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需谨慎的上半句 金钱的烦恼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投资需谨慎的上半句 金钱的烦恼”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表演者:刘大哲饰演刘一手

杨丹饰演杨妞妞

x x x饰演葛二白话(读:hu)

故事介绍:刘一手是一个当代的大学生.金融专业.女朋友杨妞妞是一个懒惰小心眼的女大学生.和刘一手是同学.葛(割)二白话是刘的老舅.炒股票经常割肉.最近得到点内幕消息,说中-国石油的股票要大涨,叫刘跟进.最后被套.留下了血一样的教训!

简单要求:1、女1号上半段演的要黏糊,下半段要果断。属于见钱眼开享乐型。

2、男1号要演的精灵,最后半场悲哀中透着无奈。属于勇气可佳简单型。

3、男2号把握自己的节奏,进场离场要踩好点。属于吹牛做梦失败型。

备注:文中提到的老师及同学均属虚构,如有雷同,纯数巧合。

(开场)小品

刘:(边接电话边和杨说)哇!真爽.又涨停板了.我们离小康又进了一步.

杨:熊样吧!就你那干巴拉瞎的样,吃糠还差不多.

刘:咋说话地啊?破草帽子没边,你赛脸啊?我吃糠,你喂我啊?一点没有品位.还大学生呢?整个一个四六不懂。香臭不分。地瓜去皮那伙的。都真赶不上大街上卖土豆的老娘们.

杨:那也比你强,不去上课,天天上股市,把咱们的家底都得瑟光了.

刘:你知道个啥呀?不趁着2008年这个千载难逢的大牛市捞点钱,以后我拿什么给你买汽车洋房啊?

杨:啥洋房啊!等到你有钱了,咱儿子都做爷爷了.

刘:你盼我早死啊?咱儿子做爷爷了,那我不就成老妖精了吗?

杨:也别说,咱家一手说了,在这大学的3年里要真的发家了,趁个七八千万了,就捐点钱,把咱们这南院北院的宿舍楼都扒了.

刘:对,都扒了.先扒109.

杨:完事盖个大高层.也不分什么男女宿舍了,都住一快.宿管会只负责打扫卫生。

刘:宿管会里的人都是我哥们姐们,他们也真不容易,想想这几年,宿管会为学院做了多大的贡献啊!(情绪激昂的)等我有钱了,我就让宿管会的同学和老师们天天享福!

杨:怎么享福啊?

刘:第一,每个人先配一个笔记本子,联系方便。

杨:这个容易啊。

刘:第二,每个月发放效益工资,最低1000元。

杨:哇!简直就象在做梦。。。

刘:还有呢?(掰着自己的手指头)还要给每个人介绍至少3个对象,每个人都能入党,每个月组织一次出国旅游,每人发西服5套,日用品若干,最最重要的是。。。

杨:是啥啊?别脱半截裤子呀!说呀。

刘:就是毕业以后不但介绍好单位,就连结婚买房的钱都一快给齐了!大家说好不好啊!

杨:哎呀奶奶啊,有这好事,不如找个宿管会的帅哥做对象了!

刘:别呀。我比他们有钱。连南北院都是我盖的,那不我说咋地就咋地啊!

杨:还是我们家一手强,真有一手!到时候男男女女住在一个大楼里,天天看帅哥可太方便了。白天看晚上看,远了看近了看,上了看下了我还看。。。

刘:哎。。。那不得出事啊?

杨:开放搞活,和谐社会吗.

刘:那也不能太出格啊?咱们也不能和吴老师,崔老师他们俩学啊!

杨:他们咋地了?别说,半天没见着,这心里头啊,还刺刺挠挠的.

刘:你刺挠啥啊?

杨:怪想他们俩的.

刘:为什么啊?他俩平时作风就有问题.还搭诂他们?

杨:因为,因为...

刘:快说啊,都急死我了,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可是我女朋友啊!.

杨:不许你说他们.他们俩不就是象一对色狼吗?那有什么啊,我就喜欢他们俩,比你强百倍!

刘:就他们,你我强?

杨:恩那.一个比你帅,一个比你壮.

刘:那能怎么样啊?能当饭吃啊?哼!帅的让他当流氓,壮的让他当色狼!反正最后都得进班房。

杨:不和你说我的两个老相好了.谁让我又喜欢上你这么个瘦小枯干,一掰就折的东北小男人啊!命苦啊!!!大家说是吧?

刘:我火柴棍啊,我.你也太不把我当男人了.

杨:废话,不把你当男人我找你啊?我玻璃啊?

刘:你就瞧好吧.我大舅向我推荐了一只能翻十倍的超级蓝筹股,我把所有的钱都买了它.

杨:就你那八杆子拨(读ba,一声)拉不着的大舅,叫葛(割)二白话,前些年炒股票炒的那个惨:老婆离了,孩子跑了。房子卖了,最后还不是穷的只能喝豆腐脑了。

刘:那是以前,现在是证券公司的操盘手。靠小道消息吃饭。

杨:那他给你推荐的什么股票啊?

刘:中-国石油

杨:那你多少钱买的啊?

刘:便宜.才48块一股.小品剧本

杨:哎呀妈呀!你这个败家子,(垂打着刘的前胸)这么贵你也敢买啊?那可是我们俩这3年来勤工俭学挣来的啊.赔了怎么办啊!

刘:放心吧,咱有内幕消息.说中-国石油在不久的将来,将是中-国第一高价股,将达到500元左右,那叫翻10翻啊!

杨:吹吧!你没听人说吗?现在是国家带头套老百姓的钱!

刘:你的思想太落后,落后落后就挨揍!

杨:就你好,20多岁穿活裆裤----整个一个落后小流氓。我怎么看上了你这么个玩意啊!

(这时候,刘的电话响了,刘接电话)

刘:喂,哎呀!大舅啊,在哪呢?哦,想见我啊,好啊,我就在学校呢?你都到了,哦哦哦,看到你了。

(葛二白话上场)

葛:(和刘热烈的拥抱,说)哎呀,我的大外甥,几天没见又长胖了!

刘:可不是吗,以前一摸胸,几根排骨都能数清,现在,(自己摸一下)咋还能数清呢?大舅啊,你竟泡我。

葛:我说的是实话。哎,这就是你经常给我提的你对象叫杨牛牛,对吧?

杨:大舅啊,我叫杨妞妞,不是牛牛。

葛:没关系,反正现在是牛市吗!吉利。

刘:吉利也不能给俺女朋友整变性了啊!

杨:说啥话呢?啊?变性怎么了?变性怎么了?要是能让我趁个千八百万的,别说变性了,就是做阴阳人,我都干!

刘:满脑子都是钱,还有我吗。

葛:这小两口,多有意思啊。(激动的对大家说)这就叫爱情,大学里的爱情是天下最纯洁,最好吃的爱情!同意的使劲顶!哦也也!!!

杨:(看着刘)咱大舅出门脑袋被门夹了吧?

葛:什么夹了?我是为你们骄傲啊,才这么动情的。因为在不久的将来,你们将会腰缠万贯,飞黄腾达的。请相信我,相信你大舅的能力。

杨:我们怎么相信你啊?大舅舅。

葛:人生何其短,一年复一年。匆匆又来去,如同一个屁!

杨:(对观众说)粮食不见长,这屁还丰收了

葛:我们要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把气味洒满人间大地!

刘:能把一个屁形容地如此美丽,你太有才了,我服你了!大舅。

葛:比喻,完全是一种比喻,这种文学造诣是在我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有的,羡慕吧!

杨:大舅呀,你看一手啊,天天炒股票,这学习都耽误了,总挂科。

刘:大舅,你别听她的,反正我又不是宿管会的,挂就挂呗!

葛:就是,挣钱是最重要的事,你们上大学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脱离你们那落后贫穷的家乡吗?不就是想在城里挣更多的钱吗?对吧?

刘:说的真在理。

杨: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过上那样的幸福生活啊?

刘:快,就咱大舅,上厕所,10秒钟搞定。你说快不?

杨:真快,要是我,连裤腰带还没解开呢。不能他就穿一件外裤吧?我看看(走到葛的面前仔细的看)

葛:看啥呢啊?大外甥媳妇。

刘:哦,舅啊,他看你长的太标准了。

葛:现在不行了,想当年我也是七里八村的帅哥哥呀,要不是怕沾包儿啊,跟我的女孩啊比现场的女孩子还多!

刘:舅舅真是泡妞高手,佩服加崇拜啊!

杨:有什么呀?我在高中的时候,追我的男孩比现场的男同胞多三倍。到大学少多了,咱家一手才有机会得手的。是不?一手?

刘:恩那。追她的时候老费劲了,这劲费地,一个晚自习才搞定!

杨:舅舅,别听他胡咧咧。哪是一个晚自习啊?人家回宿舍了才同意的。(有点害羞的表情,幸福的挽住了刘的胳膊)

葛:(对着观众说)这还费劲啊?赶上上大街捡破白菜帮子了。

(这时,葛二白话的电话响了,他接电话,突然表情惊异)

葛:什么?全套住了,现在只有2元钱了?完了,好的,我马上就过来。大外甥啊,不好了,咱们挨套了。

刘:那怎么办啊?

杨:是啊?怎么办啊?

葛:割肉。

杨:什么?48买的2元割肉,那不都赔没了吗!

刘:不割肉过几天证监会给它一停牌,到时候连一分钱都不值了啊!

葛:真不愧是我的好外甥,果断。我葛二白话马上就去证券公司,先走了啊。(急匆匆的下了舞台)

刘:这下完蛋了,

杨:你还拉了一大叭拉子饥荒,叫我们以后可怎么办啊?你舅舅不愧姓葛啊,割起肉来比兔子还快。

刘:别说他老人家了。我现在就想撤我自己几个嘴巴子。

杨:我帮你(打了刘两个耳光)

刘:(捂着自己的脸,略带哭腔的说)这手劲怎么这么大呢?赶上老爷们了。

杨:你这个只会溜须舔腚,胡扯六拉的完蛋玩意。没什么出息了。

刘:妞妞,我还是爱你的。

杨:你爱你的股票吧!让你套一辈子。

刘:不吗?我宁愿让你套住我。再说了,舅舅不是给咱们割肉去了吗!

杨:少跟我扯犊子。对不起。不套。从今往后,咱俩拜拜。(生气的离开舞台,边走边说:)谁跟他搞对象简直是浪费青春。

刘:别走啊?妞妞,你干什么去呀?

杨:(回头,微笑着说:)找我的两个老相好去。(对刘来了个响亮的飞吻,下场)

刘:(哭丧着脸委屈的说)那两个老家伙有什么好啊!唉!看来啊,这炒股票还真不是大学生炒的呀!(边说边拿起一瓶盖口服液)现在的股票啊,它含跌量可真高啊,跌一天,顶过去的五天,实惠。跌完了还不反弹。还是喝这个实惠(一口起,喝掉)(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