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小品 约会两个军人的约会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军营小品 约会两个军人的约会”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时间:傍晚

地点:公园一角,老槐树下的长条凳

人物:杨勇(25岁,二级士官,东北人)简称杨

高磊(28岁,三级士官,山东人)简称高

军营小品 约会两个军人的约会

军营小品 约会两个军人的约会

(幕启)

杨:部队建设挺好,可不让士官在驻地找对象,实在另人烦恼。前两天我背着领导在驻地认识了个相好。那姑娘好的,可真是天下难找,所以我要排除一切干扰,和他爱到天荒地老。(美滋滋的)哎呀,老槐树、长条凳,就是这(高兴的、很有成就感的样子)这么大的公园,适合谈恋爱的地方就剩下这闲着没人了。在这朦胧而又美丽的夜晚,来个幸福神秘的约会,真是令人陶醉(一下没注意坐在地上,自嘲的)有点不象陶醉,象喝醉。(突然想起时间)哎呀!这是几点了(看表)来早了,来早了,提前了30秒——零十分钟。不行,我得提前进入战斗状态,这头一次约会别整丢人喽?对,熟悉熟悉发言稿。(从兜里拿出一张纸,看)

高:手拿一朵红玫瑰,公园悄悄来约会;驻地刚处个小对象,领导知道准不让。(无奈的)那是因为纪律规定不准把择偶目标放在100公里——以内!(抒情的)啊,爱情啊!你就象一杯白兰地。俺现在喝的是半醉不醉;没办法,这姑娘实在是温柔贤惠;就是换了你,那也是武功——全废。(高兴的)昨天电话约好,见面地点公园东北角,(扑哧一笑)以免被打扰吗?老槐树,长条凳。对,就是这。经过俺侦察,全公园这么多谈恋爱的地方,就这最好。哎呀,这是几点了?看看、看看,来早了,提前十分钟零-----(惊讶的)呀!长条凳上好像有人,是不是来了。(满意的)还别说,这小姑娘对待谈恋爱这项工作,表现地还挺积极。(悄悄的蹭着坐在一边,拍了杨一下难为情的)哎!来了?

杨:(受宠若惊状,不好意思的)啊!我也是刚到!

杨高:(两人同时拿出玫瑰花难为情的)给你的!谢谢!(手不经意碰到一起,象触电似的迅速收回)

高:(不好意思的)哎!听你这说话地嗓音好象比电话里多了一点重低音,哈?!

杨:(难为情的)啊!我这高音喇叭——刚烧。(尴尬的不知说什么好)哎,听你这说话的声音也好象有点沙哑?

高:(骄傲的)人家都说俺这摇滚的嗓音最有男人味啦!

杨:(高兴的)最有男人味好啊!(突然反应过来)啊!不对呀!

高:(也觉得不对头)啊,不对?

杨高:(俩人四目相对惊讶的)你,你,你------你——好啊,战友!?这花——都一样,哈?(同时争着坐下)

高:(试探着)你来这是?

杨:我来这,我没事,我——玩呢!(笑)唉,那你来这是?

高:俺来这是,瞎转,瞎转!(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杨:(背供地)哎呀我的妈呀!差点弄错了,我说的吗?我心中的她就是天天吃添加剂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长得如此丰满哪!?

高:好家伙,差点没闹出同性恋来!你瞅瞅。

杨:哎,我说战友——那什么你——走哇?

高:(感觉不对)啊!俺不着急,不着急。要不你再往前溜达溜达?

杨高:(笑、同时争抢坐下)

杨:(背供地)这可怎么办哪?——一会人家就来了。

高:(假意的关心)什么一会就来了?哦,你约人了。

杨:(生气的)费话,要是约猴我就上动物园了。

高:(故弄玄虚)哎呀,约的是女朋友吧!?

杨:啊!

高:看看、看看、要是约女朋友吧。你得找个安静点的地方。

杨:安静点的地方?

高:对看见没有,你得往那边去,那边多好啊,啃定没有别的男人打扰你。(笑)

杨:那是啊,女厕所吗。

高:(得意的笑)

杨:(生气的)你也别光说我,那你到这来不也是约女朋友来了吗?

高:那还用你说,俺约男朋友上这来,再说了俺连别的没有,那雄性资源可有都是。

杨:(背供地)你说这可怎么办啊,他就是不走哇?

高:(背供地)不行,战斗就要打响了,我必须在心上人到来之前把他整走。因为爱是自私的,俺必须把这爱情角落的侵略者打跑。

杨:(背供地)哎,我给他来个迂回战术,让他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因为在这爱情的高地上,我才是统治者。

高:(背供地)对,先下手为强,俺就不信整不走你,(笑)啊,这个同志啊。处个女朋友,是不是,还是驻地的啊——

杨:哎,这是那什么-------(语无伦次)

高:说什么哪跟录音机绞带了似地?

杨:你们家录音机绞带能绞出这么美妙的音符啊?顶多也就算是电量不足呗!

高:还不如录音机绞带呢!

杨:哎!你别光说我,那你来这不也是——啊!

高:俺,嘿------这,哪!(语无伦次)

杨:这家伙整地,还不如我呢!磁头都整烧了。

高:(想解释但又想出新的办法)其实呢俺只是想——哎,要俺看,你这个对象别处了。

杨:不处了。

高:趁早拉倒算了。条令规定这么严,你早晚也得是玩完哪你呀!

杨:我,(突然想道办法)是,我也只是想开导开导你,这个对象你也别谈了,纪律制度约束你,早晚也是要解体呀。

高:领导在这个问题上天天讲,你想在驻地找对象那就是中央台的一个文艺节目

杨:啥呀

高:梦想剧场吗

杨:是,俺连队成年累月地搞教育,你竟拿自己的成长进步当儿戏,你要是想在驻地找对象,那就是琼瑶六个梦的续集

高:啥呀,杨:第七个梦

高:这个问题是非常严肃地,你还是赶紧走吧,回去好好反省反省。

杨:是这个问题已经上声到一定高度了,主动带回连队面壁思过吧!(语重心长的)

高:朋友,你是不是考虑你有点缺碘哪?你这都痴呆到什么程度了?我这么给你讲,你还不懂啊?主动回去吧,对不对,哎!你的这种精神会永远留在我们心中的。(摆了一个造型)

高:(背供地)完了,他就是不走哇!

杨:我就是不走。哎,马上到点了。(看表)

高:哎!有了。行——俺走、俺走,俺认输这让给你还不行吗?

杨:让给——我?你——真走啊?(试探着)

高:(神秘的)不走太危险了。

杨:(恐惧的)太危险?

高:俺听说今晚这里有纠——察——队。

杨:(感觉是吓唬他)嘿------你忽悠我?

高:俺忽悠你干啥?不怕出事你就等,俺可走了,俺走了啊!

杨:(哆嗦着)俺能怕吗?不对,这里肯定有事,为了安全起见,我也先躲躲吧。

高:(大笑)哈-----小样!你跟俺扯,满脸褶;跟俺斗,满脸没有肉吗?(得意的)

杨:(背供地)好啊!他敢忽悠我。

高:(看表)这是几点了。哎呀!马上就来了得准备准备。

杨:唉?站住,你是哪个单位地?我是谁?我是纠察队。

高:(惊恐的)纠,纠察队?(要躲藏起来)

杨:哈------(大笑)

高:(感觉不对,一看不好意思的笑)啊!原来是你小子,还真把俺吓蒙了。哎呀,你这招可挺高哇?

杨:你那一招不也挺绝吗?

高:没成想咱俩还弄了个一比一战平?

杨:你还真别说,还真有点不打不相识的味道!

高:哎,战友。你是哪年兵?

杨:我是九六年兵。你呢?老兵。

高:九四的。

杨:(不好意思的)你看刚才——我吧!

高:行了,行了。你的战略意图俺也明白了。

杨:你的主攻思想我也懂了。

高:咱俩可真是鱼找鱼,虾找虾。

杨:癞蛤蟆找个大青蛙。(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高;可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俺感觉着刚才你说的话可挺在理儿啊?

杨:谁说不是呢,这不折腾是不折腾,这一折腾倒把俺给折腾明白了。

高:谁说不是呢,俺本来是想把你整走,没想到自己却——咳!这回俺也清醒了,再也不能瞎整了。

杨:谁说不是呢,这要不是遇到你等待我的可能将是——

高:好了,好了,战斗结束,咱俩也握手言和吧?

杨:(俩人握手会意的笑了)哎,老兵,这会——你还——约吗?(试探着)

高:(坚定的)人家董存瑞碉堡都敢炸,俺这个对象还有啥放不下。不约了,你哪?

杨:我当然是——也不约了。(高吓了一跳)那咱俩干脆来个放弃玫瑰花,整队咱回家。

高:慢,再过几分钟,她们就来了。咱们应该把这两朵玫瑰花留下,就让这两朵鲜花留下这份盲目的爱吧?(音乐起《说句心里话》)

杨:(半转身深情的对鲜花说)对不起,你要真心爱我,你就等着我。

高:(半转身深情的对鲜花说)请原谅,俺不辞而别。不,不是你不好,谁让,谁让俺是军人呢!(发现杨在亲吻花朵)你那是干啥哪?

杨:(难为情的)啊!这——花上有灰,有灰。(装作吹灰状发现高也在亲吻鲜花)哎,班长你这是——

高:(不好意思的)俺闻这花挺香地。

杨:啊,对有灰。(俩人会意的一笑之后恋恋不舍的欲放下花,但又对视了一眼放下鲜花,音乐到高潮。俩人神情庄重的转身戴上军帽,又回头看了一眼鲜花)

高:(威严的)目标连队,整队带回。(起步坚定的下)

(剧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