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小品 警营球迷(奥运题材)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军营小品 警营球迷奥运题材)”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群口评书情景剧:

《警营球迷》

作者:王洪飞

时间:2008年8月某日

地点:武警北京总队某押运值勤连队及押运车厢、巡逻路上

人物:王博——主要说书人兼剧中6班班长,一级士官,山东口音和普通话兼顾(简称王)

军营小品 警营球迷(奥运题材)

军营小品 警营球迷(奥运题材)

张禹——6班副班长,一级士官,河北口音(简称:张)

杨富深——6班老兵,一级士官,山东口音(简称:杨)

白文杰——6班老兵,上等兵,河南口音(简称:白)

许嗣巍——6班新兵,列兵,四川口音(简称:许)

边策——6班新兵,列兵,东北口音(简称:边)

雷岩——6班新兵,列兵,北京口音(简称:雷)

华福亭——6班新兵,列兵(简称:华)

[幕启。台左前处放一演讲台,左后方放置押运箱若干,上书:“押运物资”。台后班长下口令声:“齐步——走!”众人排列整齐走齐步上]

张:立——定!向右——转!对正!

(众人动作麻利地向中看齐)(王博跟着队伍出场,但走向演讲台]

王:(打响开场板)

众人:话说2008年8月8日晚8点——

张:奥运会开幕式后的某一天......,有这么一群战士,他们是武警北京总队——

[以下是众人顺序传导方式地说]

白:某师——

杨:某支队——

边:某大队——

雷:某中队——

华:某排——

许:6班的——

[众人对视后,神秘地]

众人:不告诉你!

边:(从众人中走出)咳!这有什么呀!不就是战士嘛,看咱六班的战士个个都是——帅哥!

众人:对!帅哥!(互相得意地打量对方,但有点混乱)

王:停!美什么呀?!(动作定格)

张:说话的是我们六班班长王博。他,山东人,浓眉、大眼、魁梧、刚烈。说话是掷地有声!但是,他有一个小小的缺点,那就是——(给众人使眼色)

众人:(对王唱)“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球赛都让我们看......”

王:停!这都什么时候啦?

众人:什么时候?

王:晚上8点!

众人:8点?

王:此时此刻,全国人民、全世界人民,乃至全宇宙的人民都在注视着一个地方......

众人:什么地方?

王:雀巢!

众人:哈哈哈哈。

白:班长,那是鸟巢!

王:我是逗你们玩呐!我是说呀,今晚的押运、巡逻任务名额有限,你们这里边谁是球迷?如果是球迷的话,就可以留在家里看球赛啦。

(全班恍然大悟,互相推脱,然后定格)

张:六班长说完这句话,全班一片哑然。大家都不作声了。为什么呢?

边:为什么呢?说实话,六班的战士个个都是体育迷,人人身怀绝技。

华:河南战士白文杰,乒乓球打得是——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技术是绝对一流!

许:河北副班长张禹不仅人长得帅,足球踢得更是帅!

张:四川小兵许嗣巍,打起羽毛球来是——唰唰唰唰,当仁不让!

白:东北大汉边策,在学校那是叱咤篮球场,无人能敌呀!

雷:山东老兵杨富深,人送绰号“铅球王子”。

杨:(山东口音,转身对雷说)你喜欢的球——,那也是不简单呀!

众人:什么球?

杨:玻璃球!

雷:唉!说什么呢!玻璃球?

杨:玻璃球也是球呀!

[众人笑,定格]

张:此时此刻,既然都是球迷,怎么都哑巴了?原来呀,我们六班是一个见红旗就扛、见第一就争的战斗集体。都是球迷,都想看球,但是谁也不想因为看球而失去一次上前线的——机会!

王:同志们,我再问一遍,你们这里边谁是球迷?实话实说。(见无人回答,突然下口令)球迷!向前一步——走!

[众人机灵地向后退了一步,而许嗣巍一忧郁,站在原地没动,成了唯一站在前面的战士]

王:(见许站在队列前面)噢——,你是球迷呀?

许:(慌乱)不不不,班,班长!我——不是球迷。

王:不是球迷你站出来干嘛?

许:(慌乱地找借口)我......我想去鸟巢。

王:我问谁是球迷?

许:(语塞)我......(定格)

白:小兵许嗣巍刚到六班报到,跟班长说话还有点腼腆。全班战士想让他留下,他却回答去鸟巢!意思是他想去一线!

[回到常态]

王:张禹!

张:到!

王:白文杰!

白:到!

王:今天晚上8点半,北京至青海的押运任务由你们两个担任!现在下去准备一下,然后出发!

张、白:是!(欲下)

白:(突然回头)哎,班长,求......

王:球什么呀?

白:求你啦,能不能把今晚足球赛的结果录下来给我们两个看一下?

王:这,唉,其实呀,我也是个球迷。

白:(感到找到知音,河南话)哎!班长,你是个啥球——

张:(感到话不对味,忙捂住白的嘴)

白:(被捂得透不过气来,挣脱后大出一口长气)扑——(唾液喷到班长脸上)——迷呀?

王:(忙擦脸)好好好!Go!

[许嗣巍挣脱战友阻拦,跑到班长面前]

许:班长!让我也去吧?

王:那球赛你不看啦?

许:为了今晚能上一线,这场球赛我不看了,行吗?(轻踩旁边白文杰的脚,示意其帮忙求情)

白:班长,让他Go一下吧?

张:(也上来替许求情)班长,就让他去吧!今天物资比较多。

王:那——好吧!Go!

张、白、许:(齐声)耶!(转身齐步走下)Go!Go!Go!

王:老杨!

杨:到!

王:边策!

边:到!

王:华福亭!

华:到!

王:雷岩!

雷:到!

王:为了确保奥运会的绝对安全,我们中队临时担负一项巡逻任务,由你们四个担任。任务非常艰巨也非常光荣!现在下去准备一下,8点半出发!

杨、边、华、雷:是!(转身欲齐步下)

王:哎!停!(四人回身)你们四个就没什么要求吗?

杨、边、华、雷:(四人对视,会意笑,故意)班长,我们没有腰(比划腰间),只有球(比划球类的手势)。

王:什么球?

边:篮球。

雷:足球。

杨:乒乓球。

华:高尔夫球。

王:这是你们的要——“球”?

杨、边、华、雷:恩!

王:松!目标卫兵室一线,齐步——走!

[众人下,王恢复到主要说书人的状态,舞台灯光渐暗,追光]

王:2008年8月某日的晚8点30分,北京街头,万人空巷,中华民族,一片欢腾!举世瞩目的第29届奥运会中国足球队的第一场比赛隆重开场!(球场欢呼加油声)但,此时此刻,一群身着橄榄绿、头顶国徽、威武庄严的奥运卫士却静静地走在霓虹灯下。

[场下口令声:“齐步——走!”杨、边、华、雷着巡逻制式服装齐步上,在舞台右侧踏步]

王:而另一群身着迷彩、头顶钢盔、浓眉大眼的押运卫士却奔驰在荒原上!

[张、白、许着押运全副武装跑上,在舞台左后侧押运物资箱周围护卫,定格]

王:寂静(巡逻兵由踏步变成摆臂定格状),沉默,孤独......但,他们兴奋!他们在兴奋什么呢?

[追光移至巡逻兵,边、华、雷一字队列原地行走状,杨在旁边带队]

雷:(边走边说)杨老兵,球赛快开始了吧?小罗肯定登场了!

杨:是吗?

雷:我不看,已经顶不住啦!

杨:别乱想,好好值勤。

边:杨老兵!

杨:你又怎么啦?

边:虽然我喜欢打篮球,但现在我特想看足球!我也是个足球迷——

杨:看什么球呀?!继续前进!

雷:(突然从队伍中跑出,指自己右腿)杨老兵,就我这条右腿跟小贝没啥区别!

杨:(慌忙看周围,把雷推回到队列里)去去去,是吗?(发现雷回队后,脚步与战友不同)左腿却不很协调嘛!调步子!一——二——一!一——二——一!

[雷调整回步子]

华:哎——,杨老兵,看来你也是个球迷呀!

杨:我是个球——迷?(摇头感叹地)迷不了啦!现在,咱们得迷这条路呀!少说球,继续前进!(定格)

[追光转向主要说书人]

王:杨老兵是个老棋迷呀,球星的名字他能倒背如流。但今晚他还是毅然走上了奥运巡逻的最前线。与此同时,另一群特殊的球迷却奔驰在荒原上。

[火车奔驰的画外音,追光转向押运兵]

许:(做揭开车窗帘动作,向外张望)副班长,球赛快开始了吧?

张:收音机是干嘛的?就是听球的呀!听!

[许从裤兜中掏出收音机,贴在耳旁听后,摇头]

张:好好听!

白:怎么啦?

许:(突然收到声音,转诵)“各位听众,各位观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第29届奥运会中国足球队第一场比赛马上开始啦。

中国队对、对......”(对张)副班长没信号了。

张:天线拉高点,来,给我。(接过收音机,亲自听,火车声渐大)咳!又进山洞啦(举高收音机,发现不行,便示意旁边的白文杰蹲下,他骑到白的脖子上,白扛着张站起)

白:(吃力地)副班长,有信号了吗?

张:哎,有信号有信号啦!(白忙把张放下,刚欲休息)又没啦,又没啦!(白又马上把他扛起)有啦有啦有啦!(白又放下张)又没啦。

[白疲劳地坐在地上,泄气地摔钢盔]

张:(发现二人情绪不对,假装收到声音了)哎,有信号啦有信号啦!(两人围住张听,张模仿体育解说员的解说)中国队带球进入禁区,先传左路,再穿右路,过了后卫,过了门将,射门!进——

白、许:不去!

白:副班长,我都听到啦,根本就没信号!

张:原来你们两个也是个球——

白、许:迷!

张:刚才我逗你们玩呢!确实没信号啊。给你们解解闷儿!

白、许:你!(定格)

[追光转向主要说书人,球场加油声响起]

王:(快速)就在这时,奥林匹克足球赛场上硝烟弥漫,你争我夺,群情激奋,精彩纷呈!(押运兵和巡逻兵在虚拟空间中跟随说书人激烈表演看球的动作)球传到左路啦,又传到右路啦。传到上边啦,又传到下边啦!中国队穿越了一道道防线,又向着对方的大门挺进——!(全体定格)

许:奥运会啊,你可知道我们都是铁杆儿球迷啊。

众人:但是,我们看不到啊!

[画外炸雷声响起,追光闪动,并根据情节指向舞台不同表演区]

王:一声雷响,天,下起了大雨。

白:副班长,车厢漏雨啦!(雨声)

张:白文杰!

白:到!

张:拿脸盆把雨接住!

白:是!(拿脸盆接雨)

张:许嗣巍!

许:到!

张:用苫布盖上!

许:是!(两人盖布)(定格)

[巡逻兵回到行进状,又一个雷声响起,追光]

边:(边原地行进边喊)杨老兵,打雷啦!

杨:打雷算什么?!继续前进!雷岩!

雷:到!

杨:用对讲机向中队报告,是否带回?

雷:是!(拿对讲机报告)杨老兵,中队指示:速回去拿雨衣!

杨:华福亭!

华:到!

杨:跑步回去拿雨衣!

华:是!(跑下)

[巡逻兵定格,追光移向押运兵]

白:(高举脸盆接水,边说)副班长!雨下这么大,球还能踢吗?

张:(帮白端脸盆)中国队不擅长水战,这次是凶多吉少呀!

许:啊?!

[押运兵定格,追光移向巡逻兵,华福亭已拿雨衣跑回,押运兵都已穿上雨衣]

边:(边原地行走边说)杨老兵,这么大的雨,中国队还能踢下去吗?

杨:懂什么呀?刘长春,第一个参加奥运会的中国人,也不是跑下来了吗?

雷:杨老兵,那是田径,不是足球!

杨:我管它田径还是足球,我要的是中国人的精神!

众人:(从舞台各表演区向中间慢慢集中,雨声渐弱)对!中国人的精神,炎黄子孙的振奋,泱泱大国的浩气,百年梦想的奥运。谁不想在此时此刻体验一下我们的民族之魂!(定格)

[追光移向押运兵]

许:副班长,球进了吗?

白:听收音机呀!

张:对,听收音机。(夺过收音机,听)没信号,没信号,没信号,(喊)没信号,没信号啊!(泄气,定格)

[追光移向巡逻兵,雨声再起]

雷:杨老兵,雨再大,足球是不能停的。

杨:球,就不要说了,但是我相信奥运会一定能够成功举办!

华:杨老兵,2008年中国什么困难都发生了,就只有中国足球队没困难。(定格)

[追光移向押运兵]

许:对头!中国足球就应该来一场大地震(雷声再响),否则它雄不起来——

众人:对!雄起!(雨声)

白:(端脸盆接雨状)副班长,雨越下越大了,我快顶不住了!

张:白文杰!

白:到!

张:我命令你:雄起!

白:是!

许:(跑过去撑住白的腰)对!加油!(定格)

[追光移向巡逻兵]

雷:杨老兵,你看,前面全是水,还走不走?

杨:为了奥运安全,雄起!

边:加油!

杨:加油!!(定格)

[追光移向住说书人]

王:一个班的兵,奥运时光分两半,远在他乡保金融,留在北京护神圣。都是球迷,未见球星,无私奉献,甘愿牺牲。

[雨声停,追光移向押运兵]

许:副班长,你看,天晴啦,月亮出来啦。(水滴声响起)

白:(放下脸盆,走到车窗前,大喊)哎——,月亮——,你好吗——,球赛结束了吗——(唱《月亮和兵》)“月亮啊月亮,我是一个兵——

[灯光渐亮,众人走向前台,集中]

众人:(齐唱)月亮啊月亮,我的名字好不好听?哦,月亮,月亮——”(静场)

许:(听收音机)副班长,有信号啦。

张:中国

队赢了吗?

许:球赛结束了......(定格)

华:杨老兵,咱打个赌,因为有咱这次巡逻行动,中国队肯定能赢!

杨:对,能!

众巡逻兵:一定能!(定格)

王:谁说战士只有钢枪和哨位?他们也有奥运之情。谁说战士只有巡逻和押运?天南地北,风雨峥嵘,奥运成功咱光荣。

张:收音机放了吧,不管中国赢不赢,我们都要在本职岗位上,为奥运喝彩,为中国加油!

[乐曲《祖国不会忘记》响起]

雷:不管球进不进,我们都要在巡逻路线上,为世界的繁荣,为五环筑起长城!

众人:中国,加油!中国,必胜!黄河奔流,中华强盛,加油奥运!加油中国!加油北京!

[音乐大响]

王:这正是:首都武警奥运安保的一段小故事,警营球迷天南地北话心声。奥运、押运与行进,尽显卫士一片忠诚!

众人:尽显卫士一片忠诚!!!(造型)

[《祖国不会忘记》推向高潮]

[完]作者:王洪飞

2008年7月10日写于武警北京总队某押运连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