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小品 部队文艺题材 新兵下连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军营小品 部队文艺题材 新兵下连”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相声)

新兵下连

雷齐永

人物:甲:列兵(山东籍)乙:老兵

(乙先上台,向观众问好)

乙:尊敬的各位领导……

甲:(甲跑步上台,突然立正,神情紧张地敬礼)首长好!

军营小品 部队文艺题材 新兵下连

军营小品 部队文艺题材 新兵下连

乙:亲爱的战友们……

甲:班长好!

乙:你……

甲:(发现乙在盯着自己看,忙说)老兵好!

乙:你是干什么的?

甲:(很拘谨地)报告,是指导员让俺来说相声的。

乙:噢,是说相声的。

甲:(大声回答)是!

乙:那你接着说。

甲:(僵硬地说)俺先做一下自我介绍,俺叫XXX,是个刚下连队的新兵。

乙:怪不得这么拘束,原来还是位刚下连队的新同志。

甲:是。

乙:哎哎,别紧张,放松点。

甲:是。

乙:嗯,不错,连队的生活还适应吗?

甲:那当然,这适应也得适应,不适应也得失适应!

乙:打住打住,你这是什么逻辑?

甲:我是说,连队的班长、老兵对我们是关心照顾,体贴入微,怎么能不适应呢?

乙:噢!那你下到连队有什么感受没有?

甲:有啊!就是这世上的骗子太多了!

乙:骗子?!什么骗子?

甲:唉!你有所不知啊,当兵前,俺听一个退伍兵说…….

乙:说什么?

甲:“新兵下连,老兵过年;老兵退伍”……

乙:你这是“土特产”!

甲:俺老家的土特产是高梁饴,地瓜干,俺不是土特产!

乙:我说你的话是土特产!

甲:俺的话不是土特产,骗子的话才是土特产!土特…不是…这…唉,总之,俺是被他骗惨了!

甲:那他是怎么骗你的?

甲:他说:新兵连多干活就行,老兵连光干还不行。

乙:为什么?

甲:你还得看老兵的脸色,不然…哼…哼…

乙:怎么样?

甲:就得吃苦头!

乙:瞎说!

甲:唉呦,俺可被他骗惨了!

乙:这么说,你相信他了?!

甲:能不信吗。

乙:那事实呢?

甲:比他说的差远了!

乙:啊?!

甲:噢,不对不对,他说的差远了!

乙:就是嘛!

甲:但刚开始咱不知道呀!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乙: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思想挺复杂,都啥年代了,有啥子担心的嘛!

甲:老兵,老兵你先别慌,听俺慢慢往下讲。

乙:你讲,我听着呢!

甲:记得那是四月一日的早上。

乙:是下连队的日子。

甲:(小调)那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我们早早的来到连队就听见“欢迎欢迎”!

乙:嗬!歌词都整出来了。

甲:班长、老兵们来迎接我们了!

乙:这是老传统,老传统不能丢!

甲:在一片恐怖的锣鼓声中…

乙:你这是要进土匪窝了。

甲:俺们来到了老连队。心里呀,“扑通,扑通”直跳。

乙:有点紧张。

甲:俺走进了三楼一排房。

乙:既新鲜又莫生。

甲:刚打开被包,就听见班长宣布……

乙:宣布啥?

甲:啊,啊,“新战士统一睡下铺,老兵都睡上铺!”

乙:下铺方便嘛!

甲:班长这一宣布,其他同志都乐了,可俺的心就一下子……

乙:咋了?

甲:掉到床底下去了……

乙:嗬,掉床底下去了?为啥?

甲:你说说,这太阳它会打西边升起来吗?

乙:不会啊!

甲:地球会围着月亮转吗?

乙:不会啊!

甲:班长会把方便让给我们吗?

乙:不会啊!哎!去你的!你怎么乱扯啊!人家班长让你们新同志睡下铺方便,是照顾你们呐,可不能瞎猜!

甲:俺想,这晚上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了。

乙:为啥?

甲:下铺搞紧急集合安全又方便嘛!

乙:拉倒吧!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你这人呀……

甲:那几天,一到晚上就寝,我就处于半睡眠半清醒状态,而且是和衣而睡,准备随时应对班长的突然袭击。

乙:班长有没有拉紧急集合?

甲:一天晚上,班长突然起来了。

乙:班长要行动了?

甲:班长起来给我们掖被子了!

乙:就是嘛,班长多关心你们呀!

甲:第二天晚上,班长又突然起来了。

乙:这次要行动了?

甲:班长起来上厕所了!

乙:咳!

甲:两天都过去了,班长一直没行动。

乙:看看,你多心了吧。

甲:第三天,坏了…..

乙:怎么了?

甲:班长的两只牛眼放红光了。

乙:那是晚上没休息好!

甲:看着班长那两只血红的眼珠子,我的心里直哆嗦啊!

乙:哆嗦什么啊?

甲:我心里没底啊!

乙:你别把班长的好心当恶意!

甲:俺猜这“好戏”还在后面呢!

乙:什么好戏啊?

甲: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乙:你真是死脑筋!

甲:到了小值日打饭的时候,为了显示我们干大小工作积极主动,俺们几个新战士“哗”的一下全涌上去了。

乙:是嘛?新同志主动承担劳动任务是好事!

甲:可几个老兵却把我们拦住了。

乙:为什么?

甲:有个老兵说:“小值已经安排好了,一班八个人轮流干,我们老兵先来,新同志排最后。你们看我们怎么干,然后你们照着做!”

乙:看看,老同志发挥表率作用了!

甲:俺听了又搞不懂了。

乙:有啥不懂的啊?

甲;(小调)“从前有一个传说,传说中……”

乙:停停停,传说什么?你就说出来吧!

甲::传说中小值日全部都是新兵干!

乙:真是这样吗?

甲:我也在纳闷,不过,接下来的小值日都是老兵干的。

乙:这很正常的。老同志作标榜嘛!

甲:这似乎不符合大自然的发展规律。

乙:你说的这像话吗?!

甲:这也是那个退伍兵告诉俺的。

乙:我看他是个“二八六”!

甲:“二八六”啥意思啊?

乙:落伍了呗!“土政策”早就废除了,现在我们讲的是科学带兵,文明带兵,你知道吗?

甲:啥文明呀,科学的,我倒要看看他们的狐狸尾巴能藏多久!

乙:瞧你说的!多难听啊!

甲:没两天,连队进行了正常的训练。

乙:对,训练要抓紧啊!

甲:训练的内容是警棍盾牌术(做格斗的样子)。

乙:嘿!这笨重的家伙可是要两下子真功夫啊!

甲:看看那老兵的动作……

乙:怎么样?

甲:打的可真是虎虎生威呀!

乙:那是练出来的!

甲:再看看我们新同志的动作——你别看了。

乙:怎么了?

甲:打的找不到北了!

乙:哈哈,知道不行就练吧!

甲:训练场上俺是认真刻苦的训啊,练啊!皮都磨掉了好几层。

乙:不错,精神可嘉!

甲:但是……

乙:但是什么啊?

甲:我苦练巧练就是练不会啊!

乙:那怎么办啊?

甲:有一种的不详的兆头降临到俺的头上。

乙:什么兆头?

甲:你看那老兵为了教我动作,急的是满头大汗啊!

乙:遇上你这笨家伙是够累的。

甲:我想,坏了,这几个老家伙的耐心有限。

乙:不会吧?

甲:我要惨遭不幸了!

乙:太夸张了吧?

甲:我要壮烈“牺牲”了!

乙:不至于吧?!

甲:下课的哨声一响,那几个老兵就围上来了,那架势……

乙:怎么样?

甲:犹如饿了五天的一群狼,见到了一只小山羊。

乙:是嘛?!

甲;(小调)“他们是来自北方的狼,我是一只来自山东的羊……”

乙:估计饶不了你。

甲:突然。(一惊的样子)

乙:吓我一跳。

甲:一个老兵喊道……

乙;喊什么?

甲:把警棍给我拿过来!

乙:哎哟,警棍都用上啦!

甲:俺估计老兵要发火了,准备动手了。

乙:有人要犯粗了?

甲:俺使劲的闭上眼:真主啊,上帝啊,观音菩萨佛祖啊!一定要让他们打轻点儿啊!

乙:乖乖,各路神仙都拜上了。

甲:山神啊,土地啊,雷公电母财神啊!千万别让他们打我的脸蛋啊!

乙:哟,还挺讲究的啊!

甲:我诚心诚意的求了一会儿,哎,果然没啥动静啦。

乙:神仙显灵了?

甲:我分析错了!

乙:嗨!我说嘛!

甲:老兵说:“你咋这么不虚心呢?我给你做示范动作,你还闭上眼不看。”

乙:那是吓的。

甲:俺慢慢睁开眼,只见一个老兵在一招一式的做分解动作呢!人家累的又是满头大汗!

乙:看看,这传帮带体现的多好啊!

甲:俺就纳闷了,你说这老兵是先礼后兵呢,还是在伪装呢?要说伪装,这伪装的也够像的!

乙:什么像不像,根本就不是!

甲:是不是,咱还得在继续考验他们。

乙:得!成了你们考验老兵了。

甲:这一转眼,俺已经满月了。

乙:什么?

甲:俺是说俺下连队已经满一个月了。

乙: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啊!

甲:有一天我们集体外出跑五公里。

乙:这回我看你又有啥插曲了!

甲:跑的过程中,我是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真是两腿生风,勇往直前,那速度------

乙:怎么样?

甲:我估计快赶上奥运冠军刘翔了。

乙:吹牛的技术比人家强吧!

甲:什么吹牛啊!跑着跑着,突然……

乙:脚扭了?

甲:不对。

乙:肚子疼?

甲:错了。

乙:到底是怎么了?

甲:倒了。

乙:倒了?

甲:俺被一块石头绊倒了。

乙:不得了啊。

甲:借着巨大的惯性,俺滚出了好远,身上那个疼啊!

乙:赶紧喊战友扶你啊!

甲:这时跑在我前面两百多米的班长,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一手抱着我的腰,一手抱着我的双腿。(做抱人的样子)“嗖…嗖…嗖…”不要命的往前跑了一公里,最后……

乙:把你送到了医院?

甲:对了一半。

乙:还有一半呢?

甲:班长在医院……

乙:守着你?

甲:晕倒了!(沉重的)

乙:班长怎么晕倒了?

甲:你跑趟五公里回来,再把我抱到医院去,你能不晕?

乙:算了吧,你比猪还沉!

甲:(抒情的)啊!多么优秀的班长啊!

乙:确实感人!

甲:从此,俺对连队的老兵、班长有了新的认识。

乙:你有什么认识啊?

甲:现在是新兵下连——

乙:什么?

甲:老兵考研啊!

乙:考什么研啊?

甲:考研究生啊!

乙:此话怎讲?

甲:你想想,新兵下连之后,对老兵是多大的考验啊!

乙:老兵是够辛苦的。

甲:,老兵得学习、得提高,这样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老兵。

乙:对!

甲:一年下来不亚于读了一年研究生!

乙:是嘛!甲:哎,老兵,您今年是第几年啦?

乙:我?

甲:啊。

乙:第八年。

甲:八年,(掐算手指后,突然一惊)呀!老兵,您今年都该读博士侯了吧?!

乙:去你的!——剧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