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剧剧本风波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心理剧剧本风波”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人物:

牛光:大一学生,学生干部,性格耿直,豪爽

冬宝:大一学生,成绩优良,家贫,以自己为中心

海.滨、航科、永明同宿舍的人

心理剧剧本风波

心理剧剧本风波

第一幕

(幕起。两张床左右摆放,两张桌子放在中间,地上有垃圾,牛光正在扫地,同学躺在床上)

海滨:(睡眼朦胧,揉揉眼睛,看看牛光)今天还起这么早啊,太强了,今天可是公元2003年一月一日——元旦啊,一年才有一个元旦啊,大清早的不睡觉却干活,你们这不是浪费光阴吗?(说完把被子蒙在头上又睡)

牛光:(笤帚停下)我早起习惯了。睡不着。(低头继续扫地)

永明:(拿着上衣准备穿)是啊,还有几天就考试了,大家每天晚上都学的那么晚,最近又没课,谁不趁机在床上多赖一会啊。(说完把上衣套在头上)

航科:(斜倚在床上,放下手中的书)咱们昨天晚上不是说今晚上聚餐吗?正好放松放松。

海滨:(倏的坐起来)是啊,是啊,一想起大润发的炸鸡和那醇香的葡萄酒我就激动不已。(鼻子在空中嗅嗅)啊---------真香啊

牛光:(手刮丁的鼻子,一手拿笤帚)小子,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哈哈哈哈……

海滨:哎,(叹息)就是资金比较紧张。

永明:咳!都学期末啦,谁的资金不紧张啊,是吧?(向甲)

海滨:是啊,资金咋解决?

航科:咳,这还不简单,(诡异的看看周围同学)咱们穷,有不穷的啊,(朝冬宝的床努努嘴)冬宝不是刚发了奖学金吗?咱先让他垫上不就行了。

众人:(兴奋,赞同)对呀!

海滨:(犹豫)行是行,不过他刚把钱存起来,银行离这里这么远,他会去吗?

牛光:(想了一想)管不了那么多了,再说我们钱也不够了,就让冬宝跑一趟吧。咱又不是不还他!

众人:(附和)是呀!

永明:(看看四周)哎,冬宝去哪了?

牛光:刚出去,可能去厕所了吧。(朝向同学丙)舍长,等会儿冬宝回来你和他商量一下吧。

航科:好啊。

(冬宝从舞台一侧走上台,推门进来,捂着肚子,众人看着他)

众:冬宝回来了。(惊喜)

冬宝:哎,饿死了。

航科:冬宝,我有事儿跟你说。

冬宝:(挥挥手)(不耐烦)我先去买饭,有事回来说吧。哎,饿死我了。哎,有要捎饭的吗?

(没人响应,冬宝拿衣服要走)

(牛光已扫完地面,正在往垃圾袋里装垃圾)

牛光:冬宝,等一下,把垃圾袋拎去吧。(继续装垃圾)

冬宝:(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哎呀,人家去吃饭,你却让人家拿垃圾,事真多。

牛光:你不是顺便吗,再说宿舍垃圾你什么时候管过?

冬宝:凭什么让我倒啊,这地又不是我弄脏的,再说我还得学习呢。

牛光:(有些火了,但仍然忍耐)算了,我自己去倒吧。

冬宝:(不客气的)自己去就自己去,谁管!(摔门而去)

(牛光随后提垃圾出去)

(众人无奈)

海滨:哎,舍长,你说冬宝连个垃圾袋都不提,让他去银行取钱,这不是难于上青天吗?

永明:哎呀,冬宝这人别的没啥,就是有点太自私了,宿舍的开水就他用的最多,可一到打水的时候就找不着人了。

海滨:是啊,我的大宝刚买来一星期,就被他用去一半,你说他拿那么多奖学金就不能自己买一瓶。

航科:哎,行了行了,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兄弟,都应该互相谅解嘛!等他回来,我跟他说。

第二幕

(牛光默默的收拾书包,准备去上自习;冬宝津津有味的吃饭;海滨、永明在看书,航科和冬宝坐在一起)

航科:冬宝,咱们学期期末资金都比较紧张,今晚聚餐的钱想让你先垫上,回来我们再还你,行吗?(同学甲点头)

冬宝:(边吃饭边说)哎,凭什么让我出啊?发奖学金的又不止我一个。再说,我刚存银行,银行那么远,我才懒得去呢。(继续吃)

牛光:(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拿出钱包掏出钱交给同学丙)舍长,我不用他垫,我交上我的那分。

冬宝:(看到这里,停下筷子)有钱不先垫上,还让我跑那么远。

牛光:(真的火了)我垫上?!(气愤,大吼)我要是有钱还跟你废什么话!

永明:真的,冬宝。我们四个身上所有的钱凑在一起也不够了

冬宝:(不在意的,边吃饭)不够我就去取呀,也不用发火啊,真是的,仗着自己是个干部,就对人家吆五喝六的,什么玩意!

牛光:(愤怒的)你说谁呢,啊,你说谁呢?!拿奖学金就了不起啊?!

冬宝:(也火了)有人强,也拿个奖学金给咱瞧一瞧。

牛光:(钱包扔在桌子上,挽起袖子,吼)小瞧人啊,欠揍是吧!

冬宝:嗬,揍谁,还怕你不成?(不吃饭了,也挽起袖子,摆出战斗姿势)

牛光:(继续扯袖子)妈的,今天揍不死你我不姓牛!(准备动手)

(同学甲和同学丙一人拉一个):行啦行啦,都是兄弟,有话好说!

冬宝:就你是大爷呀,凭什么什么都以你为中心啊?(挣扎着冲牛光吼)

牛光:还大爷,我还是爷爷呢!(大吼)

(同学甲和同学丙劝止)

牛光:(背起书包)妈的,谁为集体做点事谁就该死!(摔门而去)

(屋里一片沉寂)

海滨:(走上前来)冬宝别生气,他就是性子烈点儿。

冬宝:(不屑)他性子烈,我性子还没烈呢。

航科:是啊,冬宝,你刚才的话也太伤人了。

冬宝:(不耐烦的)哎呀,行了行了,我取钱去。

第三幕

(元旦晚上,桌上摆满东西,聚餐开始,牛光和冬宝对面而坐。杯子盛满葡萄酒,别的同学互相敬酒,牛光、冬宝相对不语)

牛光:(独白,追光)我这样做对吗?毕竟是同学,是兄弟,毕竟快考试了,大家时间都很紧,银行又那么远,我怎么就不能替冬宝想一想呢?哎呀!(低头,懊悔)

冬宝:(独白,追光)哎,都是兄弟,牛光也是为了大家,我是不是有点太自私了?可是让我道歉,真是放不下这张脸呀!

(最终,牛光打破二人之间的尴尬,举起杯子,朝向冬宝,冬宝也举起杯子)

牛光:对……对不起啊,冬宝,我卤莽了。

冬宝:(惭愧的低头)不不不,是我错了,我们都应该多为集体做一些事情,是我太自私了!所以,今天我请客!

航科:好啦好啦,大家都是兄弟吗!正所谓“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正所谓……

牛光:(推航科)得了吧,别跟咱们拽文啦!(众笑)(举杯)好,来来,为了集体,干杯!

众人:(齐举杯)干杯!

(幕落,剧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