这跟您条件差不了多少。

于:咱么都一样。

郭:是不是,就是有朝一日,如果说我要是当皇上了,我封你当太子。

于:没听说过。

郭:我也只能进到这份心了。

于:哎,行了。

郭:以后我的家产都是你的。

于:哎,行行,您当皇上了我都没跑出去让您挤兑我啊?

郭:问题是我当不了皇上。

于:哎,对。

于:那您甭想这事儿了。

郭:一路走来二十几年,观众见证了我们的成长。

于:您都看着。

郭:作为一个演员来说就是好好的说相声。

于:对。

郭:也没有别的手艺。

于:对。

郭:大伙儿都认识我们。

于:嗯。

郭:郭德纲,于谦。

于:我们哥儿俩。

郭:年轻。

于:嗯。

郭:跟我们的前辈们没法儿比。

于:那当然。

郭:大伙儿了解郭德纲,知道郭德纲这三个字儿。

于:恩。

郭:也仅仅是从《论语》上。

于:你先等一会儿,论语上有郭德纲?

郭:《论语》呀,孔圣人的那个,那书。

于:我知道孔圣人写的那个。

郭:论语弓也长有这么一句

于:怎么说的?

郭:吾未见纲者。

于:怎么讲?

郭:孔圣人说,很遗憾,我没见过郭德纲。

于:哎,那就说您死在孔圣人头里了。

郭:yes

于: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这么解释,知道么。

郭:我是这么理解的。

于:啊。

郭:好多观众喜欢咱们,当然,

于:哦,

郭:对郭德纲也有一些争议。

于:哦,争议不小。

郭:很正常。

于:那让然。

郭:有人说了,郭德纲,相声,这都是低俗。

于:哦,说咱们俗。

郭: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看法不一。社会的不同层次,都会有人说别人低俗。

于:是吗?

郭:上流社会,

于:嗯

郭:说别人低俗;

于:哦……

郭:他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于:哦,装糊涂。

郭:哎,专家学者说人低俗。

于:这个是?

郭:这

个是,东风破,我比东风还破。

于:好嘛~

郭:相声演员说别人低俗。

于:这是什么?

郭:羡慕,嫉妒,恨。

于:嘿呀。这是心态不好。

郭:他但凡能跟这儿演一场,他还还至于犯这气迷心,

于:哈哈哈。

郭:是吧?

于:一点儿不假。

郭:只有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

于:同行是冤家嘛。

郭:你那没有办法,

于:嗯,

郭:可以理解,

于:嗯,

郭:世上两种人。

于:哦?

郭:一种人喜欢郭德纲,

于:哦。

郭:没有错。

于:那让然。

郭:这是第一种。

于:嗯。

郭:第二种人不喜欢郭德纲,

于:这个呢?

郭:也没错,

于:您可以选择。

郭:但第二种人认为自己比第一种人高雅,这就错了。这也是因为什么,他总排在二的原因。

于:嗨。哦,就是这么个原因。

郭:人活着都不易,端正心态,唯有宽容,唯有宽容世界才能精彩。

于:这是最主要的。

郭:实话实说啊。

于:嗯。

郭:什么叫俗,什么叫雅?

于:区分。

郭:我认为啊,单纯的高雅不足以构成世界。

于:哦。

郭:小人物的喜怒哀乐才是真正的艺术。

于:那是。

郭:毛主席教导我们说,

于:嗯。

郭:文艺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

于:对。

郭:一味高雅,一味拔高,只能说你故意地违背主席的理论。

于:嚯~这大帽子扣得。

郭:就那个货你就得这么治他。

于:是呀,哦,就下着套儿。

郭:实话实说。

于:啊哈。

郭:老话儿说得好,是不是,雅与俗之间互相包容。

于:哦。

郭:只有包容,才能够雅俗共赏。

于:并存。

郭:好些人看不透,

于:嗯,

郭:老觉着什么什么高雅,什么什么低俗。什么高雅,什么低俗?

于:是呀。

郭:有人说了啊,

于:嗯,

郭:听交响乐高雅,

于:那倒也是。

郭:看相声就低俗。

于:嗨。

郭:听明星假唱高雅,

于:哦。

郭:看网络原创低俗。

于:这么分呢?

郭:看人体艺术,高雅,两口子讲黄色笑话,低俗。

于:嗨。

郭:喝咖啡高雅,吃大蒜低俗。高尔基先生教导我们说,

于:说?

郭:去你奶奶个纂儿吧~

于:高尔基他们家这亲戚还真全。

郭:什么叫雅,什么叫俗?牙佳为雅,人谷为俗。

于:这是字儿这么写。

郭:一个牙字儿,一个佳字儿,这字儿念牙。

于:对。

郭:嘴里说出来的,吃饱了没事儿坐那儿叨叨叨,叨叨叨,说出来的,这叫

雅。

于:哦这叫雅。

郭:单立人儿,一个谷,五谷杂粮的谷,这字儿念俗。

于:对。

郭:吃喝拉撒,这是俗。

于:哦。

郭:人可以不说,就是说,你可以不需要雅的东西,

于:哦。

郭:但这俗,你离不开。

于:都得俗。

郭:雅与俗,俗与雅,相辅相成。

于:离不开谁。

郭:离不开。喝着咖啡,就打算,秋水长天一色。

于:哈哈。

郭:好些个高雅的人,喷了香水儿,我都能闻出人渣儿的味儿。

于:骨子里的。

郭:二丨十年来经过这么多的坎坷,现如今,

于:嗯,

郭:我已做到,阅遍天下郭:片儿而心中无丨码的境界。

于:有码没码我不知道,反正肯定看得挺全。

郭:过两天还你。

于:嘿,我的呀?没借给你这东西。

郭:我跟您说,俗的东西没有了,高雅的就不复存在了。

于:都是相称的。

郭:这两者是一回事儿呀,

于:辩证法。

郭:只有俗才能让人接近你艺术。

于:对。

郭:艺术并没有高低之分。

于:哎?

郭:说句俗话,话剧和郭:片都是给人带来快乐的。

于:嚯。

郭:真的,话粗一些,

于:嗯,

郭:道理是真的。上流社会的人从来不看三丨级片,

于:那好,

郭:他来真的。

于:嚯~~~还不如看呢。

郭:你可以不同意我的审美观点。

于:嗯。

郭:但你无权剥夺我审美的权利。

于:这对。

郭:让我和人民群众保留一份俗的这个权利。

于:嗯。

郭:文言说的好,庶子不足以驳也。

于:这是,

郭:再次重申,

于:恩,

郭:高雅不是装的,

于:嗯,

郭:孙子才是装的。

于:实话实说,

郭:我有时候看他们装我都来气。

于:生气呀。

郭:好好日子好好过吧,一天到晚都怎么了。

于:啊?

郭:一上公共汽车,挤的跟酸梨似的,他还抻出一张英文报来。你准认识么?

于:那不知道。

郭:马路边儿也是一说话,一半儿中国话,一半儿英语。

于:啊?

郭:买苹果也是,hello,大爷。

于:大爷?

郭:我look一look,他要看看。您这郭:pple是5块钱七斤么?

于:什么乱七八糟的。

郭:你都买了烂苹果了,你得瑟什么呀,你这是。别两掺着说话。竞这个货。

于:嗯。

郭:带个表,您看我这表,劳斯莱斯的。

于:嗯?

郭:是加长版的么?

于:嗨,汽车呀。

郭:没兑死你呀?你脸劳力士都不会说。

于:说什么外国话。

郭:还有那带一大黄链子,

于:链子。

郭:别出汗,一出汗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