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小品剧本元旦联欢节目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元旦小品剧本元旦联欢节目”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编剧:林祖荣

导演、服装道具:王卫红

主演:赵奂,王俊伟

群众演员:生物组全体成员

旁白(静)(缓缓地、抒情地,带搞笑的语调):光阴如箭,岁月如梭。

2011年从我们指尖溜走了;2012年朝我们大踏步走来。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联欢节目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联欢节目

过去的一年,这个世界上发生太多的事。

(群众演从舞台两侧上,挂鲜艳围巾,每人说完自己的台词后甩围巾后从两侧下)

辉:日本大地震海啸了;泰国被洪水围困了。

林:苏丹从一个变成了二个。

曹:拉登“带”(die)了;利比亚的老卡走了;邻家的金兄也挂了……

冯:阿拉伯世界闹春天了;希拉里、奥巴马到处煽风点火要重返亚太了;梅普合计着要唱二人转了……

旁白(静):过去的一年,中国也发生了很多的事。

小刚:GDP成世界老二了;我们的航母起航了。

郑老师:动车在温州追尾了;蒙牛查出黄曲霉素了!

薛:药家鑫死刑了;姚明退了;达芬奇哭了。

颖:赖昌星终于在加拿大赖不下去了;

晶晶:红十字会出了个郭美美;郭美美后又来了个卢美美……

旁白(静):这世界令人眼花缭乱。

过去一年,咱实验中学也发生了很多的大事。

(奂与伟穿红色长衫从两侧上)

伟:高考压过S中。

奂:亮了!

伟:礼堂重新装修了。

奂:变得富丽堂皇了。

伟:校长给咱发奖金了。

奂:没错,发得还不少呢!

伟:校长给咱涨工资了。

奂:也是。就是涨得少了点。

伟:那没事。回头咱下去马上把心情短语给改一下。

奂:这工资涨多少跟心情短语何干?

伟:当然有关啦。咱把心情短语换成:校长给我涨多少工资,我祝校长活多少岁。校长涨我一千,我祝校长活到一千岁;校长给我涨一万,我祝校长万岁!校长给我涨二万,我祝校长万万岁!

奂:这一招不错。大伙儿想多涨工资吗?想的话,联欢会结束马上去换心情短语。

伟:手机飞信的,现在就换!

奂:2011年咱们生物组也发生了很多的大事。

伟:可不是嘛。大事多着呢。

奂:听说市生物教研活动就挺火爆?

伟:怎么叫挺火爆?那是相当的火爆!那家伙,那一天来听课的可是人山人海,教室内教室外里三层外三层,把上课教室堵了个水泄不通啊。//搞得咱李副校长是狼狈不堪,左赔不是右道歉的。

奂:真心伤不起啊!

奂:2011年听说生物组还发生了不少带“门”的事件。什么打水门啊,借钱门啊,学外语门啊,小狗门啊……这打水门是哪门子事啊?

伟:事情起因于W去校长楼打水。她每次去校长楼打水,总会遇到水房对面的C校长。

奂:这W遇到C一定有故事吧?

伟:可不是嘛。C校长总是夸W勤快,总是觉得办公室内的水都是她一个人打的。这也罢了,C校长还当着W的面批评咱组长不打水。于是W总得意地在我们面前得瑟,于是我们羡慕、嫉妒过后,恨也由此而生。

奂:那你们怎么办?

伟:我们想问:W,你为什么要去校长楼打水?实验四楼就有水你不打,你舍近就远,你什么意思?

伟:你为什么每次打水都能遇到C校长?难道都是偶然的吗?这是在二龙路艳遇般的概率,是流星砸在头上的概率,是摔了个跟头拣到金条的概率。我们估计一定是每天看着校长到校,马上提着水瓶去打水,并且提着水瓶走过校长室的门口时一定特显摆。因此,我们得采取对策。

奂:什么对策呢?

伟:想办法在在校长能看到的时候去打水。机会终于来了,一天,师父早早来到办公室,并去校长楼踩点。见校长来啦,马上回办公室提着水瓶去打水,走到校长室门头故意加重了脚步并且哼着歌儿。这一招果然引校长出门张望了。

伟:于是师父果断地不失时机地与校长招呼:“呀,校长早啊。我来打那么多次水,怎总也没见着你呢。”校长说:“我怎么总是见你们组W老师来打水呢。”师父说:“校长啊,我也来打水的,不是来打酱油的。”

奂:哈哈,那师父一定很激动吧?

伟:那是。师父那个激动的心情啊,久久不能平静。回到办公室果断地更新了飞信心情:去校长楼打水,需要把握好时机。

奂:W那么大气的女人,会那么小心眼吗?怎么会想在领导面前表现呢?

伟:那你说她为什么去校长楼打水?难道她是觉得楼长楼水好喝吗?校长楼的水好喝,实验楼的水不好喝,那岂不是在说校长在搞特权?

奂:那倒也是。人心叵测啊!听说生物组还有个借钱门事件?

伟:这事就不仅仅是生物组的事了,还与数学组有关。

奂:这怎么跟数学组扯上了呢?

伟:话说咱组的X,一日匆匆忙忙打车上班,到校门口要下车要付出租车钱,一摸口袋,坏了:没带钱包。这时正好看见数学组的小H正在走进校门。这小H可是生物组的女婿,向他借钱,她想应该一点问题都不会有。

奂:结果借着了吗?

伟:结果是,小H看了X一眼,鄙视地冷冷地说:“你这样的把戏我见着多了。”然后扭头就走。留下X尴尬的身影。

奂:这小H,你让X情何以堪啊?!

伟:可这事赖得小H吗?

奂:那不赖小H懒谁呢?

伟:这事怎么也赖不得小H,小H做得对。你看这满大街的骗子,好多都长得跟X似的,好多骗子穿得比X还光鲜。

奂:可怎么说小H与X都是咱们一个学校的吧。

伟:一个学校怎么啦?咱学校大着呢。

奂:咱学校大?

伟:那是相当的大啊,你难道没听说,西门的保安大哥与东门外的卖泡饼的妹纸分手了吗?

奂:为什么分手了?

伟:还不是因为忍受不了异地恋嘛!

伟:所以这要怪,只能怪咱们的曹组长。

奂:怎么怪上曹组长啦?

伟:生物组的女婿不认识生物组的老师,怨谁?这足以说明生物组的领导不关心组员,不关心家属。//如果你隔三差五的,请组里的全体老师和家属团聚一下,或者一起去哪儿旅游一下,还能不相识吗?还会出现小H的这种情形吗?

这件事不是小H的尴尬,不是X的尴尬,而是咱曹组长的失职,是生物组的耻辱。我认为我们应该让曹组长引咎辞职。

众:辞职,辞职!

奂:可他辞职了,咱的组长谁来干啊?

大家齐上台:我来干!我来干!

曹上台: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齐:我们祝大家新年快乐!

鞠躬下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