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三起解词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苏三起解词”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相声:《苏三起解》的台词

甲:我这个人哪!就是爱听京剧。

乙:是啊?

甲:京剧这里边有文章,学问可太大了!

苏三起解词

苏三起解词

乙:确实不小!

甲:你比方说那鼓师,打鼓佬往那儿一坐,千军万马都在他这两根鼓键子上哪!

乙:哎!

甲:那么这两根鼓键子有多长呢?

乙:多长?

甲:七寸六分。

乙:它为什么是七寸六分呢?

甲:打人的“七情六欲”。

乙:有讲究。

甲:另外,唱京剧呢?讲究湖广音,中州韵,说出话来得上口。

乙:上口?

甲:有些个字呀,跟咱平常说话不一样,您比方说“有”他不说“有”。

乙:他说?

甲:有(读九),“登”他不说登,他说登(读扽)。《艳阳楼》这出戏厉慧良先生拿手,还有一位老武生……

乙:谁?

甲:孙毓堃。

乙:那可是大武生。

甲:《艳阳楼》高登,高登报名不能说“登”得“扽”。

乙:对。

甲:某高登(扽),上口!

乙:那是。

甲:说“登”难听,某高登……啪!

乙:双响啊!

甲:还有《三娘教子》。三娘唱的时候,“我哭,哭一声老薛保,叫,叫一声老掌家。”

乙:啊!

甲:老薛保,老薛保唱的时候,不能唱“薛保”。

乙:那唱什么?

甲:他得上口,薛(音唱“学”)保,老薛(音唱“学”)保,“我哭,哭一声老薛保,叫,叫一声老掌家啊……”是不这味?

乙:真是!

甲:“(唱)小奴才,下学归,我叫他拿书来背,谁想他一句也背不出来,手持家法未曾打下,他、他、他倒说我不是他的亲生的娘啊!”您听我唱的怎么样?

乙:好。

甲:不但您说好,连张君秋先生,听完我这两句青衣,马上挑大拇哥!

乙:是呀?

甲:“XX啊!你唱的太好了,你是个相声演员,天天老说嗓子横了!”

乙:哎!

甲:“能唱青衣这个味道,不简单!”

乙:不错了!

甲:“百里挑一,哎呀,人才呀!”张君秋先生听完我这两句《三娘教子》,马上给我一个金戒指。

乙:那是奖励你。

甲:我又给了他一千块钱!

乙:噢!你买戒指哪?

甲:我唱青衣唱不好,过去我唱老生。

乙:唱老生的。

甲:不过,咱这儿有唱的好的。

乙:谁呀?

甲: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我们这位(指乙)XXX先生。

乙:不行不行,我不行。

甲:您别谦虚,大伙喊个好怎么样?

乙:我实在是不行,我这个嗓子不行。

甲:你要是不唱的话,你可不给大家面子。

乙:那好,今天哪,你知道我的底儿,也就是在XX,别处我还不露,可是我这个嗓子不怎么样?

甲:嗓子不怎么样,咱慢慢溜溜。

乙:啊,咿,啊,咿,差点儿。

甲:咱不光听唱,更主要的是看身段,您看程砚秋先生,不光唱的好,而且身段好。

乙:对。

甲:咱这回叫他来一回连身段的带唱的,我给你配戏。

乙:那好,您给我配戏。

甲:咱唱什么戏呢?

乙:咱俩来一回《宇宙锋》吧!

甲:《宇宙锋》我来赵高,您来赵艳容,还有哑奴,皇上,不行,人太多,咱找一个就咱俩人的!

乙:《贵妃醉酒》。

甲:《贵妃醉酒》得八个宫女,没有啊!

乙:那么咱唱一出《大登殿》。

甲:《大登殿》?也是人多,干脆我挑戏,咱唱回《玉堂春》,这大青衣戏怎么样?

乙:行行!

甲:几位欢迎不欢迎?

乙:咱就唱《玉堂春》。

甲:《玉堂春》咱打哪唱啊?

乙:嫖院。

甲:从“嫖院”一直到“团圆”?太长唱不了,咱就唱一折。

乙:唱一折?

甲:主要是看您身段,听您的唱。

乙:一折,唱哪儿呢?

甲:咱唱“起解”呀,“苏三起解”。

乙:起解您演谁呀?

甲:我崇公道。

乙:行,那我就苏三哪!

甲:那咱现在就开始啊!咱要彩唱,换服装,换行头,可就来不及了。

乙:这没有啊!那怎么办呢?

甲:咱就凑合吧!您苏三起解那点儿,您的罪衣罪裙,您就把您这大褂一撩……

乙:这大褂一撩、一掖这就代表罪衣罪裙了?

甲:对。这玉堂春,苏三她是个犯人。

乙:那是。

甲:犯人得戴着锁链子,咱没有锁链子,咱就凑合着。

乙:怎么办?

甲:咱拿这手绢当链子。(把手绢系在乙的脖领子上)

乙:就是意思意思!

甲:主要是听您唱,看您的身段,我是崇公道,我领着你。

乙:咱们开始唱吧。

甲:唱……唱不了!

乙:又怎么啦?

甲:一般唱青衣的,这个儿不能过分高,要高了,傻。

乙:傻?

甲:您这个儿有多高?

乙:一米七四。

甲:好家伙,一米七四,玉堂春一米七四,太高了。

乙:我就这么高,那怎么办?

甲:青衣,花旦,不能太高了,小姑娘太高不好看。你稍微低一点儿……

乙:低不了!

甲:您蹲着点儿。

乙:下蹲?这就行啦?

甲:唉!好!

乙:开始唱吧。

甲:唱吧……唱不了!

乙:又怎么了?

甲:玉堂春起解,您得戴着鱼枷呀?

乙:是呀!

甲:没有鱼枷,那怎么能叫苏三起解?你俩手这样那怎么唱?

乙:那怎么办?

甲:苏三离了洪洞县!

乙:对呀!

甲:您这么唱成蹓达了,你得戴鱼枷。

乙:没有鱼枷呀!

甲:后台搓板有没有?

乙:搓板?

甲:这样,我有一主意,您把袖子挽起来,您手大,您把您这俩手往前边这么一搁(学猴),这就代表鱼枷了。

乙:啊!把手往前一搁?

甲:对啦!

乙:唱吧!

甲:还唱不了。

乙:怎么又唱不了?

甲:玉堂春,苏三那是美人儿,王金龙爱她,离开好几年了还想呢!

乙:是啊?

甲:玉堂春,长的漂亮,高鼻梁,大眼睛,樱桃小嘴儿。

乙:对!

甲:您张嘴我瞧瞧。

乙:啊!

甲:您瞧瞧你这嘴,扔俩窝头进去,谁也不挨谁。

乙:我是狗熊啊?

甲:您得樱桃小嘴儿。

乙:我的嘴就这么大呀。

甲:你嘬着点儿。

乙:好,嘬着点儿。(学)

甲:不行还大,你最好呢一尖儿。

乙:这样行不?(学)

甲:对,对,对。

乙:唱吧。

甲:唱不了。

乙:怎么了?

甲:玉堂春,水灵灵俩大眼珠子。滴溜乱转,你这俩眼像死羊眼似的。

乙:我就这个眼哪!

甲:没有神哪!您往这儿一蹲,俩眼得这样(学眼乱转)得乱踅摸。

乙:您这是不是有点过火了?

甲:没事,大伙儿爱看,你蹲下试验试验,来一遍。

乙:我试试。(学一遍)

甲:好好好,对了,就这样。

乙:咱就唱吧?

甲:开始唱……唱,我没有锣呀?我就凑合着拿这个扇子当锣。

乙:代表锣。

甲:把您打里边牵出来,我打锣呀,您就唱……

乙:好好好。

甲:玉堂春开始了啊!

乙:(学猴)

甲:哐哐哐,哐哐哐,哐了令哐令令哐,小小毛猴闯三关,出家就在花果山,哐了令哐令令哐,花果山上有来头,学一个小

孩儿打架翻跟头!(打乙)翻跟头!翻哪?翻哪?

乙:我实在受不了啦!您这是玉堂春吗?

甲:我这耍猴。

乙:去你的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