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小品 站直喽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军营小品 站直喽”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独幕小话剧:站直喽

作者:王洪飞

时间:1992年某月某日

地点:北京某剧场后台化妆更衣室

人物:(以出场顺序排列)

劳运长(读chang)——战士业余合唱团老团员,班长,山东口音;

军营小品 站直喽

军营小品 站直喽

贾枚立——战士业余合唱团新团员,列兵,江苏口音;

指挥——战士业余合唱团指挥,上尉,普通话;

辛勇亮——战士业余合唱团老团员,老兵,普通话。

[大幕暂未拉开,幕后一片吵杂声,指挥的调度声从幕后传出]

指挥:(画外音)哎,同志们,咱们是第一个开场节目,现在我们走一下台。站一下队形,让灯光老师调一下光。音响老师——,能试一下麦克吗?可以?领唱的战士,试一下你的手持麦克!

领唱战士:(画外音)替斯,替斯,替......

指挥:行啦行啦,踢一下你自己吧,这么大动静想把观众耳膜震破了是不是?!好了!所有合唱队员注意,现在下去换衣服化妆,一会再彩排一次!拉大幕——!(大幕拉开)

[大幕徐徐拉开。台上放一桌子,若干把椅子。左侧有一排排挂好的演出服装,台角视线内看得见几台合唱架的角]

劳运长:(边脱外衣边上)今天首长要出席,战友们都想抢第一,可恨我肚子不争气,只盼上场别拉稀。(吃药)哎,新兵今天也上场,我检查他们有啥情绪。

贾枚立:(欢欢喜喜上场)小贾我心中真得意,头回上场去演戏。唱得好坏没关系,抢个镜头寄家去。(边化妆边唱)“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我们合唱团挺忙的,今天就要上台......”(梳头,画口红)

劳运长:(看不惯地)贾枚立——

贾枚立:(没听见,更自我陶醉地看着镜子)我照了张照片给妈妈,别忘了把它送给小花......

劳运长:(慢慢敲桌子,越敲越大)......

贾枚立:我俩恋爱有三年啦——(发现班长,一惊)(害怕地唱)班长,你要干啥——?

劳运长:你唱得这是什么呀?!

贾枚立:《一封家书》,李春波唱的。我自己改的词儿。

劳运长:你自己改的词儿?你是公的,还是母的呀?

贾枚立:公的母的?咳,班长,我是男的。

劳运长:男的?这么说你是个人啦?

贾枚立:当然啦!还是名军营男子汉!

劳运长:我说你是个母的!

贾枚立:为啥?

劳运长:你听听你哼的叫啥:“咯咯嗒嗒呀,咯咯嗒嗒啊咯咯嗒嗒....”——整个一个鸡妈妈十年不生蛋——

贾枚立:怎么讲?

劳运长:母—鸡—难—产呗!

贾枚立:(忍不住笑)嘻嘻......

劳运长:(突感肚子疼,蹲下)

贾枚立:(突然收敛笑容)班长,你怎么啦?

劳运长:这肚子有点难产的感觉。

贾枚立:班长,是不是有点腹泻?(上前扶)

劳运长:(推开贾的手)贾枚立!

贾枚立:到!

劳运长:站好站好!你看看你,快上场了还没个男人样,战士不象战士,是娘们不象娘们。你看你这腿,O型的,弯得可以练瞄准了。再看看你这背(拍贾后背),驼出个黄土高坡!最重要的是你这张脸,画过后就成了美国歌星——卖抠儿,解渴孙!(迈克.杰克逊)啧啧啧啧,这头发就象是魔鬼在上面撕了几下一样!

贾枚立:报告班长,那叫摩丝......

劳运长:呵!还摸死呢,就你这头发还有人摸?

贾枚立:这都哪儿跟哪儿呀!

劳运长:(看贾眼睛)哟菏哟菏!还画双眼皮了!哎,甭说,还真象——(笑脸盈盈)

贾枚立:李小龙!

劳运长:(突然板脸)老妖精!

贾枚立:(不情愿地擦去脸上的化妆)班长,可指挥说我——

劳运长:嗓子好是不是?让你首批跟老队员同台演出,是不是?我说伙计,你又要翘啦!

贾枚立:翘?

劳运长:看过《天鹅湖》么?

贾枚立:看过。

劳运长:小天鹅翘得最高的是什么?

贾枚立:裙子。

劳运长:美不美?美!可还是不满足,还想往上翘,再露点腿,自以为更美。再往上再往上,再美再美——,坏喽!就美不胜收了,就露出了什么?

贾枚立:(有气无力地)屁—股—

劳运长:这就是你!一只美过了头的小天鹅!(突然看见贾在揉眼)怎么害羞啦?知道流泪就好!

贾枚立:班长,我没哭。

劳运长:那怎么啦?

贾枚立:我,我,我把口红抹到眼睛里啦!(面对观众时可看出花脸的样子)

劳运长:咳!你,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哇!马上就要演出了!你浑身上下都没有个战士的形象,还能唱出军人的士气?!

[指挥画外音:衣服换好了没有?赶快集合上场!正式彩排。][贾、劳忙乱]

劳运长:行咧行咧行咧!就你这样子还能上台给首长汇报?别丢人咧,我跟指挥说一声,你下次再见吧!

贾枚立:(一惊,衣服掉在地上)班长,你说啥?

劳运长:啥?从现在起,你就在这儿看衣服,擦皮鞋,别到处乱窜!

贾枚立:我又不是老鼠。

劳运长:(又是一阵肚子疼痛,坚持了一下)少发牢骚,记住,在这里好好擦皮鞋!

贾枚立:(哭腔)是!

[劳运长艰难地走下,后台响起了彩排的歌声]

贾枚立:(心烦地坐立不安)冤枉啊冤枉!(气的把脱下的衣服甩向桌子)(对观众)爱美之心,无可非议,何故说我没有士气?哎,你们说战士该是啥形象?啊?象班长那样?得了吧,看他的脸庞山丘不断,原子氢弹爆炸其间。张嘴就是山东大葱味儿,唱起歌来直瞪眼。站得溜直有啥用?“傻冒”才是这样干。(擦皮鞋)

[辛永亮拄着双拐上]

辛永亮:(看到贾在换服装)哎,小同志,战士业余合唱团在这儿演出吗?

贾枚立:(转头打量辛)班长,你找谁?

辛永亮:哦,不找谁,来看看。(摸架子上的演出服)

贾枚立:哎,班长,看节目请到观众席,这是闲人免进的区域。(边说边擦皮鞋)

辛永亮:小兵,你是新来合唱团的吧?

贾枚立:新来擦皮鞋的。

辛永亮:可别这么说。擦皮鞋也是为了树立咱合唱团战士的形象嘛!咱武警战士一尘不染的作风不仅要体现在脸上,还要处处过硬才行。(顺手拿过皮鞋亲自擦起来)

贾枚立:你得了吧,我们合唱团可不同,上台一站,差不多就行了,观众听的是声音,看得是脸蛋,谁还趴到你脚上看皮鞋呀?就拿你说吧,把这家伙(指着辛的双拐)一藏,照上不误,站不稳晃两下都无所谓。

辛永亮:那可不行,上舞台就是上战场。晃一下就会有损军人的形象,因为你代表的是全国武警的门面呀!

贾枚立:行行行,我和你说不到一块。哎,老班长,你是因公受伤的吧?不是?不是也没关系。要是连队不要你了,就到我这儿来。

辛永亮:来干啥?唱歌?

贾枚立:你哪会呀!那是艺术,是科学!我看你呀挺会擦皮鞋的,就让我们指挥聘你为战士业余合唱团的“名誉擦鞋

工程师”,简称“名师”,怎么样?

辛永亮:太好了!

贾枚立:啊!?你当真?

辛永亮:是啊,以后我不能走路了就来为你们服务!

[幕后一片吵杂声传来,众人抬着晕倒的劳运长上]

贾枚立:班长班长,你咋啦?醒醒,醒醒呀!

指挥:拉了几天肚子了,还硬上,结果——

贾枚立:我去找卫生员!(欲跑)

指挥:先别去了,一会会好的。演出马上就开始了,来不及了,你得上场补位。

贾枚立:(兴奋地)我?!(转而又灰心地)可我形象不好(指花脸)

指挥:你,你怎么搞的呀?快去洗!(贾枚立跑下)

[场外喊:指挥,首长都到位了,导演让马上开始!][指挥看着贾枚立下场的方向,又看看晕倒的劳运长,急得原地打转]

辛永亮:(从照顾劳运长的位置上转身)指挥,让我上吧!

指挥:(突然才发现辛)辛永亮!你怎么来了?

辛永亮:在医院待不住,来听听你们的歌。

指挥:病好点了吧?

辛永亮:部队和战友们这么关心我,还能治不好?哎,别问了,救场如救火,指挥让我上吧!(打算脱衣服,但发现拐杖碍事,把拐交给指挥)

指挥:(接拐杖)也只有这样了,不行你还是拄着拐上,看不见的。

辛永亮:不,我能行。

指挥:走,上!

辛永亮:是!

[两人急上。掌声,报幕,歌声][劳运长醒来,看四周无人]

劳运长:(自言自语)我这是在哪儿啊?后台?唉——,劳运长呀劳运长,你怎么老晕场呀?贾枚立!贾枚立——

贾枚立:(边擦脸边跑上)班长,你好点了?

劳运长:我还没叫摩丝给摸死呢!

贾枚立:班长,肚子还疼不?

劳运长:少废话,谁替我上场了?

贾枚立:(忽然想起)是呀,谁替我上场了?

劳运长:是替我!

贾枚立:是替我!

劳运长:替我!

贾枚立:替我!哦,对了班长,你晕过去了,不知道。刚才指挥让我替你的位置了。

劳运长:那你怎么还在这儿?

贾枚立:是呀,我怎么还在这儿?

劳运长:问谁呢?!快看看,谁顶上去了?

贾枚立:(跑到台边张望)班长,是那个瘸子!

劳运长:谁?瘸子?!

贾枚立:(发现桌边放着拐杖)是他,你看,这是他的拐杖。啊?!他不是瘸子呀?(发现辛永亮的衣服)班长,这是他的衣服(从服装里掉出一张纸条)

劳运长:(急忙拣起纸条,打开看,又突然捂住)辛永亮!他怎么来了?(对贾枚立说)不能让他上呀!(把纸条一把塞给贾枚立,跑向台口)

贾枚立:(打开纸条,读)医疗诊断书:“辛永亮,男,23岁,白血病中期,常昏倒。需长期卧床疗养。”(跑到台边上)班长,他是干什么的?

劳运长:咱们合唱团的业务尖子,原来是高声部声部长。一年前,他得了这个病,可为了演出硬是挺了半年多。一天他晕倒在排练场,医生说,他不能再唱了,因为他的体力顶多能站10分钟,长了就会有危险!(急)不行!不能让他坚持,我得上!(欲上)

贾枚立:班长,演出已经开始了,上不去了!

劳运长:(急得搓手踱步,然后一下子坐在椅子上)唉!都怪我呀!

[静场,后台传来歌声]

贾枚立:(在台边观看)班长,唱第二首歌曲了,已经8分多钟了!那个瘸子——

劳运长:什么瘸子?!是辛班长,辛永亮!

贾枚立:对!是辛班长,怕是坚持不住了,你看他头上的汗!

劳运长:(站起)辛永亮,你要挺住呀,体力支不住,就拉住两边的战友吧,他们会帮助你的。

贾枚立:班长,演出进行了11分钟了,辛班长刚才闭了一下眼,汗水更多了,可他一下都没动!

劳运长:那是他头疼呀。(跺脚)我我我!

贾枚立:班长,我现在明白了,他今天不是来看演出的,他是来告别战友们的,他知道以后可能再也没机会了。

劳运长:辛永亮呀辛永亮,你呀!

贾枚立:班长,演出这么久了,11分30秒,31秒,32秒......

劳运长:不行!不能再让他坚持了,我去把他替下来——

贾枚立:班长,场上会乱的!班长,我有办法。看我的!(跑去拿椅子,脱衣服)

劳运长:你这是干什么?

贾枚立:到后面扛住他,让他靠在我身上唱!

劳运长:那,让我去!(夺下椅子)

贾枚立:不,班长,你就让我首次登台吧,虽然电视镜头和首长都看不到我,可我心里舒服。班长,帮我看看军姿!(立正)腿——

劳运长:并拢!

贾枚立:腰——

劳运长:笔直!上吧!

贾枚立:是!(跑下)(合唱尾声起)

劳运长:(走到台口,对台下压着声音喊):贾枚立——,站直喽——!

[合唱声渐强,高潮唱段]

[闭幕]

1992年10月写于武警北京总队战士业余合唱团驻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