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小品坦诚相待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六人小品坦诚相待”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坦诚相待

——当年我们扯着蛋

舞台说明:空场后期是六把椅子面对观众席位,U字型排列

道具:六个旅行拖箱。墨镜,烟,六把凳子,火机

六人小品坦诚相待

六人小品坦诚相待

孙起凡(拖着旅行箱上场):谢谢大爷送我过来啊,终于到这寝室了,唉这床上还有被子。也行先,把自己安排一下吧。去交费啊这个。

颜宇风(拖着旅行箱对着孙):唉兄弟,这么早就过来了啊!

孙起凡(握手):我叫孙起凡。

颜宇风:我叫颜宇风。

孙起凡:弄好东西咱出去吧。

颜宇风:你在这个床,我去住对面好了。

孙起凡:好好好,你看又来一个。

钱多多(叼着烟,拖着旅行箱):唉,你们好呀!

颜宇风和孙起凡:你好你好。

钱多多:来,哥几个,抽根烟。

孙起凡和颜宇风:谢谢兄弟啊。

钱多多:没事没事,抽啊。

孙起凡:红色,这烟我还都没见过(点烟上去)。

钱多多:这我姑姑从国外带过来的。

梁高升(拖一旅行箱):怎么回事啊,这么大的烟味啊,这谁管事啊?这里可以随便抽烟吗?

孙起凡:哥们,先把东西放下。

钱多多:你是咋回事啊?这是你家,我们是不能抽还是怎么着?

梁高升:哦,不是,我只是闻不惯这个味儿,你要有什么事和宿管说去!

钱多多:我凭啥去找他?今儿我还是就在这抽,你们抽不抽?

孙起凡和颜宇风:行了,咱都注意点影响,过会再抽。

钱多多:不行,我发的烟就得抽,管他干什么,他闻不惯出去。

梁高升:我说这哥们——

钱多多:咋了?

梁高升:这怎么说也是个公共场所。

钱多多:公共场所?

梁高升:有我六分之一说话的地吗?

孙起凡:咱都别在这掐了,你看又来一同学。

刘华强:唉,这包,驴包,LV呀。

钱多多:喜欢吗?喜欢送给你。

刘华强:这味儿,熟悉啊熟悉啊,有感觉。

(颜语风咳嗽)

孙起凡:不能抽烟了,这同学受不了了。

刘华强:这谁发的烟啊?

钱多多:给,拿上抽,抽,都抽,气死他,还闻不惯烟味给我装。

刘华强:嗯~谁给我哥们装?

钱多多:就是那戴眼镜的。

刘华强:哥们,就看你这烟,我今天帮你揍他。

梁高升:等会。你姑把烟从国外运过来把税交足了吗?我爸就是管这个的,把你姑的名字告诉我,我看我爸认识她不。

刘华强:你爸是干什么的什么官?给我说一下。

梁高升:这种烟在我家,都是当柴火使的。

刘华强:我觉得你家没他家厉害。

梁高升:你现在别给我说别的,给我说你姑叫什么名字,我给我爸说听听,看有没有这号人。

钱多多:我姑的名字你就没必要知道了,给你说了你也没听过,我姑这种大人物不是你爸那种小官听过的,

(3 3分开)

孙起凡:哎~咱们宿舍不是六个人吗?这咋才来了五个呀?

余玄机:唉~你们都到了。

梁高升:唉,你是咋来的?

余玄机:我是开车过来的。

梁高升:是开自己的车,还是别人的车?

余玄机:是我家的司机专车送我过来的,开了十一个小时才到的~

刘华强:什么专车?是拉砖的车吧?

余玄机:嗯,那个不重要,是我妈朋友开的车,我就顺便坐着过来了

刘华强:喂...你大爷的,你这说话我就听不习惯,你在哥们面前装什么斯文。

余玄机:我从小到大,说话都是这么斯文。

刘华强:你信不信你再这样跟我说我抽你!

(余与刘冲突,孙制止。)

孙起凡:扯淡,哥们儿啊,咱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相聚在一起不容易啊.......

刘华强:我现在再给你说一遍,你给我好好说话,你再在我面前装文化人,我让你躺着出去!

余玄机:我再说一遍,从小我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刘华强:唉,你小子别看着我说,你注意一下你眼神,你再这样看我我真打你了!

余玄机:山峭者崩,泽满者溢。

(颜宇风拉余玄机到前台)

颜宇风:嗨,哥们,你说话咋这么有水平,有文化有内涵,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文化人。

梁高升:我爸单位都是你这种人,光会说书上的话,不会说人话。

颜宇风:那那那,听我说,我终于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了,走,咱们三个出去,他们仨都是有来头的人,咱们三个以后得小心点。

余玄机:嗯,那个不重要,现在是法制社会。

颜宇风:我们刚来的时候,给我们发的是外国烟,还有一老爸是当高官的。

余玄机:哎,且慢,你话别这样说,君子自不自轻矣,吾自有浩然之气,晃荡朗朗乾坤,清风度化,君子有节。

颜宇风:有些事情,咱们是真没办法,就这么现实,咱还是小心的好。

刘华强:你们三个在外边给我说什么呢?都进给我进来说。

孙起凡:成成成,咱们都进去,大家伙都介绍一下自己?

余玄机:在下余玄机,自湖北公安而来,家父台湾人士——

刘华强:我晕,你还是宝岛的,没见过?

梁高升:唉,你这还海外关系啊,洋的不行啊?

余玄机:先等等,静静聆听一个人讲话,是一种礼貌。

钱多多:我从小就没人教我这个习惯。

梁高升:我从来没有听过别人讲话,一般都是我先说,说完我就走,也不知道别人说什么。

孙起凡:行,那咱让这哥们儿先说。

钱多多:你看,这是我们官少,人家爹是当官的,就让他装吧。

余玄机:让我说完。

刘华强:你大爷的,你再说信不信我抽你!

颜宇风:行行行,玄子,咱让他们先说,咱们是文化人,要通情达理。

刘华强:唉,你这小子说谁不通情达理,你是不是也欠收拾啊?

梁高升:我给你说,你跟我爸那前任前任前任的秘书一样,给我装文化人,最后还是让我一句话就给开了,到现在都还没找着工作,没工资,媳妇都跟人跑了。

余玄机:大家都是室友,君子以和为贵,不可轻人也不可自轻。

钱多多:别跟我扯这些,我听不懂,有什么用?还给我装文化人。

余玄机:那我问你,如果不想做文化人,那你上大学是干什么来的?

钱多多:我老子给我说了,去大学里,给我混四年去,钱大把大把的给我花。

余玄机:那你混日子就好好混着吧,那这位兄弟,你为何而来?

刘华强:唉...厌倦江湖生活。曾经,有那么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好汉不提当年勇啊。

余玄机:大家或许都有一段辉煌的过去,但是现在我们在大学里,就要重新做起。

梁高升:我的过去是辉煌的,未来更是辉煌的,我爸说了,等我大学毕业了,让我从基层做起,先当一正科,练练手。

颜宇风:你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来到这个学校的吗?其实我学习成绩特别好,我高考的时候考的语文、数学、英语,我他妈的文综迟到了,跪在那个老师面前,不让我进去,结果我考了416分。

钱多多:喂,你还真跪下啦,没种

孙起凡:唉,行了行了。大家都别这样,这哥们高考的时候给人跪下,不是没种,也不是没有志气,咱们应该佩服他,他这样做

事不让自己的父母伤心。为了考大学,做什么都不过分,大家都少说两句,玄子,你继续。

余玄机:那我就简单点说,我叫余玄机,来自湖北公安。

梁高升:湖北那地方太热,每次我爸开会,让我去我都不去,那空调吹得我头都大了,你公安的,公安局我倒是听说过,公安那地儿还真是没听说过。

余玄机:我家公安的,明末清初的文学流派公安派,你们语文课要是认真听讲的话一定知道。

梁高升:行了行了行了,语文课,什么叫语文课?语言与文学,我没上过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能够混一张文凭的,知道为什么吗?我爸手下的科长的孩子,都是大学文凭,我爸那会准备给我弄一假的,但说起来太丢脸了,所以我就干脆来混四年得了,四年之后,我回去先从正科级做起,正科级是什么意思你们知道么,唉,这宿舍舍长是什么级的,副股级还是正科级。

孙起凡:行了,你看这哥们儿,咱们都比不了。

颜宇风:唉,兄弟,你这话说的太对了,告诉你,我来这学校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考研。

余玄机:志同道合,同道相盟啊。

颜宇风:一激动还忘了介绍自己,我来自湖南。

余玄机:唉,隔的近,我来自湖北,就一湖相隔。

颜宇风:咱以后就互相学习啊。

余玄机:那这位兄弟呢?

孙起凡:你们二位都是水。我得来点儿山,我来自山东。

余玄机:齐鲁之地多豪杰,孔子之乡啊。

孙起凡:没有没有,孔子就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小地儿,小地儿。

刘华强:你那地方不成。

孙起凡:哪儿不成啊?兄弟,你又是来自哪儿的?

刘华强:我那儿地方小啊,江苏徐州,我们那徐州也没啥好的,就是有一矿业大学在首都建了一分校。

孙起凡:对对,那矿业大学我去过。

刘华强:另外也没啥,就是推翻清朝的那个汉高祖——刘邦。

孙起凡:哦哦,就是钻过人裤裆的那个。

余玄机:推翻清朝的汉高祖?

刘华强:秦朝,你不是书香门第吗?

余玄机:这清和秦发音——

孙起凡:你看看,咱学播音的,连清和秦都分不清,咱们这个不对。兄弟,唉,兄弟你以前干什么的怎么脾气有点大啊,不成这样,多大人了,至于吗?

颜宇风:(没错没错没错)。

刘华强:你有没有看过征服?

孙起凡:征服,征服我看过。

刘华强:刘华强你知道吗?刘华强买西瓜你知道吗?

孙起凡:刘华强,唉。知道,那刘华强跟你有关系啊你哥?其实我爷爷是孔子。

钱多多:别跟我扯孔子啊,我听不来,我不认识什么孔子孟子的。我只认识金子银子。

颜宇风:兄弟兄弟兄弟,做个自我介绍,先。

钱多多:自我介绍啊,知道我叫啥不?我现在跟你们说,钱多多啊!

梁高升:钱多多,这名字

钱多多:别给我笑,这我爸给我起得名字,噢!顾名思义就是钱多的意思!

梁高升:你爸是不是自从有了你之后,那钱就特别多,我想问一个问题,你爸那税是否按时上缴?

钱多多:上缴了啊!你问我这问题,是什么意思啊?

梁高升:如果您家真的那么有钱的话,我爸应该知道啊,如果你爸真的那么有钱,那他的缴税情况我爸应该清楚啊!

钱多多:你爸是干啥的呀?

梁高升:我爸是干啥的?我爸是管你爸的.

钱多多:管我爸的?唉,你当我傻啊,我爸就总裁,谁敢管我爸!

梁高升:总裁的上头是什么?你别给我说,总裁的上头是房顶。我知道你爸是最高层啊!

钱多多:是啊,那你爸凭啥管我爸啊!

梁高升:兄弟,我是没上过初中的,我直接上的高中。但是,你学过政治吗?学过税法吗?

钱多多:政治?噢,你意思是你老子当官的呗!

梁高升:小官儿

钱多多:小官儿,小官儿管我爸?我爸那可是大企业啊!

梁高升:我爸专管暴发户。

颜宇风:别用这么大的词。

钱多多:看不起人是吧!我跟你说,我爸不是暴发户,我爸是一步一步爬上去的啊!

刘华强:有钱,这哥们儿确实有钱。

梁高升:你的钱再多,对你来说,只不过是一堆纸币而已。它对国家来说,就是很多财富了。

孙起凡:你别说,你这哥们儿见识还真不错。

钱多多:唉,你到现在还没跟我说你爸是干啥的啊!

梁高升:我爸就先别说了,说出来容易吓着你爸。

钱多多:唉,你家是姓啥的啊?

梁高升:我姓梁,你说我爸姓啥!

钱多多:噢!姓梁。

梁高升:我爸总不可能姓刘吧!

钱多多:哦!对对对,你爸也是姓梁啊,那你叫啥呀!

梁高升:我叫梁高升,自从我爸有了我之后,连升三级。

钱多多:哎哟这,那你爸叫啥呀!这小子,我就想不通啊!他还要管我爸。

刘华强:别介兄弟,咱那钱比那权好用。

钱多多:你这小子上道,你这小子真上道,我喜欢你这种人!

孙起凡:哥们儿,你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咱不能对着他一般见识。

梁高升:不是,我这叫路见不平。

钱多多:你这小子,啥叫路见不平?

梁高升:我就是看不惯这些暴发户。

钱多多:我还看不惯你这官二代呢。

刘华强:哎,就是,当官有什么了不起啊。

梁高升:哥们儿,其实你挺不上道的。跟这种暴发户扯得太近了,容易给自己弄进去。李刚?李刚你听说过吗?李刚能让他的儿子开车撞人,我爸能让他的儿子的室友开车撞人。

孙起凡:咱不能这么说,说大了。

钱多多:这我可真听不来了,我接受不了你了!我现在发誓跟你对着干!

颜宇风: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咱们以后得好好相处。

钱多多:你们别给我说话,都别给我说话。

梁高升:让我跟这一土鳖好好相处?

孙起凡:等会,都听我一句。

钱多多:小胖子你给我坐下。

刘华强:都不要说话,梁少梁少。

老大爷(主持人):118寝室室长出去搬椅子)

梁高升:暂停一下,哥儿几个,这室长是副股级还是正科级的,如果你们没什么意见就我来当吧!

钱多多:就你?你凭啥当。

梁高升:哥们儿,你说就我这能力,当个室长那不是杀鸡用牛刀啊!

刘华强:我觉得成!

梁高升:我当了这室长的好处是什么呢,从小处说,我爸就是当官的•••

刘华强:我觉着吧!以后刷马桶那活,以后就让那两小子干。

梁高升:我为什么当室长,首先我那资格在那摆着呢!

刘华强:对啊!我也这么认为。

梁高升:我爸就是当官的,我念完大学还当官,你说就那么一土鳖,他当了室长,不得领着咱们五个出去摆摊卖袜子啊!

孙起凡(对着颜宇风):听我说一句,这位兄弟,就比较老实,我觉得他做事呢,比较踏实。所以这室长还是他来做——

钱多多:咱别说踏实,他刚才说了一句!现在是什么社会。

余玄机:法制社会,什么事都得民主。

梁高升:得!现在就咱俩想当是吧!有没有别人想当。

孙起凡:我啊!先声明,我不当。

刘华强:钱兄,你先塞我几百块,我投你票啊!

钱多多:别,别几百,几千都成。

梁高升:

现在谁还拿这钱,你出去消费签单子,签我梁高升的名字。把发票给我拿回来,实报实销,谁还拿钱出去啊!丢人,掉分儿。

钱多多:我跟你说,你跟我混,包里两张卡随便挑,就是为咱寝室准备的。要跟我混的随便拿,每张里边二十万,随便花,学费四年我给你包了。

余玄机:容我说一句,钱、毕竟不是你挣的吧!何必不为自己父母花点儿呢。

钱多多:这钱虽然不是我挣的,但是我为啥叫钱多多?我给你们说了啊,就是有了我。我家钱才来的。我就应该花,应该的啊。我爸说了,花多少钱都行。

梁高升:哥们儿!这土鳖愿意跟你花钱你就花呗!还嫌钱扎手啊。我给你说,你怎么花。把发票拿回来,把卡还给这土鳖我直接给你报销了!你扯什么•••

孙起凡:大家都别吵,你凭什么去报销?是你说的一句话就报销吗!

梁高升:我用的着说话吗?我一句话我爸的秘书就给我办了!

余玄机:就算你爸是再大的官,中国律法哪一条说我们消费您可以给我们报的吧,

梁高升:你这书学的挺好,你信不信等你以后上班了,你带着小学课本初中课本高中课本能在我爸那呆一天我让我爸给你当秘书!

余玄机:抱歉,课本咱都是不甩的!我高中就没怎么听过课,照样高考语文132;这都是家学的原因。

孙起凡:听完以后都是一个比一个牛逼啊!

钱多多:你们来,我悄悄跟你们说他爸稳是一贪官,不要跟他混在一起说不定今天风光,明天就进去了

孙起凡:话咱不能这样说,他说他爸是当官的咱不和他一般见识。

梁高升:你先别说话,什么叫做贪官?贪的是谁的钱,还不都这些土鳖死皮赖脸的送钱我也许见过你啊。

钱多多:我咋没见过你啊

梁高升:我在家里睡觉,就听见一特猥琐的声音……给我爸送钱过来了!那你承认你爸给我爸送过钱,我就承认我爸是贪官!

钱多多:送钱?送钱我不知道。这些事情一般都是我爸手底下手底下的人去干的!你爸多大面子,多大的官,我爸可能去给你爸送钱?开玩笑!

颜宇风:大伙都别吵了!我要看书,我来这的目的是要考研究生,不然咱们大家一起来努力。一起来考研究生!

梁高升:研究生?哥们儿,你知道研究生在我爸单位一个月拿多少钱?工资不就拿那可怜巴巴的一千八,连和女朋友租房子的钱都不够。

颜宇凡:咱们价值观真不一样,我就是要考研究生。

梁高升:哥们儿,现在我跟你说,投我当室长,你毕业了,直接来找我爸的单位,给你一正科级干部,干不干?

钱多多:你投我当室长,去我爸分公司,给你一总经理干干,成不成?研究生有啥好的?

刘华强:投钱少!

钱多多:必需得投我的!

梁高升:你这墙头草,当得有点儿太过分了吧。

刘华强:我这个人吧,谁给我好处——

梁高升:你这个人吧,我看以前混过。公安局你进过没?

刘华强:没进过

梁高升:想不想进去试试?

刘华强:你大爷的,我觉得你还是投他吧。

梁高升:我话还没说完呢。你想不想试试。上一秒进去,下一秒局长给你送出来的感觉。我就是能让你感受到这种感觉。

刘华强:这是我一辈子都没享受过的待遇。

彦宇风:我的意思就只是考一研究生

梁高升:考什么研究生,还不是我爸一句话的事

余玄机:兄弟,文人自当清高,我支持你

钱多多:文人?文人能当饭吃吗?

梁高升:强子,你就现在把这文人给我打一顿,我特讨厌他

孙起凡:扯淡,不就家里有几个钱吗。说白了,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多少钱啊,多少钱也没一毛是你赚的。拿了几个钱你至于吗。还钱多多,钱多你来这学校。破成这样儿鸟不拉屎。还有你,不就一小混混吗,你欺负我也就算了,别在大家面前充大牌。没意思,真进去了他爹也弄不出你来。还有你,整天吹嘘自己有权有势,给你开发票,让你给开个几百万的你成吗?这放你老爷子那给你老爷子也逮进去。还要做四年的兄弟,大家都和和气气的。

梁高升:得得得,你说我这身份和一土鳖争什么劲

钱多多:我也不干这事儿了,这傻子你当吧

孙起凡:那咱就推选想考研的兄弟干这活吧。

彦宇风:兄弟,你这把一屎棚子扣我脸上啊。

孙起凡:嘿,死棚子,多大个棚子啊。

颜宇风:我来这学校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你让我当上室长,我每天管这事管那事,没时间学习。

孙起凡:你们这逼良为娼,弄得我情何以堪啊。

彦宇风:你要真是我兄弟你就把这活给接了吧。

孙起凡:挨,哥们儿,这室长好活儿啊。你想想,这发个几毛钱不都是您的。

余玄机:我觉着吧,人才分为才和能两种,能是有能力的人,交给你一件任务,能够有贯彻力,能完成任务;才是知道有能力的人如何去安排。比如,韩信和刘邦。我觉得兄弟是一个承载大德的人,君子当仁不让,就这位兄弟了,大伙儿觉得怎么样。同意他当室长的请举手。

刘华强:就你就你

孙起凡:天下这事就是这样,你越不想干什么它越来找你

梁高升:小胖子,我现在是明白过来了,这室长不是什么正科级副股级,就是比班长小一点儿。没有什么国家正式的编制。

钱多多:我以为室长能有大把大把的钱收

梁高升:挨对了,小胖子,你当室长了,我正会还一直站着呢。这凳子咋办呢。

孙起凡:这个,这个吧

钱多多:你是室长,先把这事给咱办了吧

孙起凡:走吧,颜雨风余玄机,咱们三个去领凳子

余玄机:这个还是算了吧。本来从小体弱多病,而且咱家的传统就是从小不让长子碰锅碗瓢盆,笤帚簸箕,抹布垃圾。

刘华强:你信不信你再说这话我抽你。

孙起凡:我看大家都想做凳子,但都不想去领。

梁高升:别。小胖子,咱不能惯他这坏毛病。

钱多多:对。就是,不能惯他。你让着大胖子跟你们去领。

孙起凡:得了,哥几个。别吵了。既然我是室长,就给我一面子。不就是五楼吗,我一个人去。我来回跑六趟,就当减肥了。

刘华强:得得得,得了,就给这小胖子一表现得机会

梁高升:我跟你说小胖子,就这一次啊,下不为例。以后这种事别跟我抢着干,我肯定要帮你。你现在就赶快去吧,别说了。

颜雨风:我觉得吧,这事儿有点儿怪。他家不是有钱吗,他家不是有权吗,这种事他还用得着咱们亲自去干吗。还有这一小混混不是当大哥的吗。

钱多多&梁高升&刘华强:去不去了

孙起凡:成成成,我现在就去干。

刘华强:挨,梁少,我过几天我想去那迪厅玩一玩,你说我拿发票你能不能帮我报销

梁高升:刚才有人说我拿几百万报销不了。别说我给你报销,我让警察去给你结账。

颜雨风:行了行了行了,都别什么报销不报销的了。

孙起凡:哎哟,这凳子搬的,从八楼搬下来,这汗。快,强哥,开电风扇。

颜雨风:我去开我去开。

(飞机引擎声)

梁高升:哎哟,这是通电的还是烧柴油的。

余玄机:这跟直升机一样啊。

梁高升:我晚上睡这怎么受的了啊,能被吹死啊。

钱多多:直升机啊这是

颜雨风:这个我怎么学习啊

刘华强:行,都别说话,我明天找俩兄弟把它砸了

孙起凡:砸?咱不能破坏公物!砸了成吗?这个砸了要赔好多钱钱多多:我买台新的撒。

孙起凡:你看这哥们儿,就是有见地。

梁高升:我跟他们校长联系。

孙起凡:联系校长啊!

钱多多:买一新的换一空调,砸了成不。

梁高升:对啊,咱得用空调啊。

孙起凡:先就这样儿吧。成了成了

梁高升:什么叫先就这样啊。现在距离天亮——

孙起凡:声音就那么大点儿。

梁高升:你让我再听八小时啊

钱多多:八秒我都听不了。

(嘭,风扇给砸了)

孙起凡:这谁干的?!

刘华强:我砸的!

钱多多:砸的好砸的好!这我爸的电气公司我打一电话,马上过来给我装空调

孙起凡:这谁干的谁先给赔了。

钱多多:这钱我掏了啊。

刘华强:钱少

钱多多:我知道你啥意思,砸的好。这钱我掏了。马上给我打电话,要最好的啊!

孙起凡:有钱也不能这样啊!

刘华强:哎,胖子、

余玄机:有钱真不能这样。

钱多多:哎,你俩人想干嘛?

刘华强:钱少要买空调,这空调不吹你们怎么的啊!

余玄机:得,这还有八小时天亮,您装一空调至少八小时装不来吧,咱们想点眼前的事成不?你现在把它砸了我一点风都吹不到。

钱多多:小子,给我拿书扇风,我给钱。

余玄机:我还不要了,你爱咋咋的,咱不伺候你,什么东西。

钱多多:哎呦,怎么说话呢

刘华强:对啊,怎么对我钱少说话呢,钱少,给点钱我打死他,你大爷的。

钱多多:给,给我砸,砸的时候不能用纸币,全给我换成一毛硬币使劲的砸,给我砸死他!

梁高升:你放心砸,我跟这保卫处联系,出事找我.

钱多多:咱有梁少撑腰,权有他,钱有我,使劲干!

孙起凡:嘿,这俩,几分钟不见穿一条裤子了啊?

钱多多:谁和他穿一条裤子啊.

梁高升:我需要和你联手才能收拾这个胖子!

钱多多:我就告诉你,我现在箱子里那个美元能拿出来直接砸死你

余玄机:哎,那我得问问,你那美元上印的头像是谁啊?

钱多多:头像?应该是……头像不是拿破仑么?

梁高升:拿破仑是法国人,应该是福尔摩斯,就你那破钱,现在是凌晨三点了,谁来给你修,看我打一电话,一堆人挤着来给你装。

颜宇凡:梁少,你真该打电话了,你看我这热的满头大汗了,热的都待不住了,我还要学习呢。

梁高升:提起你学习我就烦了,翻书那个声音哗哗哗,都快赶上这电风扇了,跟直升机一样,刚那电风扇下来咋没砸到你啊?

颜宇凡:梁少,你这翻脸咋比翻书还快啊?

梁高升:我也热的不行啊,关键是这会我打电话打给谁啊?那么多人,我想想,没有哪个局长会修电风扇啊。

孙起凡:你看看,这有钱的,有权的,都不成了,还是咱们自己来吧。

颜宇凡:你看看,俩人都露馅了吧。

刘华强:我的个去啊,你们当哥是傻子么?还有钱,还爹是当大官的,这点事都办不成,哎我说钱少,你这穿的是阿玛尼么?我看是阿尼玛吧,你那是LV么?我看是驴包吧,我说梁少,你说你认识多少个局长,这一破风扇都搞不定,你俩在那给我装,还忽悠我砸,你们大家看我像傻子么?

孙起凡:哎,你们看这样成吧,这事,我是室长,就让我去找那位大爷给咱修吧

刘华强:哎,那小胖子,我现在一肚子火,你给我把嘴闭上,别让我过会打你好了你别说了,你知道我现在想干嘛不?我想一人抽他们一巴掌,把我当傻子玩

颜宇凡:你看把,咱天天住一块的不能喊打喊杀的,你看你要是打他,他爸是李刚一样的官,还有一老爹是有钱的,他俩咱谁都惹不起啊。

刘华强:你大爷的,他俩没看出来么、都是吹牛的,还李刚,有多大啊?有我家米缸大没?

余玄机:得了,咱这风扇的事我们都帮你瞒着点,就说,来的时候就是这样

梁高升:关键是来的时候这风扇虽然是跟直升机一样,但是还能转啊,现在就剩一框了,怎么瞒?

余玄机:咱们就说这是事故,转转就下来了,我们来这风扇差点砸死人,这得赔,这得赔

梁高升:就说是半夜练跳高给撞下来的

余玄机:风扇一开就掉下来了这是事故

刘华强:好吧一人做事一人当这风扇既然是砸我的我这就上去修风扇。

颜语风:你能行么

刘华强:我觉得没问题能修好我现在就为我犯的错误承担责任

孙起凡:哥们儿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梁高升:我这就可以看出来你以前在就是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

孙起凡:为了女人插你一刀子

梁高升:那你就赶快修我这热得不行了

钱多多:我也受不了了

余玄机;唉,这《素书》看的头疼,过年回去估计又背不了了,

孙起凡;唉,这有钱有权的完了,这有学问的又开始了,扯吧我听着,

彦宇风;这书你能背啊,

余玄机;小学我就能背了,只是现在忘了,

彦宇风:说起学问啊,我英语两年前就过了八级,你知道八级意味着什么吗,可以做国际翻译人,

刘华强;你别给我提英语,你知道外国人现在都在学什么,上次我在南京坐地铁,遇一南非哥们,我跟人家说矮楼,你知道人家给我说啥嘛,他用标准的普通话给我说,你大爷的,

孙起凡;你英语还八级,小学八级吧,

彦宇风;国际标准八级,我有证书在这,我告诉你,都别吹了,现在讲的是文凭,

孙起凡;那我要给你说句话,看你听得懂吗,you are son of a bitch

彦宇风;你这人怎么骂人啊,

余玄机;他可没骂你,这句话是you are sun of a beach,你是海滩上的太阳一般温暖明亮啊,这哥们儿解释一下

孙起凡:我从小英语就没学好,其实啊我的英语老师对我那是又打又骂这个教育啊实在是太残暴了。一直都没学好。

钱多多:唉呀哥们儿,这说到我心里了,你知道我是啥不,我跟你们说我比你们惨多了都同情我吧。我的英语老师啊,初中到高中,比我奶奶年纪都大,上课她说啥我都听不清楚,我说啥她也听不清楚,那眼睛片厚的,跟奶瓶儿底似地,天儿对着本书,连她长啥样我都没看清楚。

刘华强:我那英语老师可漂亮了,穿得可洋气了,上课的时候啊,我就盯着她,那眼神我就不曾离开过她你知道不。然后她说的话我全没听懂,尤其是她穿衣短裙,天天上课就忙着偷拍了,哎呀妈呀那感觉。

梁高升:唉哥们儿,其实说句实话吧你刚才说你英语老师跟你奶奶似的,我那英语老师还没我大呢,上了几年英语,就学会了一句,classis is over,只能听懂这句。人家说了这句就可以走了。

孙起凡:看来这英语老师给咱们,留的映像都挺深刻啊

梁高升:唉,我那高考英语涂卡涂错了,是86,回来仔细一对,按正确的涂法一对,结果才56分。

钱多多:你知道我不,我那英语作文咋写的,我们老师她骗我,那老太太骗我玩儿,说英语作文你写满了就有8分,英语考两小时,英语作文我就写了一个半小时,我高考英语作文是讲一爱情故事,人家要求一百字,我写了两百字,可我只会那三句啊,一句hello一句how are you一句I love you我就这三句对话不断循环了两百字

孙起凡:我这学了三年英语,才考了30多分,感情一年涨十分啊,最

后做的阅读我估计一分没给得。我给你们说,我考了416分,那不是因为我文综没去考,也不是我跪在老师面前,是我妈跪在我面前,求着我去参加高考,所以我内心特别的愧疚,才决定到这学校要考研究生,来弥补我原来的过错,给父母一些安慰。

刘华强:就听你这一句话,哥们儿要挺你。

余玄机:提起文综我就伤心了,高一我想读文科,我妈就死活不让我读,说文科班混的太多了,怕我过去,就我这性格和脾气,跟别人打架,所以我就一直跟我妈吵架,我就说,让我学理科可以,但是理综我绝对不会去学。三年以后,我就真的理综什么都没学到,一问三不知,导致高考的时候理综就直接没去考,得了零分,说什么学习好,高考的时候也就语文考的好,其他的也都是不行。

孙起凡:你看咱哥们儿这样多好,多坦诚相待,咱大爷们儿,不都讲要实话实说吗,咱们都放低姿态,好好的相处。

钱多多:那就实话告诉你们吧,我爸不是什么总裁,就是开商店的小老板,什么秘书,秘书就是我妈,专门管我爸帐管我家生活的,还有那外烟,其实是我从商店拿的最好的烟,也就一块八毛钱一盒。什么我姑带的,我姑就一种地的,还什么国外,你给她说句hello,她绝对不会说嗨,会对你说啥,俺听不懂啊。所以我才会对他说,你爸绝对不认识我姑。

孙起凡:看,这哥们儿都实话实说了,那爹是当官的,你有什么感想。

梁高升: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也就实话实说吧,我给你们说,我爸给我起名,叫梁高升,是因为有了我连升了三级,现在成为村支书,原来我爸是一农民,到会计,到村长,这是不是连升三级。

钱多多:刚开始,你问我爸是叫啥,我没给你说,我就想,我爸一开商店的你爸是一大官,指定不认识我爸,原来,咱们大家都是一样啊,这样多好,把事情都说开,咱们坦诚相待,以后就做好兄弟。

孙起凡:就是就是,咱们都实话实说,面对现实。这会儿到你了,黑老大,说说你的感受吧。

余玄机:刘华强,说说你吧。征服,还买西瓜砍人。这会儿也给我们露露实底吧。

刘华强:你看吧,征服你们也都看过,哪个年轻小伙不把孙红雷当成偶像崇拜,所以我觉得我自己也叫刘华强,就感觉这名特别的凶,想到来到这里,让你们都怕我,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小混混,我胆子特别的小,也没打过什么架,我看见打架就跑,如果你们说话声音比我大,我绝对会怕你们的。

余玄机:这样吧,大家都说开了,以后咱们就做好兄弟,同意以后做兄弟的,就把手伸出来。

备:这时,背景音乐起

(旁白:他们六人非常诚恳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六个拳头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六双坚定的眼神互看着对方,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杂念,就在这一刻,他们每一个人,把其他五个人,都真心的当成了自己的兄弟,从这一刻起,他们决定在以后的日子里,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喜怒哀乐和自己的兄弟分享,兄弟伤心哭的时候他们就要在他的身边陪着他哭,开心的时候大家就在一起放生大笑,这时,在他们每个人的脑子里冒出八个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一刻,他们真正成为了兄弟。他们发自内心的笑了,笑的很开心,很天真。)

孙,颜,钱,刘,梁,余:大声高喊(兄弟),大声齐说(兄弟齐心,其力断金,118我的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