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幽默小品剧本 夜色玫瑰

  • A+
小品的素材源于生活,为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下面一篇是非常经典的“抗日幽默小品剧本 夜色玫瑰”小品剧本,希望你们喜欢哦,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传递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欢乐。

抗日话剧剧本《夜色玫瑰》

时间: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的一个夜晚

地点:上海一家大舞厅

人物:玫瑰歌女,二十岁,我党潜伏在上海沦陷区的一名地下党员,也是侵华日军高级军官山田一郎的私生女

抗日幽默小品剧本 夜色玫瑰

抗日幽默小品剧本 夜色玫瑰

高桥君(化名)日军的一名参谋,地下党员

山田梅子山田一郎之女

山田一郎侵华日军驻沪高级军官

板垣君日本宪兵队的一名少佐军官,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

[开幕时,是一个盛大的舞会场景。板垣君拿着酒杯向山田梅子走来

板垣梅子小姐!

山田梅子(轻蔑地)你来干什么,板垣君?我没记错的话,今天的晚会并没有邀请你们宪兵队的人!

板垣(尴尬地笑,然后谄媚地)保护山田长官和小姐您的安全,是我们宪兵队最光荣的使命!

山田梅子(讽刺)能受到你们宪兵队的保护,也是帝国公民的一种荣耀吧!我倒是听说你们正在偷偷调查我的父亲mdash;mdash;

板垣(虚伪地)岂敢,岂敢!不过,说起山田长官,您可真得好好劝劝他,,值此帝国危急存亡之秋,您的这位父亲居然还有欣赏中-国舞蹈的雅兴!(走近梅子,神秘状)陆军本部对他的不满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呢!

山田梅子(故意提高嗓门)我父亲早年在哈尔滨时就特别迷恋看中-国的舞蹈,人各有所好嘛,听说你们宪兵队的人就有刺探别人隐私的癖好!

板垣(奇怪地笑,拿出一叠东西)在下最近搜集到的一些东西,相信小姐会有兴趣看的。

山田梅子(瞥了板垣一眼)哦,是吗?

板垣(走近梅子)这可是关于您的未婚夫高桥君的mdash;mdash;

山田梅子(好奇地)什么?

[板垣殷勤地把照片给梅子

山田梅子(翻看照片)照片上和高桥君如此亲密的女人......

板垣就是今晚要献舞的本埠红星!根据我们掌握的可靠情报,她与您的未婚夫都是上海地下抗日人员(故意提高嗓音)亲密的战友呢!待会儿只要一有人向她献花,他们就会携手在这制造一起震惊上海滩的大案。

山田梅子(讽刺)那么,您升职有望了!(朝板垣假意地笑了笑)板垣君,能否把你的枪借我看看?

板垣(递给手枪)小姐其实不必害怕,我们宪兵队今晚已在附近布下天罗地网!

山田梅子(厌恶地)哦,是吗?不过,你刚才的话里要有一句是在诬陷高桥君,你应该知道,我会把枪口对准谁!喃喃)可要是他说的是真的......(看了看手里的枪)

[高桥君上。板垣见高桥君上,急忙转身下台

高桥君刚才走的那个人......

山田梅子跳梁的小丑而已

高桥君看背影,仿佛是军部的人

山田梅子(意味深长)今晚你似乎总是这样的多疑

高桥君我mdash;mdash;(见山田一郎上,忙岔开话题)山田长官也来了!

[山田一郎上

山田梅子父亲!

山田一郎(有点意外)哦,你和高桥君也在这儿?。

山田梅子这么精彩的舞会,我们自然不能错过的,是吧,高桥君?(说完,望了一眼高桥君)

[传来司仪的声音:现在欢迎本埠红星玫瑰小姐为大家献上精彩的歌舞

[音乐起,玫瑰上场表演。

[山田一郎一边看玫瑰表演,一边摸出一张旧照片,喃喃道:ldquo;太像了,太像了,苦痛地)二十年前,我奉命回国参战,离开你,那也是逼不得已啊!

山田梅子父亲,您怎么了?(看到照片)这照片上的人......

山田一郎(忙把照片藏起,动情地)哦,只是想起一些往事罢了。你们别管我,今晚开心地跳舞才是

[山田梅子与高桥君随音乐慢舞,高桥君的眼神不时往玫瑰所在的方向看

山田梅子(苦笑)多么深情的眼神啊!

高桥君(回过神)什么?

山田梅子(嫉妒)看着我,高桥君!

高桥君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山田梅子(意识到自己失态)哦,没什么,只是mdash;mdash;

高桥君没事就好。我想,我得离开一会儿,(手虚指一个方向)那边有个老朋友在

山田梅子就只离开mdash;mdash;一会儿吗?(停顿)接下来,送花的人也该上场了吧

[送花人向玫瑰献花

高桥君(警惕地)你在说些什么?

山田梅子可惜,可惜,那么鲜艳的玫瑰,花瓣上还带着露水呢(停顿)你一离开这,它们就会凋谢的,高桥君!(再停)阴谋,阴谋!

[灯光全暗,枪声响起,同时传来一男一女,两声喊叫ldquo;小心,小心!rdquo;

灯光亮起,高桥君倒在玫瑰身旁,另一侧,山田梅子护着山田一郎,手中的枪还没有放下。这时,板垣带宪兵队上

山田梅子(见高桥君倒在血泊中,惊恐地)高桥君,不!我亲手杀了我的未婚夫,不!(指玫瑰)你这个支那女人,是你害死了他,是你.....

玫瑰(抱着高桥君,悲痛地)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死的,再过三天,我们就可以结束在上海的潜伏,过上我们自己的生活。你不是答应我,等赶跑了日本人,我们就找个安静的地方,看海,教书,种我最喜欢的玫瑰花,每一片花瓣上都带着新鲜的露水......我早该听你劝,不冒这次险来刺杀他(手指山田一郎)用你来换这个刽子手,负心汉的贱命,这太不值,太不值!

山田一郎(又摸出那张旧照片)你是,你是.....

玫瑰(愤怒地)我是mdash;mdash;二十年前被你抛弃的那个中-国舞女的女儿!

山田一郎(痛苦地)哦!(低沉)这么说,你的母亲把一切都告诉了你。那她现在.....现在......

玫瑰我倒想问一问,一个天真的中-国舞女,爱上一个日本年轻军官,战争一旦来临,除了被国人所唾弃,除了一生的毁灭,她现在还能有什么?

山田一郎她,她死了?

玫瑰你们大东亚圣战骑士的屠刀,怎么会放过一个可以随便欺侮的舞女呢?

山田一郎(身体略微一颤)死在了帝国军人的手里?(苦痛地)哦!(看见山田梅子举枪,欲杀玫瑰)梅子,你把枪放下!

山田梅子(指着玫瑰)不,爸爸!这个中-国女人,她抢走了我未婚夫,又要谋害你mdash;mdash;

山田一郎可她却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姐姐!

[山田一郎取出照片

山田一郎(对着玫瑰)这是二十年前我和你母亲分别前拍的最后一张照片,那时候,她已经怀上了你。这些,你的母亲也许并没有告诉你

山田梅子(听到了这些话,手指玫瑰)这么说,我该把这个夺去我未婚夫的支那女人叫做姐姐!(转向山田)不,这不是真的,父亲,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山田一郎(缓慢地)可这,的确是真的,孩子。

山田梅子(露出可怕的笑容)我的未婚夫成了背叛我的中-国间谍,而我的情敌居然成了我的姐姐,哈,哈......(疯狂地大笑,跑下舞台,远处传来雷声和一声惨叫)

山田呆立在一旁

玫瑰我用我全部的生命反抗来侵略,甚至牺牲了我最亲爱的人,可我自己的身体里居然流淌着侵略者的骨血!(用手遮面)哦,天哪!(欲举枪自杀)

[这时,板垣却向玫瑰开枪,玫瑰应声倒下,死前挣扎着与高桥君的遗体靠在一起,放一段录音:等赶跑了日本人,我们就找个安静的地方,看海,教书,种我最喜欢的玫瑰花,每一片花瓣上都带着新鲜的露水......

山田一郎不!(怒向板垣)你们杀死了她,你们杀了我的女儿

板垣她也是帝国的敌人,山田长官。得您曾经教导过我们,对帝国的绝对忠诚是我们军人不可违背之神圣职责。

山田一郎帝国?哦,帝国!(发出奇怪的笑声)我为帝国失去了两个女儿和一个爱人,可帝国又究竟给过我些什么呢?如果我早知道自己效忠一生的东西竟然会成为一切不幸的根源,我还会愿意毫不保留地为它付出吗?我会吗?我会吗?(手抱着头,迷茫而苦痛)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这时候,传来裕仁天皇宣告日本战败投降的声明

山田一郎二十年前,我在中-国的东北爱上了一位跳舞的姑娘,那时战争的阴云还没有完全笼罩,我每天骑车穿越半个城市,去看她演出,带她去市郊兜风,那时候,白桦树在路旁静静而挺拔的生长,阳光是多么明亮,而我那枝羞藏着没有送出的玫瑰,花瓣上还带着露珠呢。然而,战争,战争把一切都毁灭了。

[沉闷的枪声响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