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小品 营小品:兵妈妈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军营小品 营小品:兵妈妈”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编剧:王洪飞

时间:某年12月某日清晨

地点:某部队新兵训练基地

人物:班长(第五年的士官,山东口音)

副班长(第二年的上等兵,湖北口音)

新兵甲----小毛(南方口音)

新兵乙----水联东(安徽口音)

军营小品 营小品:兵妈妈

军营小品 营小品:兵妈妈

新兵丙----莫默(河南口音)

[幕启](场上放置有三床、一桌,桌上放着一只战士扛枪模样的小闹钟。)

(新兵们正在睡觉,新兵丙正在悄悄地从被子里拿什么东西,接着提着一包东西偷偷摸摸往门外溜,不小心碰到新兵乙的鞋,急忙整理,再次欲跑)(画外音:小闹钟的录音声:起床啦!起床啦!)

新兵丙:(衣服整齐地跑到桌前,看表)噫——,咋弄勒,恁咋5点钟就开腔啦!快起床!快起床!起你个头哇!把我的计划搞乱啦!(欲砸小闹钟,突然听到有人咳嗽,急忙跑回床边往被子里藏东西)。

新兵乙:(唱)“给我一杯忘情水,还我一夜不流泪,所有真心真意,任它雨打风吹,就怕被子——发大水”。。。。。。。。

新兵丙:(回头)噫——,差点把我吓着。怎么样?今天没尿床吧?我摸摸。。。。。。(摸褥子),噫——,中!当兵十天来进步明显,你已迅速成长为长江大堤上合格的抗洪英雄——

新兵乙:怎么讲?

新兵丙:所有管涌都能堵了!

新兵甲:(梦游状坐起闻空气状)怎么这个味呀。。。。。。。(继续躺下睡)

新兵丙:今天的小闹钟怎么提前那么多,是不是副班长又调了?

新兵乙:他每天都调快五分钟,给我考验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新兵丙:考验什么?

新兵乙:学黄继光用身体将褥子烘干。不信你摸,今天干湿适宜!

新兵丙:哎呀,你怎么所答非所问呢?我问你,今天谁把小闹钟调快了1小时?

新兵乙:不是我!

新兵丙:好了,不问你了。你也真是的,在家尿床,到了部队就不能控制点?

新兵乙:那是能控制的吗?我也不想这样,可它总往外溜。

新兵丙:内务总是你整理的慢,大家都为你保密呢,弄不好呀——退兵!

新兵乙:别光说我,他呢(指新兵甲)每天总要搂只公鸡毛睡觉。早上闻不到鸡毛就起不了床。

新兵丙:说啥呢?他小时候自己睡觉害怕,妈妈就把玩具公鸡放在怀里哄他睡。那是母亲锻炼孩子的独立能力!

新兵乙:部队里没公鸡玩具了,他就非闻到鸡毛才能醒?

新兵丙:那是他妈妈缝在被子上的。

新兵乙:我昨天看见副班长整内务时候——(做吹鸡毛的动作)

新兵丙:扔了?

新兵乙:答对!(幸灾乐祸地)今天他呀保证不能准时起床了。

新兵丙:副班长就是那么狠,今天肯定是他把表调快了,怕没时间整内务!咳,弄得我也走不了!

新兵乙:走?

新兵丙:(突感说漏了嘴,慌张)啊,没事,我是说今天训练走不齐吧?

新兵乙:你咋啦?今天练走—齐—步!

新兵丙:哦,你看我。(心不在焉地)说实话,班长对咱都挺好的。我对不起他。。。。。。。(欲哭,对小闹钟)“起床啦,起床啦!”就这1小时,你,你!坏了我的事呀!(欲砸闹钟,突然听到副班长的咳嗽声,赶忙放下闹钟,跑回自己的床铺,把裤兜里的东西塞进被子)

[副班长上,看到闹钟]

副班长:哇塞勒——,怎么还不起床?都五点半了!

(三人慢慢坐起,但都没离开被子)

副班长:(指闹钟)它没响?

(三人对视,不情愿地摇头)

副班长:它响了?

(三人对视,不情愿地摇头)

副班长:哇塞勒——,咱班的内务已经三次排再最后了。你们让我怎么办?!(再次按下闹钟,小闹钟:快起床!快起床!)

新兵乙:副班长副班长,别让他喊了,我一听它叫我就。。。我就。。想到管涌。

副班长:什么?我不管用?

新兵甲:不是,我没闻到。。。。。。

副班长:闻什么?烟?酒?你们现在是军人了。不能由着性子来。好,我来亲自给你们整内务。起床!

(三人低头)(副班长走到新兵乙床前,拉开被子,乙赶忙坐住褥子,但被副班长拉起)

副班长:哇塞勒——,我说咋象老母鸡抱窝呢,原来是个地图专家呀!管涌,管涌,你的洪峰还真管用呢!(走到丙床前)

副班长:你不会也是艺术家吧?

新兵甲:(迷糊朦胧状态)副班长,我爱公鸡。

副班长:啊?!

新兵甲:(惊醒,忙解释)副班长,是这样的,据史料记载,秦始皇的军队在对敌发起攻击前,都要组织士兵观看一场公鸡斗鸡表演,以鼓舞士气。所以,军事上才有了“攻击”这个词。

副班长:哇塞勒——,还有根据呢,你的意思是每天早上你必须对被子发起攻击后才能起床?

新兵甲:对!啊,不对。我。。。。。。。

副班长:行啦,(对新兵丙)你也是为了明天的攻击而奋斗不起?(新兵丙抱起被子跑开)

新兵丙:副班长,我。。。。。。。

副班长:你是不是也想从被子中发出爱国者导弹?(欲帮助丙叠被子)

新兵丙:班长我自己叠!

副班长:来,我给你整!

(两人夺被子,几个鸡蛋突然从被子里掉再地上)

所有人:鸡蛋?!你!

副班长:哇塞勒——,拦截失败,原因是艺术家下蛋啦!(静场)

新兵丙:(突然转向跑到小闹钟前哭)“快起床!快起床!”我,我全完了!(摔小闹钟,落再地上的小闹钟依旧响起:快起床!快起床!)

(班长闻声抱着褥子、枕头急上)

班长:(拾起小闹钟)这是怎么了?

副班长:班长,你看你的兵,一个床上能撑船,一个被窝藏导弹,一个公鸡斗关山,咱班的内务全玩完!

班长:(看着小闹钟)我知道,你们不是不想起床,这表啊,确实是今天提前响了,是我把它调快了一小时。

全体:是你?!

副班长:(小声嘟囔)哇塞勒——,比我还狠呀。

班长:(走到新兵甲前)入伍十来天了,小毛的妈妈给我写了好几封信,说这鸡毛是她缝在被子上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新兵甲:班长!

班长:连队中午会餐,早上炊事班杀鸡,我给小毛缝了个羽毛枕头。(对新兵甲)明天不会起不了床了吧?

新兵甲:(从床上跳下,抱住枕头给班长深深地鞠了一躬)妈—妈!

班长:(对新兵乙)小水,指导员派我去咨询过心理医生了,说尿床不是病,主要是心里紧张,放松就好了。你看,今天的褥子我给你准备了双份,尿了没事,别让我买尿不湿就行,咱部队没法晾。

新兵乙:(手摸干褥子,感动)班长,我向你保证——

众人:怎么样?

新兵乙:从今往后,再大的管涌我也能堵——住!

班长:(看小闹钟,突然变脸)五点四十五分,离头班公交车到村口还有十五分钟。全班集合!副班长!

副班长:到!

班长:去炊事班把我准备的东西端过来!

副班长:是!(下)

班长:(边拣鸡蛋边对新兵丙)昨天,我就发现你往被子里藏鸡蛋了,你这不是吃不饱,是准备带在路上吃的吧?你,你,你这是要当——逃兵呀!

新兵丙:(急忙上前向班长解释)班长,我从武校来部队就是为学武功的,可这里天天走齐步,没什么用呀。副班长又。。。。。。。班长,你就让我走吧,我求你了!

班长:好吧,咱部队有个规矩:上车的饺子下车的面。(副班长端着盖碗的盘子上)

班长:今天我故意提前了一个小时起床,就是让全班为你送行。不要怕路上饿着,这是部队给你最后的礼物!(打开盖碗)

众人:饺子!

副班长:(悄声)哇塞勒——,激情碰撞出的滚蛋饺啊。(急忙将班长拉到一边,悄声说)班长,你这是要犯错误的呀。

班长:没关系,我有数,看我的。

新兵丙:(捧起饺子,忧郁)班——长!(放下饺子,拿其小闹钟对班长)能把它留给我做个纪念吗?

班长:(班长急)全班集合!(集合,班长指挥全班列队唱歌)“东西南北兵——,预备——唱!

全班:(唱)东西南北中,我们来当兵,五湖四海到一起呀,咱们都是亲弟兄——(同班新兵唱不下去了,哭)

新兵丙:(感动地深深给唱歌的队伍鞠躬)班长,饺子是肉包的,人心是肉长的,班长我、我、我——(突然)我不走了!

全体:(拥抱新兵丙)

新兵丙:(突然喊)妈妈——!(《兵妈妈》歌曲骤然响起:请允许我喊你一声兵妈妈,兵妈妈——)

班长:其实我也真舍不得你呀!(众兵再次:妈妈!拥抱在一起哭)(副班长不好意思,在暗中向班长竖其大拇指)(起床号响起)

副班长:同志们,起床了!咱们整理内务!

全体:是!哇塞勒——

(音乐《兵妈妈》再次响起,全班有条不紊地整内务,副班长看到班长在擦地,示意新兵丙去抢班长的墩布)

(班长带全班走到台前,互相振臂鼓励,全班迎向窗前的朝阳,乐曲声渐强,歌词:请放心吧,兵妈妈——兵妈妈!追光,定格)

[落幕]

2000年写于北京某地新兵训练基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