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小品 盼归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军营小品 盼归”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盼归》小品剧本

八一战士

人物:士兵甲、士兵乙、许连长

地点:营房

布景:台左二只小凳

(甲坐在一小凳上,低头沉思状,手在地上写写画画。)

军营小品 盼归

军营小品 盼归

乙:狗蛋……

(乙从左边上)

乙(愉快地):狗蛋,你在这啊?我找你半天了。

甲(不高兴地):啥事啊?

乙(愉快地):还是上次那事,上次叫咱两出板报来着,我想再和你合计合计,说出“三个代表”内容也得找点材料啊(兴高采烈地。甲心不在焉状)……诶,我说,你小子今天怎么了,啥心事啊?

甲(还是低头,没精打采):没事

乙(急忙探求壮):不对,看你小子平时高兴着呢,今天一定有事。当我哥们不是?

甲:当啊

乙:那不快说?

甲:我不明白

乙:噢,是不明白,明白了……呀,你不明白什么啊?

甲(先看看四周,确定没人后,做一吐为快状):我就是不明白咱连长。今天你知道我干吗去了吗?

乙:你不是和连长一起接嫂子去了吗?怎么样,咱连长老婆漂亮吧,你快说说

甲:还说啥呀!!连长把她老婆赶回去了,所以我才不明白。

乙:啥?回去了?可人家不是才来嘛。再说连长不是1年多不见嫂子了嘛,老和我们说想想想,老见他在屋里……(起身,模仿连长样子,做手拿照片样,来回踱步,不时看照片,并不时把照片放在胸口)咋回事,你可给我说说(焦急样)

甲:我可告诉你,今个我和连长……(此处连长从右上)

连长:王强、李海,你们俩窝这干啥呢?

乙(同时起身):没……没说什么。(露一点惊慌)

连长:你们两小子一定是在干什么坏事,要不王强你脸怎么红啦?

甲(不知所措状。脱口而出):精神焕发

连长:那李海你脸怎么黄啦?

乙(接口道):防冷涂的蜡。

(连长禁不住笑了)

连长:怎么,改唱“智取威虎山”啦。别给我打马虎,快说。

甲:还不是今天早上的事。

连长:今天早上的事?(做陷入回忆样)

甲(对乙):今天早上,在火车站的时候,咱连长那可是急。在那站台上那个来回踱步总有个800多来回……

(此处转入回忆阶段,连长表演来回踱步样,不时抬腕看表)

连长:王强,几点了?

甲:8点50,你不刚问过啊

连长:噢。火车几点到?

甲:连长,你都第20遍。8点55到

连长:噢(焦急样,不断往火车来的方向观望)。你说,这火车不会晚点吧

甲:哪能呢,现在火车提速啦,准呢

连长:噢

(火车鸣笛)

甲:这不,火车准时来啦。

(连长做在人群里找人的样子,伸长脖子,来回观望)

连长:玉莲,玉莲……

甲(对乙说):我当时也急啊,帮着在人群里喊啊“嫂子,嫂子……”

乙:那,那然后呢?

甲:这时候我就见一个好漂亮,好漂亮,好漂亮的女人向我们连长跑来,脸上笑的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

(乙和连长在台的两端,面对面同时做原地慢动作奔跑样,边跑边挥手)

连长:玉莲,玉莲……

乙:柱子哥,柱子哥……

(然后,乙和连长一下抱在一起,此处乙作为连长爱人的模仿者,抱一下后因为军容的关系,连长要赶快和爱人分开,转为拉着对方的手,面对面说话)

连长:你来啦

(乙临时转口看看甲,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甲在乙的背后把当时嫂子的话语转述给乙)

甲:我来啦

乙(转给头去):噢。(做害羞状,模仿女孩)我来啦。

连长(深情状):你瘦了,照顾咱们的孩子你受累了

乙:你也瘦了,部队辛苦,事多。我一个女人家的带个孩子算个啥。

连长:我不累,我壮着呢,你看你看(做表现强壮样,做几个手势,然后赶快再握住对方的手——不舍样)

(乙扑哧笑了,然后赶快恢复。然后模仿害羞地低头不语)

连长:快给我看看我的儿子。

(乙一脸迷茫地回头看甲,表示出不知道如何应对的表情)

(甲快速拿起个小凳,塞到乙的手里,乙做抱小孩状)

甲:嫂子怀里的孩子,白白的,胖胖的,真可爱。

乙(边对小凳做逗小孩样,边说):可爱着呢,鼻子象你,耳朵象你,连嘴巴也象你。

连长(呵呵傻笑):不象我还象谁去!那可是我许家的后代哦,我的儿子。儿子啊,让爸爸看看,让爸爸亲亲(对小凳用手指逗小孩状)

(小孩哭声。)

(乙做哄孩子状)

乙:哦哦哦,宝贝不哭哦,那是你爸爸哦,宝贝不哭哦……(轻微晃动小孩)

乙:你看你这笨手笨脚的,都把孩子弄哭了(做甜蜜的责怪样)

连长(抓抓自己脑袋,傻笑):俺笨,呵呵,俺笨。

甲:这小两口啊可真是甜蜜,我可高兴,心想任务完成了,赶快拉着连长和嫂子回连队。可谁想连长却给我一个意外。

(两人正甜蜜,一声火车汽笛声似乎提醒了连长什么)

连长(笑着说,但有欲言又止):玉莲,俺,俺,俺,俺想……

乙:你说,吞吞吐吐干啥

连长:俺,俺给你买了回去的火车票

乙:啥时候心那么细啦,待部队久了木瓜脑袋还真开了壳,连咱娘儿两回去的事情都*办好了,也烦的我月后再来买。

连长:玉莲,俺,俺,俺是说今天你就回去(转头,不忍心看自己的爱人)

乙(吃惊样):什么!连长你……(然后回头对着甲)狗蛋,这咋回事啊

甲(做赶快叫乙小声样):嘘……(把乙拉一边,在乙耳边嘀咕。乙一个劲点头)

连长(再次回过头来):玉莲,你听我说嘛

乙(快速跑回原位,模仿嫂子):不听,我不听。好个,许二柱,你在部队待久了,嫌弃我不是?!我大老远带着孩子来,赶了一天一夜的车,水都没喝上一口,你就狠心让我们娘儿两走?!是不是有人啦

连长(不高兴地):玉莲——这你是哪里话,我哪有啊,你借我十个胆我也是不敢。我是天天想着你和孩子来,天天想见着你

乙:那你说,你说为什么我刚来就要我走?连营区门都不让我们娘儿两进一步?是嫌我从农村来给你丢脸了?

连长:唉,你想哪里去啦,俺是那种忘本的人嘛

甲:我就看见……看见嫂子本来在眼眶里打着转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乙(带哭腔地):你老说部队忙,走不开。一连2年没休假,好不容易去年春天才回家一次,住了才5天就归了队。我思衬着也许部队真是忙,也就自己忍了……(对着甲)接下来是啥?

甲(赶快提醒):孩子

乙:哦,(转头对连长)孩子都5个月了到现在还没个名,还没见过你这当爹的长啥样。晚上孩子哭啊闹啊,我累啊,这时候我想你这当爹的在身边该有多好啊。你没时间,我寻摸着那我就来,一来给你看看孩子,二来也给你帮着点,可你这狠心的,倒要我现在就回去……

(孩子再次哭,声音响亮。乙再次做哄孩子样)

乙:哦哦哦,宝贝不哭

(连长做关心孩子样,乙一把把连长的手甩开)

乙:起开,孩子没你那么狠心的爹

连长(内疚样):玉莲——俺知道这几年苦了你,结婚才20天俺就回了队,结婚后咱两在一起的时间总共不到2个月……

甲:是37天另11个小时34分钟

连长:对,37天另

11小时34分钟。结婚后俺爹俺娘都你照顾着,俺爹的腿脚不好使,你天天给他做按摩,从不间断,俺爹来信说我娶了个好媳妇,孝顺着呢,现在腿脚灵活多啦。俺一看这信啊,心里就不是个滋味,俺没照顾好你啊,没尽到丈夫的责任。你怀孕了,来信告诉俺的时候,俺回信说现在没时间,再有孩子太累了你,要不先不要,可你说一定要,要给俺生个革命接班人,俺这心里啊,可难受着呢。

乙(做哭泣状):你还知道啊

连长:俺怎么会不知道呢。这两年对你们的照顾太少太少,欠你太多太多了。

甲:要说咱连长可没说的,数一数二的,年年咱们连都拿先进,拿第一,战士们都愿意跟着连长干,带劲啊。战士有个什么事的,连长最关心,哪个爸爸没了,哪家女朋友吹了,他都知道。上回八班二喜那小子,家里来电报父病危,连长他赶快给安排好,给二喜他买了火车票,还自己掏钱给买了不少东西让二喜带回去,结果二喜他总算是见了他爹最后一面,回来后抱着连长就哭的象个泪人似的。

乙:再上回,三班小虎训练摔了,军医说可能是腿骨折了,要上医院,连长二话没说背起小虎就跑,这一口气跑去6里地去,到了医院他人都成水浇过的,没让医生当病员按到病床上去。

连长(从深情中摆脱出来):本来你这次来是可以在我这里多待上几天,我们夫妻两可以安安美美享受几天天伦之乐。可就昨天,上面下了外训任务,指导员知道你要来就对我说“你留守吧,好好陪陪嫂子,你也很长时间没见老婆了”,可昨晚上思来想去的觉得还是不成。这次任务怪重大的,我是一连之长,我要带领我的兵走在前面啊,战士在前面吃苦卖命,我一个连长怎么能为一己之私躲在后面呢。玉莲……(转向乙)

乙(赶忙回位至连长面前):恩(还在抽泣状)

连长:俺知道今天叫你走,你要怪我。其实俺可想和你和咱孩子在一块啦,你前天打电话说要来,我可高兴啦,就一直盼着呢。

甲(插话):嫂子,那可是真的,前天我们连长可象个小孩似的,还破天荒给我们唱了个“纤夫的爱”呢,不信我学你听听。

(甲模仿连长唱,要有点走调“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

乙(扑哧转哭为笑):就你们连长这嗓子还学啊。

甲:嫂子,你可笑啦

乙:拿来

连长:啥?

乙:火车票啊,再不给我可不走啦。

连长:玉莲——(一脸疼爱样),这次,这次又对不住你了(慢慢地从兜里掏出一张火车票)

乙:快看看孩子吧,他长那么大,还没见过你这爹呢。

连长:哎(连长和乙做一起看孩子逗孩子状)

甲:当时啊,我就觉的嫂子是天底下最好的嫂子,俺忍不住……

甲:嫂子,谢谢你,你是咱永远的嫂子(上前激动地和乙握手)

乙(笑着):可别。二柱,(面对连长)给咱孩子起个名吧

连长(回转身,走几步,做突然想到状):咱孩子就叫“盼归”吧。

甲:盼归……盼归……

连长:对,盼归,有多少家的军人妻子孩子等着亲人回家啊(深情地)

乙、甲:小盼归,我们有小盼归喽

(火车汽笛声)

乙:那我走了,我等你早点回来

连长(深深地点头状):恩

(乙边挥手边后退,然后放下凳子,结束模仿嫂子)

甲:火车开的时候,连长在站台上跑啊跑啊跑啊,对着火车手挥啊挥啊挥啊,直到火车看不见了,咱们连长还在……

(连长原地做跑步慢动作,以下为回到现实)

乙、甲:连长

连长(动作停,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哦

甲:连长,明年你一定回去,我把家乡最好的苹果给你带来,你给嫂子和小盼归带去。

乙:还有俺家的蜜枣,可甜可甜。

连长:谢谢了。谢谢了。走,我们回去。听口令(甲、乙同时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向右转,起步走,1,1,1,2,1……”

(甲、乙跟着连长,成队列整齐地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