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山与范伟小品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赵本山与范伟小品”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赵本山,高秀敏,范伟合作的小品--《面子》

妈:你说现在这孩子,真是越长越愁人。这不,我们家燕子刚上高一,她就给她爸弄了一个副局长的职位,括弧,虚的。你说也巧了,我们家燕子进的竟是一个高干班,人家那孩子的父母几乎个个都是当官的。

赵本山与范伟小品

赵本山与范伟小品

你说这孩子为了要面子,竟也给同学吹开了,说她爸是粮食局的副局长,还好,这个虚的也没把她爸给扶正了。燕子说了,一个单位只一个正头,万一哪个同学给认真起来,这目标太小,岂不露馅。也真难为这孩子了,弄个虚职,还这么费心。可她难为父母的事,还在后面呢。

这不,这个星期天,就是今天,她的一个同学要来我们家做客。燕子说,人家可是货真价实的局长的女儿,说什么也要给她演场戏,不然她在同学面前可丢不起这人。再说,我们家这老头子,心眼倒是不错,就是这形象损了点,哪能像个副局长。没法子,我们家只得召开紧急三人会议,一致决定,有她爷俩亲自去劳务市场,物色人选,以备急用。

燕:(敲门)妈,我回来了。妈:(开门)哟,回来了,快进屋。(徐跟进)徐:都说工作不好找,大学生闲着到处跑,今儿刚到劳需处,被人找来作假老,凭啥,票好。(拍腰板)妈:(小声)燕子,就他。这人看来倒不错,不过让他当你爸,我心里还真有点犯别扭,他占这便宜也太大了。燕:妈,看你想哪去了。妈:(小声)他要多少钱呐?

燕:不多,才50块。妈:这还不多呢,够我跟你爸吃半个月的。你爸呢?燕:在劳务市场呢。爸说了,他就是凿山开河也要把这50块钱给挣回来。妈:你这孩子,可难为你爸了。燕:妈,我这也是为咱家争光。

妈:哼,这也叫争光,这叫败俗。(对徐)咋称啊?徐:姓徐,就叫老徐吧。妈:您坐。燕啊,快给你徐伯下杯茶去。徐:我说大妹子,现在这世道真是变了,都在围绕着孩子做文章啊!妈:是啊,不瞒您说,也真没法子。徐:(小声)你要有法子,岂不又断了我的财路。要说,我干这行当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找到我也算你们找对人啦。(小声)不然,我又要下苦力喽!

妈:哟,是吗,还真有这事?徐:可不是,上一回,我还演了一回副区长呢。(小声)如果有机会,让我演省长也还绰绰有余呢。妈:现在咋这么多?徐:孩子们都攀比呗。也难怪,我听孩子说呀,她们从入校开始分班,老师就逐一将孩子详细的家庭状况了解得一清二楚,谁的父母是当官的,谁的父母是可利用的,他们心里都有一本小九九。妈:你说咋这样呢?徐:也不全是这样,但总有这样的人啊。不瞒您说,我也被敲过呢!妈:您也有?徐:咋没有。说实话吧,我们那闺女也这样。在学校里她硬说我是人事局的局长。(小声)幸好没被她说成是屠宰场的场长。

这个国庆节,她老师小姨子的小叔子结婚,硬是向我狮子大开口,要我多找几辆好车。你说我上哪弄去。孩子又不依不饶,没法子,我只得花了500元给他租了两辆,得,正好两个250。事后还落了一个不场面,哑巴吃黄连呐!妈:是啊,我们家也被敲诈过呢。老师说了,他自己买的大米总不好吃,你爸既是粮食局的副局长,总能买得到好吃的大米吧。说是帮他买,哪好意思收钱。只能自己掏钱买上几袋好大米送去。

要说去送啊,还别扭呢,只能打黑的,要不堂而皇之地打辆出租,哪像个局长啊!这不明明是让人犯错吗?徐:这都是孩子惹的,谁让她们虚荣心。妈:也有老实的,以实相告,说自己的父母就是苦力出身。得,这也有用,你即是苦力,总会砌砖垒墙吧,就有被找去干这种活的。我的一个熟人是干装修的,被孩子的老师找去,搭着工钱料钱不说,还得请客呢。燕:(端茶上)徐伯伯喝茶。妈,我去厨房准备了。徐:大妹子,说实话即使是演戏,我看你们家也不像是局长的家啊!不光住得这么小,也没有像样的摆设?妈:对啊,这可咋办?

徐:我倒有一法。据我所知,粮食局正好在天苑小区新建了一批高档住宅楼。等那同学来了,不妨以即将乔迁新居加以搪塞,该不会有太大的漏洞吧!妈:这主意不错,不过我得跟闺女通融一下。(去后出来)徐:(难为情地)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妈:您说。徐:大妹子,我看你这人挺好说话的,能不能再给加10块,图个吉利嘛!妈:哦,不是说好的50块吗,咋又加码呢?徐:是这样,本来说好的是60,你家大哥太抠门了,出到50就不给了,我说老哥,你就缺这10块钱吗?他反倒说,我不光缺这10块,我还缺多了。

我这不为了揽活吗。都是低收入者家庭,同病相怜嘛。你总不能让人白操心吧。咱们的目的,就是把今天的戏演好、演真,一切不就ok了。妈:好吧,60就60,到这节骨眼上,也不少这10块8块的了。(自语)只是我总觉得,又像被人敲诈了一次。(掏钱)给!徐:(接钱)谢谢!(小声)只要钱到手,成败皆可走。妈:你说什么?徐:我说只要钱到手,成功向前走。您就好吧!哦,不好意思,我有点闹肚子,请问卫生间在哪?

妈:(指向一侧)在那。英:(敲门)请问是孔燕家吗?妈:(开门,喜形于色)是啊,你是英子吧?英:(高兴地)阿姨。燕:(奔出来)英子,你来了,坐。妈,你去忙吧,我和英子聊一会。妈:(端水,向英子)英子,你们聊。(去厨房)英:燕子,你们住这么小的房子?

燕:这是老房子,快要搬了,在天苑小区呢!英:天苑小区,那儿的房子可不错呀!燕:是啊,供应双气不说,还简装修呢。英:新房子有多大?燕:180多平米。哎,英子,你们住多大的房子?英:也不算太大,200多平米吧。听我爸说呀,他们局又要兴建一批别墅式洋房呢!哦,燕子,伯伯不在家吗?燕:在家呢。我爸今儿刚从南方回来,大概在洗澡吧。(喊)爸,客人来了。

妈:(端菜上)你爸还没出来。(也大喊)老孔,出来吧。徐:(沮丧地)常穿马大褂,早晚碰亲家。我今儿算是自投罗网喽!英:(惊讶)爸!燕、妈:(诧异)爸?英:他是我爸。徐:(奔向英)闺女,让爸来陪你一起做客。燕、妈: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