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小品 班务会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军营小品 班务会”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小品

班务会

地点:某航天测控站

人物班长:三级士官(以下简称班)

副班长:一级士官(以下简称副)

甲:列兵

乙:上等兵

道具小凳四张,水杯四个,暖瓶一个。

军营小品 班务会

军营小品 班务会

画外音:观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收看中国航天测控第一站新闻播报.本次播报的主要内容有。技术勤务队召开骨干座谈会,队长田恒凡同志围绕着如何发挥好骨干作用谈了自己的想法。

队长画外音:怎样才能更好地发挥我们技术勤务队的骨干的作用呢?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从自身做起,当好榜样、做好表率。所以我建议,会禅结束后,我们每一名班长立刻召开班务会,要诚恳地接受班里没一名同志对你们提出的意见和建议,甚至是批评。散会。

幕拉开,班长为每一名同志倒水。

副:班长,咱们今天这是开啥会呀?咋你还亲自为我们倒水呢?

甲乙:是呀班长,开啥会呀?

班:啊,没什么,大家千万不要多心。

副、甲、乙:多心?

班:是这样,以前呢,尽是兄弟们给我倒水了,今天,我也要为兄弟们倒杯水。(拿着水杯的手同时拍胸脯,水洒)

副:班长你看你,倒水也别往胸脯上倒哇。

乙:我给你拿毛巾去。

班:兄弟们,兄弟们,不要客气,坐坐坐。(慈祥地拍每个人的肩膀)战友哇,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嘛。你呢,来自内地,我呢,我也来自内地。

甲:报告班长,我有问题。

班:(严厉地)什么问题?(乙吓一跳)有什么问题尽管说,(唱)我们都是人民子弟嘛,什么问题?

甲:班长,我觉得您今天好像……

班:好像什么?

乙:好象吃错药了。

班:你……

副:是呀班长,您没什么毛病吧。

班:什么毛病?我能有什么毛病嘛。

副:那您今天对我们这么慈祥——啊,我明白了,您肯定是有事求我们。

甲:班长,有什么是您尽管开口,不过我这两天兜里也没有钱,您要是借钱的话……

班:谁说我借钱?那就不是求我。

乙:哎呀,我这两天干活把手扭了班长您要是找人替你抄笔记的话……

班:我什么时候让你替我超过笔记了?

乙:那也不是求我。(甲乙二人同时瞅副班长笑)

班:副班长,我求你……

副:(一下从凳子上摔下来)班长,我一没钱、二没权,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待哺婴儿,班长,您就放过我这一码吧。

班:你有病呀?

副:是我有病,我求求您千万别求我。

班:不是,我求你……

副:您别求我。

班:我求你说一说你对我有什么意见?

副:您别求……啊?就这事?

班:对,就求你这事。

副:你早说呀,早知道你求我这事……我冤呐,我真他妈比窦娥还冤。

班:今天的班务会,我就是求大家说一说,大家对我的看法,大家不要有什么顾虑,尽管谈。

甲:那还用说吗?我们班长是最好的。

乙: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我们班长是更好的。这叫什么话呀?

班:同志们,要说的具体些嘛。副班长,你先说说。

副:是,(小声)我怎么这么倒霉呀。

班:嘀咕啥呢?快说。

副:那我就用一首诗来描述一下我们班长同非典作斗争的经过。

众人:诗?

副:对,诗,听着。班长手一挥,细菌已成灰,非典被一刀剁碎,我的心一片光辉,风一吹,我才知道人生可以高飞。

众人:这叫什么诗呀?

甲:前言不搭后嘴。

乙:平铺直叙,一点比喻都没有。

班:小乙,你来做一首。

副:对,你来呀。

乙:好,听着。啊一一大海呀,它全是水;骏马呀,它四条腿;班长呀,他咧着嘴,不,他全是水,他都是腿。

班:去。

乙:做诗就得押韵嘛。

甲:压什么韵?捡干的说。听我的班长。班长呀,你勤劳的象蜜蜂,你漂亮的象蝴蝶,你憨厚的象老牛,你威猛的象老虎,人人都夸你是——禽兽。

班:胡说。

副:胡说,班长怎么能是禽兽呢?班长比禽兽好多了。

乙:就是嘛,禽兽连人话都听不懂,班长有时候还能听懂点儿呢。

班:什么禽兽禽兽的。得,我算看出来了,让你们说我的好处你们也不会说。这么办吧,你们就说说我身上有什么缺点吧。说呀。

众人:小的不敢。

班:要说,一定要说。

众人:不敢,万万不敢。

班:实话告诉你们吧,这次班务会是队长让开的,就是要让班里成员给班长提意见。

众人:真的?

班:那还有假?行了,我看你们也提不出什么意见,那我看这次班务会就到这里。(欲走)

众人:班长。

班:什么事?

副:班长,要不我们就试着少提点儿?

甲:(叫班长名)

班:到。

乙:班长呀班长,想不到你也有今天。(班长怒)这可是队长让提的。(班长无奈)要说你的缺点,那可是太多了。

副:没错。

乙:都有什么缺点呢?

副:是呀,都有什么缺点呢?小甲,你说说。

甲:啊,我说,对了,你就拿说话来说吧,某某某同志讲话非常不注意骨干身份。

副:就是,说具体一点嘛。

甲:还是拿防非典来说。人家医生说防非典要戴口罩,可你说什么?

班:我说什么了?

乙:你说,非典戴口罩不能完全预防,因为肺长在胸部,所以戴胸罩才是必需的,而且要12层的。

班:我这是开个玩笑。

副:不要解释,一解释,一个错误就变成两个错误了。对了,你还不注意骨干作用的发挥,你看,我们队今年的文化活动搞的是有声有色,每个人都积极参加,而你呢?

甲:拔河比赛你不伸手。

乙:打篮球你不出手。

副:自己还说搞文化活动你不顺手。

乙:要我看,这就是典型的“三手”现象。

甲:没错,你说吧,我们应该怎样处理你。

班:处理?

副:要我看,停职检查。你要深刻地反省你自己犯下的严重罪行。在这期间,班长的职务暂时由副班长代理。在我代理班长期间,我要队全班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我要改革。首先,我要对床位进行一下调整,我要把我的床安排在暖气旁边一一我想那个位置都不止一年半年了。我还要……

班:说,继续说呀。

副:我就是想想。

班:哈巴狗咬月亮,你不知天高。

甲:老母猪喝井水,你不知地厚。

乙:洗脸盆里扎猛子,你知道深浅吗你?

班:我有缺点,你的缺点更多。

乙:多的令人发指。

甲:没错,你作为副班长,却不注意学习。

班:成天说到技术室跟人家学电脑,学了半年了,你都学会了些什么?

甲:空当接龙。

乙:连星际争霸都没学会。

班:上次咱队参加七一歌咏比赛,全队官兵士气那么高,而你呢?

甲:学唱了一个月,连口形都对不上。

乙:没办法,让你扮演伤病员,你连学瘸子走路都不会。

班:作为副班长,你是怎么样配合我进行管理的?

乙:每次小甲训练偷懒,他连声都不吱,不就是因为小甲平时总给他买果冻布丁吗?

甲:是呀,每次我训练偷懒,你都……咦,这怎么又咬到我头上来了?

班:(冲甲)你也好不到哪去。

甲:我早说过不能给他提意见。

乙:某某某,上次我们队抢修锅炉电机,班长带病坚持工作,而你呢?

副:竟然偷着给我买果冻去了。(捂嘴)

班长、乙:啊。

乙:你看看你们三个,.都是些什么人。(指甲)王政委说过,要谋事不谋人,而你呢?尽想着和领导拉关系,今天拉,明天拉,到处拉,早晚拉死你。你们三个太让我失望了。

副:你也好不到哪去。

班:上次队里组织业务考核,考核内容你才看了一半。

副:看了的那一半还有一半没看懂。

甲:看懂的那一半还有一半没记住。

班:记住的那一半吧,人家一道题都没考。得了个鸭蛋,你怎么向班长交待?

副:你怎么向队里交待?

甲:你怎么想你父母交待?

乙:我,我不是笨吗?我,我不干了。(捂头蹲下)(众人对视)

班:小乙呀,不要这个样子嘛,常言说的好哇:不怕百战失利,就怕灰心丧气。这次得鸭蛋,下次当状元。

副:常言说的好哇:牛得知道转弯,马要知道脸长。这次没开窍,下次呱呱叫。

甲:常言说的好哇,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这次没争气,下次就争气。

班:不提不知道,一提吓一跳。平时我们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存在着许多缺点。

副:不如这样吧,我们结个互助对子,互相帮助,互相提醒,共同进步。

班:好主意,这样,既能保证骨干作用的发挥,又能促进我们班的整体进步。小甲,我和你结对子怎么样?

甲:我愿意,班长。

副:小乙,以后咱们里俩要互相帮助哇。

乙:没问题,副班长。

班:这就叫,一帮一、结对子,共同进步求发展。

副:勤务队、抓骨干,各项工作不偷懒。

甲:正风气、严纪律,搞好保障为航天。

乙:辞旧岁、万象新,全队官兵大拜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