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目剧本上班记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国庆节目剧本上班记”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逗哏:曹慧龙

捧哏:胡清华

曹:感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

胡:谢谢大伙!

曹:刚才主持人介绍了,曹慧龙是谁啊?就是我。我是唐山车务段银城铺站的一名普通的职工。

胡:多谦虚!

曹:上班年头不算多,很多地方需要向老师傅们学习。

胡:赫!

曹:旁边这位,胡清华。

胡:对,是我。

曹:了不起!

胡:怎么了不起了?

曹:比我年长一岁,早我一年入路,各个方面都是我的偶像!

胡:您过奖了!

曹:我很厌恶……不,羡慕他!

胡:您说准了,到底是羡慕还是厌恶啊?

曹:羡慕羡慕。首先说身体……

胡:诶!我这身体可不行,小毛病多了去了。

曹:对,您现在是不行,但您本来应该是个身体非常健康的人!

胡:怎么呢?

曹:真的,虽然我没学过兽医我也能看得出来。

胡:兽医?像话吗?

曹:他呀,本来应该是个身体倍儿棒的人,可是在出生的第二天就患上了百日咳,从此就没发育起来。

胡:那我怎么就能看得出本来应该是身体倍儿棒的人呢?

曹:感觉呗。

胡:感觉啊!我还感觉你本来应该是个好人呢。

曹:这是跟您开个玩笑。身体是次要的,主要是人家心态好,很乐观。

胡:对,什么都不往心里去。

曹:乐观,积极,爱唱歌,平时没事就爱唱郑智化的歌。

胡:积极向上嘛。

曹:唱《水手》:“在半睡半醒的时候总是盯着水手说,我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胡:诶诶诶,错了错了。不是盯着水手说。

曹:是什么?

胡:听着水手说,听人家说。

曹:你说那是第一段,第二段是盯着水手说。

胡:没听说过!两段都是听着!一个道理水手给我讲完我再给水手讲,我俩到底谁不懂啊?

曹:你说这还真是,我这么唱好几年了。

胡:是啊?

曹:反正就是爱唱歌。

胡:那倒是。

曹:其次说人家这名字,起得也好。

胡:这是我家长的功劳。

曹:对,这是他家长的功劳。(拍胸脯)

胡:诶诶诶!说家长别往自个儿这儿拍。

曹:反正就是说名字起得好吧!胡清华,糊里糊涂地就能上清华。

胡:没这么一说。

曹:就是图个吉利!

胡:那倒是。

曹:父母希望孩子考上名牌大学。

胡:望子成龙。

曹:将来我有儿子我也给他起名叫清华。

胡:你敢!我说你怎么老憋着占我便宜啊?

曹:我这不是羡慕你嘛。

胡:没听说过,有你这么羡慕人的。

曹:第三,说人家是正宗的铁道院校毕业的高材生。

胡:哪有您说的那么优秀。

曹:像我们其他这些来咱段的大学生,都是什么工业大学科技大学财经学院毕业的。

胡:跟铁路没关系。

曹:人家清华兄,兰州铁道学院,正经的磕巴出身。

胡:你是结巴出身。像话吗!

曹:没错啊,从事本行职业。

胡:那叫科班出身。

曹:对,科班出身!磕磕绊绊就出生了。

胡:你才磕磕绊绊出生呢。

曹:反正就是职业对口吧。来到车务段以后,在滦县站综合室做助理工程师。

胡:对。

曹:平时写个材料弄个五儿的。

胡:写作多一些。

曹:像什么通报、通知、总结、办法,这些东西,人家都不会。

胡:对……不会我在那儿上班干吗?

曹:会吗?

胡:没少写。

曹:对了,写的不少。这不上个月,站长让他写一篇明年的工作思路。把他给愁得啊,天天躺在床上睡不着觉!

胡:就写篇工作思路至于愁成这样吗?

曹:同事们教他,告诉他先弄提纲。

胡:这个步骤对。

曹:于是清华兄身体中后偏下部位就老往上使劲儿,天天提天天提(做提肛动作),哎呀——最后累得他都提不动了。

胡:怎么那么脏啊?我这思想也太歪了!

曹:结果,还是没写出来。

胡:那是写不出来,血不出来就是好事。

曹:你这人怎么那么恶心啊。

胡:我啊?

曹:他写不出来,但他很聪明,有办法,打电话找我:“喂!小曹。你如果能帮我写篇明年工作思路我给你一千块。

胡:我也太没出息了吧?就算写不出来扣奖金也不至于扣一千啊!

曹:充分体现出人家的智慧!

胡:我这还智慧呢。

曹:可是在铁路部门,在同一个岗位上工作的时间总是有限的,尤其在车务段,岗位调动很频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