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小品 紧急火情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军营小品 紧急火情”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编剧:王洪飞

时间:某年春节前某月某日。

地点:某国际机场油库警卫中队宿舍。

人物:班长——山东兵。

刘德华——老兵。(简称:刘)

贾宝玉——新兵。(简称:贾)

[台侧摆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放一物品存放箱,水杯一只,三套消防服装,一部电话]

军营小品 紧急火情

军营小品 紧急火情

[幕启。飞机起飞画外音]

[两个战士正在穿消防服,班长急匆匆上场。]

班长:紧—急—火—情!

[两个兵急忙集合。老兵下口令,两人集合。]

班长:刘德华!

刘:到!

班长: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刘:报告班长,除了没准备的都准备了。

班长:哦!啊?!你还有什么没准备的?

刘:啊,不不不是,是除了准备的其他都没准备。

班长:哦!啊?!我说你刘德华呀,都啥时候了,还开玩笑。

刘:不不不,老乡嘛。报告班长,一班战士刘德华灭火演练准备完毕,请班首长检阅!

[班长把目光移向贾宝玉,发现新兵还在忙碌穿消防服]

班长:你干啥呀?磨蹭!

贾:(假装打喷嚏,用手做擦鼻涕的动作)班长,我也是着急呀。这个裤子怎么穿得别扭,象穿女人的裤子?

刘:(上前看)废话!你把屁股穿到前面了。

班长:贾宝玉,演练就要开始了,你给马上去把裤子给我换过来!

[贾提着裤子跑下]

班长:刘德华,司令员要下来检查灭火方案,你也别给我稀里糊涂的。

刘:老乡,在关键时刻咱不会掉链子,(唱)“无所谓,无所谓,。。。。。。。”

班长:停!咱连队是十大险点之一,在关键时刻,怎能无所谓呢?!

[贾跑上]

班长:这么半天才换回来?

贾:报告班长,我碰到队长了,他让我通知你,演练推迟半个小时。

班长:哦。那咱们自我检查。

贾:(做擦鼻涕动作)班长,先打个电话行不?

班长:去吧。

[贾打电话]

贾:喂?说话不方便,你说我听。姆——嘛!

班长:停!你听听,还“姆——嘛”!你这个小烟鬼,不怕臭烟味把电话那头的女孩给熏晕了,以后打电话要先刷牙。否则,我看你是嫁不出去喽!(打贾屁股,突然发觉后方有什么硬东西)

班长:钥匙?还带钥匙。我可告诉你们,凡是钥匙、鞋钉等铁器物品都会因静电产生火花。没收!

贾:(打喷嚏,做擦鼻涕的动作)

[班长转身脱衣服,刘向贾要烟,做小动作,班长回头看到]

班长:又来烟瘾了?好,现在严厉打击毒品交易!

刘、贾:慢!

班长:慢什么?(突然喊)紧急火情!(两人迅速集合)开始检查!

刘:(唱)“这下子完蛋啦。。。。。。这下子完蛋啦。。。。。。。。这下子完蛋啦。。。。。。。班长他真黑!

班长:(在刘演唱之间宣布)演练要进入库区,按照连队的规定,严禁携带任何火种,包括烟、酒,不,是酒精、火柴和打火机。[突然发现刘没有听布置,嘴里的水一着急喷到对方的脸上]

刘:(尴尬地擦脸上的水)班长,我是说你皮肤黑。班长,火也被你浇灭了,油库也不会着火啦,嘿嘿嘿。(欲走开)

班长:嘿嘿嘿,停!你们的火机呢?

刘:(打岔)火鸡?嘿嘿嘿,火鸡是生长澳大利亚的一种土著“居民”。班长,北京烤鸭比那个好吃多了。

班长:别打岔!我聪明智慧的大脑告诉我,你俩都是小烟民。

贾:班长,我是良民!你啥时看到我抽烟了?

班长:你是良民才怪呢。你经常做的这个动作你以为我看不懂吗?那不是感冒了擦鼻涕,你经常偷偷地在厕所抽烟,现在抽不到了,就用这个动作闻闻手上的烟味,对吧?

贾:班长,你咋那么神呢?(又做一次擦鼻涕动作)

班长:我当新兵时,也经常做这个动作。

刘、贾:啊?!

班长:停!我跟你俩说,火——是灾难的母亲,火——是无情的父亲。火——还是什么呢?(做闻手的动作)是紧急火情!

[全班集合]

刘:班长,你别总把“紧急火情”挂在嘴边,我看火并没有那么可怕。

班长:那你们说火是什么?

贾:报告班长!按照新时期年轻人的理解,火是崇高爱情的催化剂,火是猿猴变人的上帝恩赐。火是奥运会传递的精神。火是与香烟的接吻工具。(擦鼻涕)

刘:对!(唱)“你就象那一把火,轻轻照耀着我。你就象那一把火。。。。”

班长:你!

刘:班长,你聪明智慧的大脑别发火。咱们的打火机保存条件很安全,你就别收了。

班长:紧急火情!

[集合]

班长:你俩别打马虎眼。在我们连队检查火种就等于是——,

刘、贾:收——缴——火——机!

班长:明白就好!(伸手要火机)

刘、贾:嘿嘿嘿,班长——没有。

班长:抗拒从严!坦白也从严!

刘:那我不坦白。

贾:我坦白,嘿嘿嘿,我有一个。(从右兜拿出一个,擦鼻涕)

[班长看刘]

刘:你用眼睛骚扰我也没有!

[又看贾]

贾:班长我经不住骚扰,我还有。(从左兜拿出一个)

[又看刘的裤兜]

刘:(捂住胸)我这里没有,此地无银三百两,咱的胸前无火机。

班长:那就骚扰这里了!(欲打开刘的上衣兜)

刘:班长班长,戒毒扫黄,强迫搜查,象个村长。

班长:我今天就当村长了!(强搜,两人争执)

[电话铃响,班长接电话]

班长:喂!找谁?哦——,(对贾)你的!

贾:(接电话)喂,(小声)别送了,我们这正在缴枪不杀,抗拒从严呢。

班长:送什么?又是那个卖打火机的吧?贾宝玉呀贾宝玉,刚才你打电话的“姆嘛”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给那个卖打火机的发暗号呢。我就不信堵不住这个漏洞!(接过电话)喂,找贾宝玉是不是?他跟林黛玉私奔了!(挂电话)

贾:你!好,我全交代。(从鞋里拿出一个打火机)最后一个,我不抽了。(指刘)可是,班长,他呢?(擦鼻涕)

班长:(看刘)

刘:嘿嘿嘿,我——没有!

班长:嘿嘿嘿,(突然抓住刘的上衣口袋)这是什么?

刘:这是她送的!

班长:(看打火机)哟——,哇噻!还是个小美眉耶!

刘:玩喽!爱情之火被践踏了。

贾:苍天呀,大地呀,终于有人给我出了这口气了!

班长:紧急火情!

[集合]

班长:按说,带打火机不违反条例条令规定,可在咱们这儿,一个字:不行!两个字:也不行!三个字:坚决不行!

刘:(对贾)班长肯定是数学家的后代。

班长:哪那么多话呀,当了俘虏还嘴硬。

刘:班长,不是我不想交。你拍拍你的心窝——

[班长拍上衣口袋处,楞住]

刘:(得意地)班长,做人要有良心呀!

班长:(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一打火机)

贾:打火机?!

刘:(生气地)你可以践踏我的爱情之火,但你不能践踏全班对你的信任呐!

班长:你,你!紧——急——火——情!

[

集合][音乐起]

班长:说实话,我父亲不是数学家,但他是个飞行家。一个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飞行员!

刘、贾:啊?!

班长:这个打火机是一个美丽的小姑娘送给我爸爸的。她后来就是我的妈妈。

刘、贾:(抢过打火机,读)“献给最可爱的人”。

班长:那是我爸爸第一次打下美国的飞机后,妈妈送给爸爸的信物。下连时,听说我分配的某机场,高兴地来信说:“好儿子,咱家可跟飞行结下了不解之缘呀。每次返航时,总有一种安全回到母亲的怀抱的感觉。那种感觉就象妈妈把你抱在怀里。送给你这个打火机就是为了让你时刻想着妈妈。”

[音乐停]

刘:真象老鼠爱大米。

班长:我知道咱们是在油库站岗,我的班长也曾几次没收了这个打火机,班长走后,我就把它的打火石和里面的煤油都清掉了,一直放在胸口上。好吧,为了咱们中队的职责,我也把它交出来!(欲把打火机放进收藏箱)

刘、贾:班长!你就算了吧,对你来说,可以抗拒从宽!

班长:不,还是让我把这份收藏献给过硬的连队和过硬的精神吧,咱们绝对不能让母亲的心脏出现问题,谁让咱们是国门卫士呢?

刘:(感动地)班长!我老实交代。(又从警衔下拿出一打火机上缴)

贾:我也坦白!(从后衣领又拿出一个打火机上缴,擦鼻涕)

(三人郑重放入收藏箱内)

三人齐:国——门——卫——士!

(警铃大作!)

班长:紧——急——火——情!检查演练装备!

刘:演练装备检查完毕!

贾:检查完毕!

班长:演练科目:紧急火情!同志们!怎么办?

齐声:坚决完成任务!

班长:出发!

[全体跑步下场,飞机声,机场广播员播报声音:“各位旅客,香港飞来的第049号航班已经安全抵本港。请准备接机。。。。。。。”]

[完]

2004年写于北京某机场油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