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季相声全集

  • A+
笑话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马季相声全集”笑话,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马季赵炎冯巩相声《五官争功》台词

甲:哎,我来跟大家说个事儿啊,我昨晚作了个梦,我这梦啊!特别奇怪,我梦见我这五官啊,从……

乙:哟!脑袋。

甲:哎。

乙:哈哈!哈哈!

甲:你好,你好!

马季相声全集

马季相声全集

乙:您还认识我吗?

甲:我可不敢认啦!请问您贵姓啊?

乙:我姓眼。

甲:姓……姓什么?

乙:姓眼。

甲:百家姓有你这姓吗?

乙:一个就是啊。

甲:哪句呀?

乙:赵钱孙“眼”。

甲:没听说过!赵钱孙“眼”?赵钱孙李!

乙:啊,周吴郑“眼”!

甲:周吴郑王。

乙:冯陈楚“眼”。

甲:你别“杵”啦!你不怕“杵”瞎啦?

乙:不,我……

甲:你叫什么名字吧?

乙:我叫眼睛。

甲:眼睛?

乙:哎,对对!

甲:哎呀,您说这人有叫眼睛的吗?啊?

乙:那你这部分叫什么?

甲:别摸!

乙:不,我就问问。

甲:摸坏了,哪儿配这零件儿去呀?

乙:你这叫什么?

甲:我这是眼睛。

乙:我就是您的眼睛。

甲:您就是我的眼睛?

乙:对对对。

甲:我这眼睛长的跟带鱼似的?你上这儿干吗来啦?

乙:多日不见,怪想您的,我来看看您。

甲:哎哟!谢谢您,您找个地方坐下看。

乙:啊,坐下看。

甲:我接着说我这梦啊。

丙:哟嗬!您在这儿呢?

甲:怎么又来一位?

丙:您好!您还认识我吗?

甲:你也问我这句呀?不敢认啦。

丙:哎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啦!

甲:请问您贵姓呀?

丙:我姓鼻。

甲:啊,姓……怎么这姓都这么别扭啊?姓鼻,百家姓有您这姓吗?

丙:有。

甲:哪句呀?

丙:赵钱孙“鼻”。

甲:去!没听说过!赵钱孙“眼”!咳!“孙眼”他说的!你叫什么名字吧?

丙:我呀,叫鼻子。

甲:鼻子。

丙:啊,我就是您这鼻子。

甲:坏啦!我这鼻子也下来啦!你上这儿干吗来啦?

丙:多日不见,怪想您的,我来呀,闻闻您。

甲:闻我!去去!甭闻啦!坐那儿,坐那儿。

丙:哎,哈哈。

甲:我这梦啊!

丁:哟嗬!

甲:怎么又来一位?你好,你好!

丁:您在这儿呢?您还认识我吗?

甲:怎么全问我这句呀?我不敢认啦!

丁:您真是房顶上开窗户——六亲不认啦!

甲:请问您是谁?

丁:我是您的耳朵呀!

甲:我耳朵也来了。

丁:下来啦!

甲:哎约,您上这儿干吗来啦?

丁:多日不见,怪想您的,我到这儿来听听您。

甲:听我?您坐这儿听!我这个梦啊,

戊:哟嗬!您在这儿呢?

甲:啊。

甲、茂:您还认识我吗?

戊:哎!这位怎么这么大劲儿啊?

甲:我认识您,您不是XX嘛。

戊:啊!不……我哪儿XX哪?

甲:你不是XX吗?

戊:再好好看看。

甲:怎么看……我看不出来了。

戊:您的眼睛怎么啦?

甲:我眼睛在那儿歇着呢!

戊:我呀,姓嘴。

甲:姓嘴?叫什么呀?

戊:叫嘴呀!

甲:你叫嘴嘴?

戊:没听说过!

甲:嘴嘴……

戊:不像话!我姓嘴、叫嘴,全名还是嘴,我就是您这张嘴。

甲:哦!你就是我这张嘴?

戊:不错。

甲:我这嘴可够富态的。

戊:嘴大吃八方嘛!

甲:您上这儿干吗来啦?

戊:这不多日不见,怪想您的,我来啃啃你呀。

甲:哎……你拿我当羊头肉啦?

戊:亲热亲热嘛!

甲:有这么亲热的吗?你们这五官全上这儿干吗来了!

戊:这不给您道喜来啦!

丙:给您哪,祝贺来啦!

丁:祝贺您,取得成绩呀!

乙:祝贺您获得了荣誉。

甲:我有什么荣誉?你们这么祝贺我呀?

丙:哎?这您还不明白吗?

甲:怎么回事儿?

丙:不久之前,您被评为笑星之首。

甲:啊,有这事儿。

合:哎!

丁:我可听说啦!

甲:听说什么?

丁:您还领了这么大一奖状。

甲:您瞧我这耳朵真够灵的。

乙:还发了那么多奖金。

甲:你看见啦?

乙:夜里三点半,您不还数一回。

甲:谁数啦?

戊:不,关键是您有了荣誉,我们想问问:您这荣誉呀,是怎么得来的。

合:哎。

甲:还是我这嘴会说话。荣誉怎么得来的?

合:啊。

甲:上级正确领导,同行的支持,观众们热情的帮助,加上我个人的一点努力。

乙:我呢?

丙:我呢?

丁:我呢?

戊:我呢?

甲:坏啦!就这点荣誉不够也们四个分的。碍着你们什么事啦!

合:嗯?

丙:忘恩负义。

丁:过河拆桥!

乙:念完经打和尚。

戊:吃饱了就骂厨子。

丙:我可告诉您,脑袋!你所以取得这么大的荣誉,跟我们五官这哥几个发挥功能可有很大的关系。

甲:五官各有各的作用啊。

丙:那您说说,谁的作用大?

丁:谁是五官之首?

乙:谁该立头功?

戊:这头份奖金归谁?

甲:你说这问题我怎么解答?这五官全长我脑袋上,这是有机整体呀!谁头功,谁二功?谁拿头份奖金?我分不清楚啦!

丙:胡说!

丁:放肆!

乙:无理!

戊:撑的!

丙:脑袋!我可告诉你,你所以当上头号笑星,那全仗着我这鼻子给你挺着呢。

甲:跟你这鼻子有什么关系?

丙:太有关系啦!

甲:你说说!

丙:你想啊,我这鼻子是你脑袋上唯一的一个呼吸器官哪,一天一呼一吸达万次以上,我有一天不干活儿,您就受不了。

甲:是啊!你这鼻子就管出气的,你凭什么不干活呀?

丙:白天咱就不说了,到晚上也一样啊。

甲:晚上怎么啦?

丙:你老人家躺在床上睡着了。

甲:休息呀!

丙:眼睛闭上啦!嘴也合上啦!耳朵也歇着啦!

甲:对。

丙:噢,就让我鼻子一个人值夜班啊?人家工厂都讲三班倒!你哪怕让我休息个十分八分的?

甲:你休息一会儿,我就休克了。能休息吗?

丙:再者说了,你从小长这么大,你哪时哪刻离开我鼻子啦?

甲:这倒是,打一生出来就有这玩艺儿,这玩艺儿还原装的。

丙:再者说,我这鼻子还是你脑袋上的嗅觉器官。

甲:怎么叫嗅觉器官?

丙:哎,有我这鼻子,你才能闻出来什么叫香,哪叫臭不是。

甲:得靠我这鼻子来闻味儿。

丙:哎。要没我这鼻子?

甲:啊?

丙:不客气地说:您——饿啦!

甲:怎么样?

丙:您就上厕所啦!

甲:回去!我上那儿干吗去?

丙:您闻不出味儿来呀?

甲:行行,行行,您这鼻子很重要就是啦!

丙:重要。那我得问问你:既然我这鼻子这么重要,那为什么在笑星领奖大会上,你发言的时候,对我这鼻子的功劳,你只字不提呀?

甲:那我怎么提呀?我上来就这么讲:同志们!评我为笑星,主要得归功我的鼻子。锦旗你不用给我,您就挂我这鼻子上……这玩意儿挂得上吗?

丙:反正我鼻子的待遇,您得重新考虑。

甲:鼻子很重要。

乙:胡说!

甲:哎,你怎么啦!

乙:怎么啦?他鼻子重要,我眼睛就不重要吗?

甲:我没那意思。

乙:我眼睛比鼻子重要。

甲:怎么呢?

乙:你的聪明,你的才智,全在我身上才能体现出来。

甲:哎,对啦!人们都这么说嘛,马季聪明?所以聪明,就聪明在那双水汪汪的……小眼睛上啦。

乙:你用我跟观众交流感情,用我表达喜怒哀乐。请问,没我眼睛,你能学文化、学知识吗?没我眼睛,你能表达喜怒哀乐吗?嗯?没我眼睛,你能看到这大千世界吗?嗯?没我

眼睛……嗯!

甲:什么毛病?

乙:就这样,我还得为你的婚事爱心。

甲:这眼睛为我的婚事爱心?怎么啦?

乙:怎么啦?你们俩第一次见面儿,不是我眉来眼去把她勾住的吗?脑袋!我还告诉你,你们从恋爱到结婚干的那点事儿,我可全看见了。

甲:你瞧我这缺德眼睛。

乙:你要不对我好点,我全都给你说出去。同志们,今天我先说第一回吧。

甲:别!你眼睛很重要,我离不开你。

乙:对啦,你每天下班是谁为您认路的?

甲:对对,真离不开这眼睛。

乙:就是啊!

丙:没关系,没关系!离开眼睛您照样能回家。

甲:不行,没有眼睛我拿什么认路啊?

丙:哎,用我这鼻子,闻着咱们就回去啦!

甲:我长个狗鼻子?像话吗?

乙:不行了,不是!你甭……您就对我好点儿,肯定我就报答您。

甲:怎么报答我?

乙:以后您再办坏事,我睁一眼,闭一眼吧。

甲:我办过坏事吗?

乙:我这眼睛很重要。

丁:胡说!

甲:你怎么啦?

丁:刚才说什么啦,我可全听见啦!

甲:是,你这贼耳朵什么听不见呢?

丁:说什么,眼睛重要,我这耳朵可有可无吗?

甲:我没那么说。

丁:我这耳朵是您脑袋上的信息机构。

甲:信息机构?

丁:靠我这耳朵,给你传递信息,没有我这耳朵?你能听出来什么是音乐?什么是唱歌?什么是唱戏?“汪!汪!汪!”这是什么?

甲:这个听出来啦!

乙:是什么?

甲:这是狗叫唤。

丁:对呀,要是没我这耳朵,你以为你三舅唱戏呢?

甲:去!你怎么说话呢?

丁:从小长到大,听报告、听讲课、听说话、听音乐、听什么离开过我这耳朵?

甲:嘿嘿!对对!耳朵挺重要。

丁:别说这个啦,就连你谈恋爱也没离过我这个耳朵。

甲:您怎么也提这事啊?我跟你耳朵有什么关系?

丁:哟!你们总是亲亲热热,互相吐露爱慕之情,靠什么呀?

甲:靠什么?就靠那嘴来表达。

丁:靠嘴说?……说什么呢?

甲:没听出来。

丁:就是呀!要有我这灵敏的耳朵,你就会听得一清二楚。

甲:说的什么意思?

丁:她说呀!你小心点儿,我爱人在后边儿呐!

甲:哎……像话吗?我第三者插足啊?

丁:反正我对你是俯首贴耳啊。

甲:嗯,耳朵对我不错。

丁:可是你呢?

甲:我?

丁:你对我们三六九等,你对他们什么样?

甲:对他们一视同仁呀!

丁:一视同仁?你喜欢眼睛,给他戴上变色镜,让他臭美去呀!

甲:那是臭美吗?戴眼镜保护点视力。

丁:你给鼻子、嘴戴上口罩。

甲:是啊,讲卫生啊。

丁:给你脖子围上围巾。

甲:是啊,爱护点儿嗓子。

丁:给你脑袋戴上帽子。

甲:戴帽子显得精神。

丁:你给我耳朵买过什么呀?

甲:哎,我还真没给这耳朵买过什么?

丁:不买没关系,可是你不该把口罩带、眼镜腿儿,全勒我耳朵上。

甲:你说,就这么点事儿他还抱委屈呢。

丁:抱委屈!有件事儿你还最对不起我。

甲:噢?什么事儿对不起你?

丁:我们耳朵本来是亲亲密密一对儿,你非得一边一个让我们长期分居啊!

甲:那……俩耳朵搁一边儿,那不成烧卖啦!

丁:你甭管,你说清楚,一定得说……

丙:别哭啦!没完没了,哭什么呀?

甲:他委屈,碍着你什么呀?

丙:他委屈我不管哪?你让大伙瞧瞧,这么会儿,他把我鼻子全都揪红啦!

甲:别揪啦!人家不乐意啦!

丁:你说我耳朵重要不重要?

甲:重要!我离不开你。

戊:胡说!

甲:怎么回事儿?

戊:我没说你,我说他呢!他说什么,我可都听见啦。

甲:听见啦。

戊:不像话!

甲:就是。

戊:他们这叫见荣誉就上。不明白道理,咱们是个整体。

甲:对。

戊:您这脑袋有了荣誉,大伙都有份儿。

甲:您瞧我这嘴说的多好!

戊:哪有为自己争功的?人家真正有功的从来不争功。

甲:有功人家不争功啦!

戊:你看我什么时候争过?

甲:你现在就争上啦?

戊:哈哈,我还用争吗?

甲:你这不争呢吗?

戊:我是什么呀?

甲:你是嘴呀!

戊:我这嘴对你来讲,最重要。

甲:有什么重要的?

戊:没有我这嘴,你说段相声我听听,说!

甲:我拿哪儿说呀?

戊:还是的!靠我这嘴吧?

甲:对对。

戊:你抽根儿烟,还得靠我这嘴。

甲:拿耳朵抽,嘬得进去吗?

戊:你喝点酒,还得靠我这嘴。

甲:对对。

戊:你吃点饭,也得靠我这嘴。

甲:全靠嘴!

戊:你说个瞎话,也得靠我这嘴。

甲:哎……我说过瞎话吗?

戊:反正我这嘴重要。

甲:嘴确实重要。

戊:笑星评比会上,评委说得清楚。

甲:怎么说的?

戊:说您口齿伶俐,那就是夸我这嘴。

甲:对对。

戊:说您吐字清楚,也是夸我这嘴呢。

甲:也是这嘴。

戊:说您嘴皮子利索,也是夸你这嘴呢。

甲:对。

戊:甭说这个,就是你和您爱人搞对象,也没离开我这嘴。

甲:你怎么也提这个事儿?

戊:多新鲜哪?你跟你爱人花言巧语,不得用我这嘴吗?

甲:对,对。

戊:你跟你爱人说点悄悄话,不得用我这嘴吗?

甲:对,是用嘴!

戊:你跟你爱人表示衷心,不得用我这嘴吗?

甲:对……用嘴!

戊:你跟你爱人亲热接吻……

甲:别……别说啦!嘴下留情吧。

戊:我这嘴怎么样?

甲:好,不错,我离不开您这嘴。

丙:我呀,不干啦!

丁:我呀,请探亲假!

乙:我呀,调离!

甲:怎么啦?又怎么啦?

丙:您说我这鼻子,辛辛苦苦的我落什么好啦?啊?你这脑袋偏心眼儿,你竟向着那嘴。

甲:我怎么向着他啦?

丙:嘿!弄点什么好吃的、好喝的,什么鸡鸭鱼肉、山珍海味、桔子汽水儿、奶油冰棍儿,你全塞那嘴里头啦!

甲:我塞你鼻子里头,你消化得了吗,你呀?

戊:行啦!鼻子。他再好吃的东西,我嘴没沾着边儿呢,味儿先让你闻跑啦!你还不知足哪?

丙:哎?我先闻味儿,干吗你那儿流哈喇子啊?

戊:废话!你要伤风,要感冒,这喘气儿,我还得替你顶着呢。

乙:别说啦!你们俩吃香的、闻辣的,我眼巴巴的看着没我什么事儿啊?

丁:对呀!我看还看不见呢?

甲:行啦!没你们俩什么事儿,这里头。

丙:这点好事儿,全落在嘴上啦!

戊:行啦!你们光瞧见我吃香、喝辣的啦!你们谁生个灾,闹个病,喝点苦水、吃个药片,不全塞我嘴里头啦?我说什么啦?

丁:对啦,这耳钉还扎我耳朵上呢!

戊:是啊!把你耳朵扎疼啦,我这嘴还得咧着呢。

乙:是啊,你一咧嘴,我还得挤眼泪哪。

丙:那我鼻子直犯酸,我招谁惹谁啦?

戊:凑合吧。

丙:我问你,你抽烟的时候,你干吗那烟打我鼻子里头走?

戊:废话!你过了烟瘾,我还没找你收烟钱呢?

丙:我收烟钱?

戊:啊。

丙:我还没要你养路费呢?

乙:得。

戊:行啦,眼睛,你不错啦!他们家二十吋彩电就给你买的,我们谁看得见哪?

丁:说得好!说的太棒啦!

戊:还有你耳朵,他们家那几千块钱买的音响,就是你的,我们准听得着啊?

甲:对,对。

丙:瞧瞧,他们全有好处不是。

戊:最可气的就是你鼻子,你不错啦!

丙:我怎么啦?

戊:你站最中间,我们全在边上围着你转,你还不知足,今儿伤风、明儿感冒、后儿闹个鼻窦炎什么的,也搭着他手懒点儿,流点清鼻涕全流到我嘴里啦,你拿我这儿当痰盂啊你!

丙:我再问问你!

戊:问什么?

丙:这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是不是嘴的责任?

甲:是你的毛病。

戊:那你这鼻子麻木不仁、不闻不问怎么说呢?

甲:对。

丁:口若悬河、信口雌黄,就是你这嘴。

戊:行啦!耳朵!你偏听偏信,耳边风,那就是你的毛病。

乙:云山雾罩、造谣生事,说的是谁呀!

戊:你这眼睛也可以啦!那社会上的红眼病就是你传染的。

甲:好!各位,就这么点荣誉,他们自己就打起来啦。

戊:脑袋,我对你有意见。

甲:对我有意见?

戊:嘿嘿。

甲:怎么啦?

戊:你凭什么把我这嘴放在最下边?

甲:是啊,当初它就那么设计来着。

戊:你得把我的位置往上调。

甲:怎么调法?

戊:我这嘴得长你脑瓜顶上去。

甲:这嘴长到这儿来?赶上下雨你不怕存水呀?

戊:我得最高啊!

丙:脑袋!我对您有意见。

甲:你有什么意见?

丙:我不能跟他们在一块儿,我得站最高峰。

甲:好!他也长到这地方来?

乙:脑袋!我高瞻远瞩,我请求上调。

甲:你也上来啦!

丁:脑袋!我耳朵也得必须长你脑瓜顶上。

甲:耳朵也长……我成兔爷啦!

合:就这样吧,好,上面见吧!

甲:别说啦!干吗呢你们?五官全长我脑袋上头,都得听我的!五官分工不一样,得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团结起来才能干出点事儿来呀?照你们这样,自己强调自己重要,不要

你们啦!走!走!众走。走!

甲:回来,回来!

众:怎么又回来啦?

甲:我琢磨过来啦。

众:啊。

甲:你们几位全走啦?

众:啊?

甲:我这脑袋成鸭蛋啦!

众:嗐!(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