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小品 老兵退伍晚会《抉择》小品剧本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军营小品 老兵退伍晚会《抉择》小品剧本”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人物:万德彪(吴道梁)指导员(栗副厂长)彭现振(梁志伟)

万德彪:喂猪的饭菜,吃的直反胃;硬板床睡的浑身累;整不完的内务叠不完的被,有事没事开个破——破会。刚点完工具,又要擦飞机被,想我在家的时候,那也是保安大队的小组长,怎么说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洗脸都是别人代理,现在要给他搓背,唉——,这部队生活就俩字儿——受罪

军营小品 老兵退伍晚会《抉择》小品剧本

军营小品 老兵退伍晚会《抉择》小品剧本

想起我家的老爷子老太太,还真没啥正事,我堂堂七尺男儿,非大老远把我送到这连鸟都不拉屎的地方来,干嘛呀!我招谁惹谁了!

话外音:万德彪,开会了

万:看,又来了,对了,叫我彪哥

话外音:铃…………

指导员:彭现振,电话

话外音:小振啊,你妈病了,这回病的不轻啊,恐怕不行了,你看能不能跟领导说说,回来一趟,她老是念叨你!

彭:……………………

话外音:小振,你在听吗?

彭:啊……啊,在……在,我知道了

指:小彭正好你在这,跟你说个事,下一步我们将有大量的飞机进定检,任务很重,这关系到我们改装的成功与否,你是机械分队业务骨干,要有心理准备,有硬仗要打了!

彭:啊……啊

指:怎么?有困难?

彭:啊……指导员,我……我

指:咋了?

彭:指导员,我,我有……有困难……

指:有什么困难?

彭:啊,我说我有困难一定会和厂里说的

指:啊,那就好,你马上带你徒弟进场,工作分队长会和你交代的。

彭:好,我马上进场

指:这小子,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

彭:德彪,快点

万:啊,师傅,等——等一会,我——劫个色

彭:啊!!!

万:啊,不是,我解个手

我这师傅他老坏了,不是让我干这个,就是让我学那个,还说是为我好,当我傻啊?我那智商,我跟你说,那比一般人得大那么一块!

彭:哎,我说你跟这儿嘟囔什么呢?快点!

万:哎……哎,不是师傅就你觉得这事儿它有……有意思么?喊——喊啥啊?这孔子说了;有理不在声高!

彭:快点

万:别拉拉扯扯的,咱可都是文明人,你就说就是的了。

彭:快点把工具拿,干净干活

万:干活,干活,你就知道干活,就……就你那样你能整明白不,没黑没白的,整……整个一低能儿,我这么一聪明小伙子,跟着你真是白瞎我这人儿了。

彭:说什么呢?递我尖嘴钳

万:没,没说什么,给你

彭:哎,我叫你背的规程背下来没?

万:啊!没……背……背

彭:什么?

万:没背下来呢

彭:啊,你不是说你聪明吗?怎么这点东西都背不下来?

万:我跟您说,我这智商,它不是用来背这些没用的东西的,它是用来思考大问题的,不信,你瞧我这脑袋,我这脖子,这么大,这么粗,一……一般人他比不了

彭:德彪,把斜口钳递给我,哎,我说你怎么闲着呢?快过来干活!

万:干活,干活,我给你找点麻烦

……………………

万:哎呦,师傅,掉…掉工具了!

彭:什么?

万:扳……扳手,开……开口的

彭:哎,德彪,咱师徒俩年底都面临走留,该好好谈谈了!

万:对,我也觉得该好好谈—谈一谈了,我们应该赤**——相见,对吧!

彭:是赤诚相见

万:一个意思,一个意思,我是个坦胸**的人!

彭:是襟怀坦白

万:哎,不都是解开衣服露出肚子吗!一样的,我跟您说,我这脑袋是用来思考大问题的,人生,对,人生,你懂么?这个孔子云;论成败,人生豪迈,大—大不了从头再来;我年底就回去接我老爸的大公司了,你干嘛老拿那些小事整我啊?

彭:德彪,你真的不愿意在部队干?

万:那……那时必须的当年我妈就是把我给骗过来了,现在我才琢磨来,她老人家就算没干过地下党,也是在上海的那个什么政院培训过,说什么空军好,我当时想也是,就算不是开飞机,也能蹲在小炮楼里,戴个黑眼睛,拿着麦克风,现在放下起落架,收油门杆,好的,没想到弄得现在满手油,一身漆,满机场,打游击。

彭。德彪啊,其实很多战士来部队之前的想法和你差不多,可你仔细想过你说的人生含义没有,人生,就是人一生的经历,以及他所做的一切所产生的影响,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经历负起一份责任,无论你干什么,首先要做的就是做人,其次才是做事,对于自己所从事的职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就是做人,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的孜孜不倦的追求和开创就是做事,军人,这两个字不仅仅是一个称呼,它是一种荣耀,一种使命与责任,这是你穿上军装的那一天起就必须担负起的责任,人说,儿行千里母担忧,难道父母把我们送到这里来仅仅是为了让我们吃苦受累吗?你要好好想想啊,德彪

万:师……师傅,我这智商咋好像觉得有点不够用了呢?我怎么觉得你水的很对呢?哎呀!哎呀!可是师傅,你一点都不想家吗?如果家里非常需要你回去,你还能把部队放在第一位么?

彭:以前或许不敢说,可现在我敢说,我能。我也想家,可是自从来到部队后,我才发现我所肩负的责任,那一家的父母不盼望着与儿女共享天伦之乐,那一家不盼望着幸福安宁的生活,我们所做的不正是保卫着这份和平与安宁嘛!一家是小,千家万家才是大呀!

万:师傅,你怎么了?

指:小彭

彭:指导员

指:我都知道了,父母不容易呀!!回去看看吧!

彭:不用了,我已经决定了,家里需要我,可部队更需要我,哪怕母亲无法在弥留之际看我最后一眼,我相信她一定能理解我的!

妈妈,孩儿在千里之外给您敬礼了!!等到方便的时候在让孩儿补上这份孝心吧!!

指:小彭

万:师傅

……………………

(音乐起)

彭:德彪,年底还走吗?

万:不走了

彭:如果要和你吹了咋办?

万:恩,爱咋咋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