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小品 家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军营小品 ”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时间:某年除夕日

地点:某部通信连

人物:杜仁海(通信连连长,以下简称“杜”)

老者(杜仁海的父亲,以下简称“父”)

吴鹏(通信班班长,以下简称“吴”)

道具:电话(2部)、桌子(1张)、椅子(2把)、书籍(若干本)、

热水瓶(1个)、脸盆(1个)、床(1张)纸杯(若干只)、

公用电话亭模型(1个)

舞台设计:在舞台左上角摆放成连长办公室的场景;在舞台右侧中偏后

摆放成一个公用电话亭的场景。

启幕:[画外音:一阵宰猪时,猪的啼叫声过后,连长边把衣袖放下

来,边说着走进办公事,幕启

杜:哈哈哈,终于把这头“家伙”给搞定了,瞧把我们给累的---不

过,今天是过年嘛,能给战士们增添一下喜气的氛围,累也值

呀!

[正在洗脸,吴上

吴:报告。

杜:进来!

吴:(走进杜的办公室)连长,年猪宰好了?

杜:宰好了!啊?吴班长,刚才,你小子跑哪去了?哦,出力的时候,就

给我躲呗,哦。

吴:连长,您这话说的我可冤了----刚才,我到总机房里看看班里的弟

兄们去了-----您不是跟我们说了吗:过年了,思想可不能放松,所

以,我去督促值班的战士,让他们认真工作了。

杜:这样呀?看来,我真的是冤枉你了。恩,小吴同志做的不错,值得表

扬!

吴:嘿嘿,连长,话可不能这么说了,这可是我的职责所在呀。

杜:哟哟哟,今天是刮什么风了,我们的吴班长同志怎么变得这么谦虚

呀?恩,不对,一定有什么“歪歪”主意,来,坐下来说吧。

吴:(摸了摸后脑勺,然后坐下)嘿嘿嘿,连长就是连长,什么事都瞒不

住您。

杜:去去去,少给我戴高帽,说吧,什么事?

吴:连长,嘿嘿,其实也没什么事

杜:(偷偷地看了看吴)真的没事?那好,没事我们到炊事班帮忙去。

吴:别别别,连长,其、其、其实就是一点点小事了。

杜:哦,小事?那说明还是有事嘛,再不说,我可帮忙去咯。

吴:连长,是这样的,今天不是过年吗,我、我、我想回家一趟。

杜:哦,小吴呀,想家了吧,这很正常的呀,看你吞吞吐吐的。可是,连

队的休假名额已经满了,不能再批了呀。

吴:连长,这个我知道。

杜:知道就好!这样吧,等过完年后,有名额了,你再回去看看,好吗?

吴:连长,我、我家离部队近,现在回去,还赶得上和家人团聚,您就

让我回去一下嘛,我保证,明天一定赶回来。

杜:什么,你要我私放你回去?不行、不行。要是每个同志都象你这样,

那谁来站岗放哨?谁来保家卫国?

吴:连长,您就看在老乡的份上,通融通融一下吧。

杜:吴鹏同志,别说了!你这是叫我犯错误!老乡怎么了,原则问题,老

乡也不行!

[连长的父亲上场:他手里提着刚置办的年货,走到公用电话亭,然

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条,对着纸条,开始拨电话号码

吴:(窃窃地)装什么假正经,我就不信这事换着你,你还会这样。

杜:(听到了吴的私语,生气地)小吴,你、你、你.....

[电话铃声响起,看了看电话,再看了看吴

你小子等着,等下我再跟你“算账”

[接电话,先是大声地

喂,您好!我是杜仁海呀,您是?哦,爸,是您呀?!

父:(咳嗽了一声,然后,生气地)你这个臭小子还记得有我这个爸呀?

杜:(笑着)爸,瞧您说的!我怎么能把您和妈给忘了呢。哦,对了,

爸,过年好、过年好!我这里给您拜个早年了!

父:你少来这一套----当兵这么多年了,想我们怎么不回来一趟呢?!

杜:爸,我这不是忙嘛。

父:忙忙忙,就你忙!可再忙,也不能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给误了吧?瞧

你,今年都30多岁了,还连个对象都没有,老实跟你说吧,这次,你

姐给你介绍了个对象呢。

杜:什么?对象?

父:是呀,对象。

杜:(憨笑着)嘿嘿,老姐也真是的。

父:笑什么,跟你说真的,人家姑娘----哦,就是咱们村的燕子,你还记

得不?

杜:燕子?哦,就小时候经常到咱们家玩的那个扎两小辫的燕子?(一副

惊喜的样子)

父:对呀,就是她!人家燕子现在可能耐了,不仅人长的漂亮,而且通过

自己的勤劳,已经富裕起来了,现在,正带领乡亲们一起致富呢。

杜:哦,这样呀!不错、不错!

父:燕子也已经答应你姐了,愿意和你处对象,原因就是图你是当兵的,

人老实、又肯吃苦呢。

杜:爸,这太好了。

父:是好呀,人家说了,叫你春节回来一趟,和你见见面呢。

杜:什么?春节回去?!

(吴在一旁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开始乐了起来,并窃窃地说:哈哈,

我倒是要看看连长你怎么着。)

父:是呀,燕子可是个大忙人呢,过完年,她的业务可忙呢,所以,她想

在正月里和你处处呀。

杜:哎呀,爸,我春节回不去呀。

父:什么?回不来?

杜:恩,回不去呀--爸,你看,指导员的爱人生孩子,他回去照看了,

现在,连队就我一个主官,这大过年的,我确实离不开呀。这样吧,

要不,你叫姐和燕子说一声,等我忙完春节,就回去和她见面,好

吗?

父:什么?你小子存心要气我们不成?人家女孩子这么主动地要和你处对

象,你怎么能这样对人家呢?傻小子呀,要知道,“过了这个村可就

没了这个店”呀!

杜:爸,这个我知道。

父:知道你还不回来?!

杜:爸,我、我、我真的不能走呀!连队一百多号弟兄,为了保家卫国,

在这个时候,都不能和家人团聚,您说,我作为连长,能一走了之

吗?

父:你怎么和我抬起杠来了呢--你不为你自己着想,总得为我和你妈想

想吧,我们都是快入土的人了,你总不该让我们在入土前还抱不上孙

子吧。

杜:爸,我、我、我......

父:我我我什么,你不回来是吧,好,我找你们团长评评理去。

(生气地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又开始找电话号码,拨号)

杜:爸、爸、爸!(无奈地挂上电话,开始在房里来回地踱着步,想着应

对的办法)

吴:(见连长焦急地样子,想想自己刚才的想法,惭愧地)连长,我.....

杜:哦,小吴呀,你那事等会儿再说、等会儿再说。

(走到电话前,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喂,总机吗?我是连长呀

--好好好,过年好!--是这样的,等下有个找团长的外线电话,

你把它接到我这里来--哎呀,我一时说不清楚,叫你接过来就接

过来吧--事后再跟你解释了。(挂上电话,依然踱着步)

吴:(依然惭愧地)连长,我.....

杜:小吴,我说了等会儿再说嘛,你怎么这样不听话呢!

(电话铃声响起,连长快步走到电话前,但没有立刻接,调整了一下

心态后,快速提起话筒)喂,找谁呀?

父:我找你们团长呀

杜:啊,我就是呀

父:(疑惑地)你是?

杜:(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忙用手掐着鼻子)哦,我是说,我是团长通信

员呀,你找我们团长是吧,我这就去替你叫。

父:哦,麻烦你了,谢谢!

杜:不客气!(用手捂住话筒,看了看吴)

小吴,你过来!

吴:连长,什么事?

杜:现在,我交给你一个神圣的任务!

吴:任务?什么任务呀?

杜:(把话筒递给吴)给--你现在假装团长,说服我父亲,让他不要叫

我回去!

吴:(接过话筒)连长,这个、这个我不会呀!

杜:什么不会!这是命令!

吴:(提起话筒,预言又止)哎呀,连长,我、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

说呀!

杜:你就说我忙,抽不出身来回去。

吴:哦。喂--哪位呀?!

父:我是通信连连长杜仁海的父亲呀,请问,您是团长吗?

吴:哦,杜伯伯呀,找、找我有事吗?

父:还不是为了我家仁海的事

吴:哦,您是说我们连长呀

(杜听到吴这样说,忙瞪了瞪吴,然后在旁边小声地说:小吴,

你?--学得象一点,好不好!!)

父:什么?你们连长?

吴:哦,不不不,杜伯伯,您是说,我们杜连长呀。

父:恩,团长,有件事,我想和您商量一下,不知可以不?

吴:什么事?杜伯伯,您说来听听。

父:是这样的,团长,这不是过年嘛,您看,能不能让他回来一趟呀?

吴:(捂住话筒对杜)连长,伯父叫你回去呢。

杜:就说我没空。

吴:哦,杜伯伯,我们连长没有空呀

杜:小吴,你怎么又?

父:你们连长?

吴:哦,杜伯伯,我是说我们杜连长没有空呀!您看,现在,通信连就他

一个主官在位,抽不出身来呀。

父:(黯然地)这样呀

吴:(捂住话筒对杜)连长,这样可以吗?下面,我该怎么说

杜:恩,不错!下面嘛,表扬表扬一下我了。

吴:(渐渐地进入了团长的角色)杜伯伯,我们杜连长可是好样的!他不

仅个人的军事技术过了硬,而且,在他的带领下,通信连已经连续多

年获得过“先进连队”的称号,他自己也多次荣立过个人“三等功”

呀!

父:这还得感谢部队的培养呀!

吴:更要感谢您呀,感谢您们生了个好儿子!感谢您们为部队输送了一个

好苗子呀!

父:团长,快别这么说。

吴:杜伯伯,您看这样行不?等过完春节,我一定命令他回去看望您们老

人家!现在嘛,就请您能够

理解了--哦,杜伯伯,是不是我们杜连

长惹您老人家生气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您放心,我等下就去好好地

批评批评他一顿!

父:团长,别别别,其实,也没有什么事了,我们就是因为太想他了,这

不,他妈妈因为想他,心脏病又发作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吴:什么?伯母生病了?!

(捂住话筒对杜)连长,伯父说,伯母生病了!

杜:哎呀,没什么大不.....

(忽然意识到什么,忙走到吴跟前)什么?你说什么?不不不,我爸

说什么?

吴:连长,老伯说,伯母生病了,现在还躺在医院呢。

杜:什么?(抢过话筒,急切地)爸,你说什么,妈生病了?

父:团长,你?

杜:哎呀,爸,我是仁海呀!

父:仁海,你?

杜:爸,妈究竟怎么了?!

父:还不是太想你了,心脏病又发作了。

杜:那您怎么不早告诉我!

父:告诉你,告诉你,告诉你有什么用!每次,家里有什么事,不都告诉

你了吗?可你哪次回来过?

杜:爸,我、我、我....

父:我我我什么!我倒是要问问你,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家?还有没有我

和你妈呀?!你看看人家家里的孩子,谁不是......

杜:(忽然大声地)爸,您听我说---我需要您们的理解和支持!---哦,

对不起,爸,我不该这么大声,爸,您听我说,好吗?!

[背景音乐起:选择“轻柔的、抒情的”乐曲

父:哦,你说吧。

杜:爸,您知道吗,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您们呀!现在,我真恨不得立刻

飞回去,陪在您和妈的身边,好好地尽一个儿子的孝道呀!可是,我

是个军人,我的身份不允许我这样做呀!

父:仁海.....

杜:爸,您还记得吗,我当兵的那天,您送我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要我

在部队好好干,干出点成绩来,好为家争光,我可是一直记得您的教

导呀,所以,才会有今天的成绩呢,可是,现在,您怎么能这样

呢?!

父:仁海,我....

杜:爸,我需要您们的理解和支持!我答应您,过完年后,我一定回去看

望您和妈,好好地陪在您们身边,好吗?

[音乐止

父:仁海,你就放心地工作吧,你妈那是老毛病了,现在,病情已经稳定

下来了。

杜:爸,妈就拜托给您了!

父:恩,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照顾你妈的。

杜:谢谢爸了!爸--

父:仁海--

杜:过-年-好!(说完后,把话筒用身体捂住,开始有些抽泣)

父:过-年-好!

[父慢慢地挂了电话,提着年货,向后台走去,退场。

[听到父挂了电话后,慢慢抬起话筒,看了看,然后,呆滞地把话筒慢

慢地放在桌上,人也向下瘫坐下来,吴见状,慌忙跑过来,把椅子放

在杜的身后....

杜:(似乎想到了什么,哽咽地)妈,请恕孩儿不孝!

[杜开始低着头哽咽着....吴看着连长,想想自己刚才对连长的举

动,万分惭愧之后,突然,吴扑到连长的怀抱.....

吴:(也哽咽地)连长,我、我、我再也不想家了!

[杜这时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在,于是,忙仰着头--不让

吴看到--擦去眼泪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看着吴。

杜:傻小子,家怎么能不想呢?!

[看着吴流泪了,忙笑着

啊,大过年的,怎么哭了?(用手试去吴的眼泪)

[扶起吴向舞台中央正前方走去

来,咱们都有家,就让我们把她深深地藏在这里(用手按着心)吧。

吴:(看着连长按着的心,点着头)恩!

[定格。

[《说句心里话》的歌曲渐渐地响起,随着音乐的响起,杜和吴慢慢

地把头转向舞台的前方,眼睛看着远方......定格。幕落。

--全剧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