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班的最后一夜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金大班的最后一夜”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原剧目)金兆丽从十九岁开始在夜巴黎舞厅做舞女,历经二十年辗转沉浮,成为了无人不知的舞女大班,如今这位看尽风花雪月,见遍悲欢离合的当红舞女即将嫁作人妇,婚礼前夜,她迎来了自己在夜巴黎舞厅的最后一夜。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

男顾客一:会不会跳舞啊,第一天来的吗。

朱凤:对不起啊,我今天身子有点不舒服。

男顾客一:不舒服,有人没有,经理,经理。

童树怀: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男顾客一:你看她态度。

童树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给您找一位新姑娘。

男顾客一:新姑娘。

童树怀:哎。

男顾客一:您这还有新姑娘呢,夜巴黎关门算了,金大班。

金兆丽:谁说要关门。

男顾客一:金大班。

金兆丽:这都是谁要走啊。

男顾客:不走不走。

男顾客二:不走不走。

男顾客三:不走不走。

金兆丽:童大经理,人还没走茶就凉了。

童树怀:金大班,我以为你不回来了,没想到啊。

金兆丽:这些年夜巴黎不是靠了我金大班还能有这个场面吗,当年我在上海滩,这块金大班的牌子,舞客也不是白给的。

童树怀:当年,哎哟,现在说当年有意思吗。

金兆丽:童树怀,你要是这样,今天晚上除了我,说不定也是你的最后一夜,这些二十多岁的姑娘,信不信我让她们都到别的地方去干活去。

童树怀:大家看什么看,我跟金大班闹着玩的,接着跳接着跳,金大班对不起,金大班,我知道每天到这里报到的人,人家为什么要把这个钞票花到我们这个夜巴黎来呀,人家都是冲着您金大班来的。

金兆丽:我金大班是不懂规矩,还得要多多请你指教啊。

童树怀:听您的,金大班,日后还得求你帮帮我,多调教调教你的这个接班人,她这两天经常发脾气呀,刚刚就把人家客人给气走了,求求你,求求你帮帮忙。

朱凤:大姐。

金兆丽:当年你来这上班的第一天就把客人给得罪了,童经理要马上撵你回家,是我金兆丽拍着胸口给他说,你要是红不起来,你的薪水我来赔,可你倒好,今天是我金大班的最后一夜,你又把客人气跑了,让我坍台,你让我的面子往哪儿摆。

朱凤:大姐,对不起,我今天心情不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